Tag Archives: 专题

牛逼的诗

[陈傻子] 落日就像睾丸

落日就像睾丸
挂在城市的西头
里面有无穷的精液
留待夜晚的喷射
有人神态疲惫埋头骑车
有人略作观赏便又忙于交谈
我被这落日感动
硕大 鲜红 壮美
我把它想象是一个男人的睾丸
最健壮的男人
永远不死的男人
才会有这样的睾丸
敢于让全世界来欣赏
我惊喜于我的想象
我觉得我今天才是一个诗人

[乌青] 屋顶上是孩子

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热爱屋顶
那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热爱在屋顶上奔跑
感觉象飞

然后一不小心
我从高高的屋顶坠了下去
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没有发出一声叫喊

[乌青] 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这首诗是李白写的。

经典小故事

抉择

一个农民从洪水中救起了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却被淹死了。事后,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他做得对,因为孩子可以再生一个,妻子却不能死而复活。有的说他做错了,因为妻子可以另娶一个,孩子却不能死而复活。我听了人们的议论,也感到疑惑难决:如果只能救活一人,究竟应该救妻子呢,还是救孩子?于是我去拜访那个农民,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答道:“我什么也没想。洪水袭来,妻子在我身过,我抓住她就往附近的山坡游。当我返回时,孩子已经被洪水冲走了。”

归途上,我琢磨着农民的话,对自己说:所谓人生的抉择不少便是如此。

用人之道

去过庙的人都知道,一进庙门,首先是弥陀佛,笑脸迎客,而在他的北面,则是黑口黑脸的韦陀。但相传在很久以前,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庙里,而是分别掌管不同的庙。弥乐佛热情快乐,所以来的人非常多,但他什么都不在乎,丢三拉四,没有好好的管理账务,所以依然入不敷出。而韦陀虽然管账是一把好手,但成天阴着个脸,太过严肃,搞得人越来越少,最后香火断绝。佛祖在查香火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将他们俩放在同一个庙里,由弥乐佛负责公关,笑迎八方客,于是香火大旺。而韦陀铁面无私,锱珠必较,则让他负责财务,严格把关。在两人的分工合作中,庙里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其实在用人大师的眼里,没有废人,正如武功高手,不需名贵宝剑,摘花飞叶即可伤人,关键看如何运用。

鹦鹉

一个人去买鹦鹉,看到一只鹦鹉前标:此鹦鹉会两门语言,售价二百元。另一只鹦鹉前则标道:此鹦鹉会四门语言,售价四百元。该买哪只呢?两只都毛色光鲜,非常灵活可爱。这人转啊转,拿不定主意。结果突然发现一只老掉了牙的鹦鹉,毛色暗淡散乱,标价八百元。这人赶紧将老板叫来:这只鹦鹉是不是会说八门语言?店主说:不。这人奇怪了:那为什么又老又丑,又没有能力,会值这个数呢?店主回答:因为另外两只鹦鹉叫这只鹦鹉老板。

这故事告诉我们,真正的领导人,不一定自己能力有多强,只要懂信任,懂放权,懂珍惜,就能团结比自己更强的力量,从而提升自己的身价。相反许多能力非常强的人却因为过于完美主义,事必躬亲,什么人都不如自己,最后只能做最好的攻关人员,销售代表,成不了优秀的领导人。 Continue reading

Michael Learns To Rock

Paint My Love

Michael Learns To Rock,简称 MLTR,译“麦克学摇滚”合唱团,来自丹麦。主唱嗓音独特曲风和煦,九十年代,他们很红。九六那年,我大概是初三,买了第一张英文磁带,就是他们那张金褐色调四个人头的专辑《Paint My Love》。不可否认,当时我喜欢里面的所有歌,好几首悦耳非常的至今我还耳熟能详。那时候我好多同学都买了这张磁带,还有的听过磁带后,还特地去买了VCD——前晚喝酒,聊起了MLTR当年这张磁带,所以有感而发想写个专题……

说到 MLTR,一定要说说专辑里的第一首歌:That’s Why (You Go Away),如果和着那VCD中那黑白电影的画面来看,容易让人联想到“老掉牙”三字。这首经典的成名作,可以说基本上奠定了他们的创作基调和音乐风貌。实际上他们的走红几乎都来自亚洲,这不是个偶然。先说说团名,麦克学摇滚,是个非常虚心不带个性的名字;他们的音乐,多自怨自艾自怜自惜;低调,含蓄,传统,淳朴,抒情。而所有这些结合起来,正对了亚洲人的审美观……

That’s Why (You Go Away) 同时是他们最最自怨自艾的代表作,当另一方离开,成为不再;而男的,还要独自数落自己的不是,说“因为这样你才会离开”,多年以后再听回这歌,旋律还是那么悦耳,但这样的感情基调实在让我不敢恭维,所以本人在翻译时尝试让他更有自尊一点,哈…… Continue reading

Pretty Fucks

Eamon - Don't Want You Back

话说去年有个叫 Eamon 的家伙凭借一首痛骂前女友的《Fuck It (I Don’t Want You Back)》蝉联英国单曲榜四周冠军、成为英国首支蝉联四周冠军的超级金曲不久后,一个名?Frankee 的女人自称是 Eamon 的前女友,以相似的旋律相反的立场把 Eamon 骂回去的《F.U.R.B (Fuck?You Right Back)》空降单曲榜冠军,把 Eamon 郁闷的,同时气急败坏地坚称这个女人撒谎,他们根本毫无关系。

这样的“情歌对骂”堪称少见,而且在英国单曲榜以及全世界的排行榜上来说也是前所未闻的。也许不敢说后无来者,但至少是津津乐道了一阵,说甚为美谈毫不为过。哈,其实抛开这个嚎头不说,两首音乐还是很好听的。当时我还喜欢了好一阵子,偶尔还把这歌送给一些人。至于那个对唱版,是现在才知道的,也就一起贴出来。尤其更有意思的是还有两首歌整合在一起的“混音版”,可惜我没下载到。 Continue reading

熟悉歌曲的外语原唱(下)

我生于71年,可以划到“生于七十年代”这群人的范畴里,在六十年代的前辈面前还算新一辈,但在八十年代的新新人类面前早就成老人家啦。虽然我很缅怀我的那个年代,但社会和环境早已把我改变的面目全非,我很留恋失去的岁月,但我无法再回到过去,我能做到的只是用文字将模模忽忽.支离破碎的记忆记录下来,否则,很多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迟而渐渐被冲淡的。(序)

如果没有音乐,很难想象我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它几乎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慢慢的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总是有音乐萦绕在耳边的感觉好极了。

我曾经是个疯狂的追星族,从小就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随意的贴着各式各样的明星海报,直到今天我的电脑左上方的墙壁上依然张贴着我近6.7年最崇拜的偶像有着冷冷一张面孔的王菲的海报。

虽然我已经三十岁了,不知为什么对音乐的迷恋和依赖依然不减,这么多年北京和天津两地的演唱会几乎从来没有落下过。我怀念小虎队,但不排斥HOT,我属于家驹和百强的年代,但一样可以接受周杰伦和孙燕姿。有时坐在演唱会现场看着满眼疯狂的少男少女,眼里总时时闪现十年前自己的影子,心里总是有种莫明的伤感,追逐流行永远是属于年轻人的,相信我也会一点一点收敛自己的,我好怕失去这种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但留给我的时间确实不是很多了。

如果真的有月光宝盒,可以任意在时光隧道中穿梭,我希望时光倒退十五年。

那时的天空真的很蓝,总有着大朵大朵的奇形怪状的白云静静的衬托着,风甜甜的,那时我的眼睛是纯真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美好。

当时正是内地歌坛复苏后的第一个高峰期,在那个拿来主义盛行的年代里,一批靠翻唱起家的歌手迅速走红,他们现在被定位是中国流行音乐的第一代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