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偶像

今天在路上

许巍 今天 广州演唱会

不是第一次看演唱会,也不是第一次看许巍。
但今天,翘首以盼的演唱会,还是第一次欣喜如斯。
低调还是一如既往的,但功课却是交的狠足。

整整三个钟头里没说过几句话,难得的把大家喜欢的歌都唱了;
而且全明星演奏阵容,只只去到极尽,一路轰动到震。
这是个彻底的摇滚的现场。九月十二深圳还有一场。
几想再去,但发现原来去不了鸟。。唉。
——建议能去一定要去,走宝自误!

喜欢许巍。
曾经第一次听到曾经的你时不能自己;
而置身在现场与很多个自己高喊 DIDIDIDIDIDIDIDIDADA 时,胸中却充满轻盈和晴朗。
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类似是):站在这里歌唱,就已经是一种幸福。
——呵,能坐在那里听他歌唱,又何曾不是。

广州体育馆,九成半以上的上座率。
舞台被安排在中间,感觉效果比天河体育中心正好多。
几度全场大合唱,特别是最后少年全场起立,许巍四个角落都深深弯腰致谢……
这么感动,这么不舍。 Continue reading

我们为什么喜欢陈奕迅

EASON

陈奕迅,喜欢,但可能就说不上偶不偶像。
为什么喜欢,林夕当然是个很有分量的加分点,如果隔离来看的话。
喜欢他诚意的歌喉,喜欢他质感的演绎。
嬉骂自得游走于成名与低调之间,经常好像疯疯癫癫的,但你总会明了……

喜欢他的很多歌,虽然高潮总是唱不起来。
但这有什么所谓呢……SO,你说呢。。。 Continue reading

与我常在

4·19,天河体育中心,陈奕迅。。。

一个滂沱而缩水的演唱会,来不及感动就已散场……

肚痛,湿身……

旁边一个可爱的MM,一起喊着徒劳的安可,然后一样不得不离开……

纵使如此,依然期待……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只是,十年八年后,是否还依旧,与你常在……

林夕字传

林夕字传

先转豆瓣一篇关于《林夕字传》的评论:只愿你珍重

林夕在接受访问时说,他跟焦虑症搏斗五年。
看见这一句,眼圈已发红。

他在五六年前,曾听自己写的歌哭。那一首是《出埃及记》。
歌词里写:我想知/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我想知/如何叫记忆删改/如何以两手将水深海阔/缓缓推开/让这路途内记住/如何被爱。
他说想起感情的艰难,就像出埃及过红海,但结果过不到。
这一句词,我看见很多人转引过。
从BBS签名档,到BLOG签名档。

人人在歌词里找自己的共鸣。
情感的难捱,又或者是幻灭,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此处上演,彼处亦出现。
而深情总是易碎,似风中摇摆的玻璃灯笼。
愈沉溺于它的美好,愈禁不住无情的敲打。
若最终是逃不脱一地碎片,你会不会仍提着它赤足行走?

他用歌词提问:听歌剧/看出戏/有时/翻翻传记/水晶灯下说天气/爱情/这么样美不美?
他用歌词回答: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会怀疑/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
千篇一律的甜美生活里,有个忧伤的灵魂,把野草烧成灰,再一点点吹起来给你看。
触目惊心的通透,无计相回避。
而飕飕的凉意,已如万箭穿心。 Continue reading

U2 – Walk On

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

放眼歌坛,能让人肃然起敬的乐队寥寥无几,U2 是其中之一。这支 80 年代英国最受瞩目的爱尔兰摇滚乐队,从 1977 年就开始了他们的音乐生涯,当时乐团主要成员还都在都柏林上中学。最初一段时间曾演奏过滚石及海难男孩乐队的精典曲目,并为乐队起名为 Feedback。后来他们还将名字改为Hype,但最终还是在 1978 年确定为 U2。那个年代,被滚石杂志称为 U2 的十年。

转眼二十九年过去了,他们依然摇滚,并且,依然流行。他们自始至终都坚持着自己的宗旨和信仰,信奉着什么、刻画着什么。如他们的一些针贬时弊的作品,他们唱到做到,80 年代后一直致力于反战、自由等事业,他们绝对是实至名归的一支最伟大的乐队。

大叔们的音乐里散发着不言而喻的激情和力量,主唱情感炽热的性格演唱和招牌的吉他节奏再加上歌曲流露出的人文情怀风格,都让人深深动容和深深难忘。每年的各种音乐盛典似乎总能看到 Bono 大叔的身影和墨镜,年头的48届格莱美就五发全中,去年的也是三提三中,端的就是极度老当益壮,玩地下音乐起家能玩成这样,实在只此一家了吧。我印象最深刻的还是这张拿了七项格莱美大奖的超级年度唱片《All That You Can’t Leave Behind》(2000),以及点睛之作 Walk On,出走,里面就有这句歌词:无法放低!(Afly)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