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SEO

惹我

Long Time No Song ~,这次推荐一只比较动感小小的,Soler,惹我。一看原来还是 2007 的歌曲,出自专辑《X2》。其实还算挺应节的一首歌,咋听旋律很动听哦。点图片可以看视频,来自土豆粤语版;国语版滴叫“坚持”。视频中两位帅哥一起开声一直觉得奇怪,原来是双胞胎。。。

昨晚博客更新了个编辑器,才正式支持 Chrome+IE9。然后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到百度指数脑中突然灯泡一闪,一不小心通宵了,不过最后终于搞定了百度指数批量查询。哈哈~~~~

百度指数批量查询

有点棘手,不过幸好柳暗花明又一村。暮然回首,才再次体会什么叫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Continue reading

XXX TOOL 2010!

祝各位新春快乐虎年大吉!

虽然每年伊始哥都会信誓旦旦,但终究还是出现了很多的不如人意,归根结底,过去的一年终究是哥寂寞的一年。2010,我依然对自己有一些期望和设想。国足都可以赢球了,我们还有什么是不可能的!!!!!!!

明早就坐车HOME了,心血来潮,顺手截了几个图放上来。嘿嘿,自己折腾的超强“XXX工具”,明白的不用我多说,不明白的我也不用多说了。该工具已经免帐号开放内测中,链接也不用挂了,会找的不用我多说,不会找的我挂了也白挂。哈哈。

Continue reading

谷歌退出中国之别迷恋歌

一、焦点

如果说12日的“百度被黑”事件是热点中的热点;那么13日的“谷歌退出中国”的消息就是焦点中的焦点。

对于百度“热点”,是一种热度一种热闹。伴随着习以为常的歪歪和恶搞,我们带着一丝欣喜好像在观看着一出“关于强大势力被瞬间颠覆”的一出小品的那种快感和释然:哦,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原来也会扑街。“痛打落水狗”的“痛”,就是痛快的痛。当然,这种“幸灾乐祸之”,小人自是心有戚戚焉,君子则大可不齿之。

不过百度却是明显不敢喊冤的,搞技术的被人用技术搞了;这也是热心的伊拉克人给我们上的一堂关于安全性的严峻一课。另有坊间流传的这一切的起源是因为“伊拉克人有意在百度上入手导弹结果被劣质的百度的竞价排名所误导”的说法,果然很是耐人寻味,至于可能性到底有几,不可说,不可说。

对于谷歌“焦点”,是一种焦热更是一种焦心。对于挨踢界来说,这是一则足以牵一发而动全身的消息。对于谷歌,可以想象这绝对是一个艰难的决定。拒绝过滤?尊严道德?门案缠身?业务盈利?市场份额?——没这么单纯但也没那么复杂,归根结底还是水土不服四年前,初来乍到,是以水土不服;四年里,谷歌人做了很多很多的功夫;四年后,依然还是水土不服。对其他人来说可能无所谓,但对于谷歌人来说,明显无法接受。 Continue reading

你被谷歌百度了吗?

近日,留意到一些百度搜索会跳转到谷歌的报道。几年前 Google 正式进驻中国之时,因为其不符合国情的搜索理念导致不被政策所容,百度顺理成章执到死鸡。那时候应该是百度从地方性的DNS域名解释对谷歌直接进行劫持,以“正义”之名行抢占市场之实。

翻开历史记录,2007 年也发生过类似的情况。包括 Google 博客、Live、Yahoo 等搜索都被劫持到百度,百度出现一统江湖的局面。那时候,业界坊间,百度的无耻也达到了新的顶点。

而如今,居然是倒过来,百度跳转到谷歌?!无论同样是劫持还是木马所致,未免耐人寻味。上个星期刚好有朋友说他的电脑正是出现了这个情况,我用远程看了一下,他的情况是这样:

他把百度设置为首页了,打开是正常的。但输入关键词点搜索之后,会弹出一个新的窗口,显示的是谷歌的搜索结果。

我用 Process Viewer 看了 IE 的模块,发现一个异常模块:C:\Windows\486D9868.dll,312K。明显是中木马了。 Continue reading

夕阳无限好之爱与诚

渴望一场暴雨,可洗刷这些尘与哀;期待一场狂欢,能忘却那些爱和恨。

——这是最近QQ个人资料里的个性签名。有几个朋友劈头问我是不是失恋了,我哑然好笑:从有到无才谓失。从无到无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小的轮回,都怪我理智如斯实在是一个错。错过了头才明白:放过她人也是成全自己!

平时我话不多,到真正有话要说的时候,却总是觉得欲说还休;困顿了自己也误会了别人,实在是大不该。最近在跟一个朋友的聊天中发现:闲聊通常可以令自己茅塞顿开。我忏悔!我总自认爱憎分明,不被自己欣赏的人,说上一句半的话都会嫌多;经常是不拘言笑兼且黑口黑面,狭隘了自己又忽视了人人皆有可爱的一面,为二不该——我忏悔!

中午牛二在老家的镇上上网,向我问好,新买的 3000RMB 的摩托车让他看起来另些意气风发,我断定那是买彩票中的,结果果然被叼:有钱都有错啊!?呵祝他继续好运。

晚上当医生的好友发了张蔡志忠的临摹画给我,令人惊艳。“前一阵在学.NET突然发现,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大用处,所以想改学其他…”——我为他的顿悟感到欣喜。蔡老师知道也会高兴的,我想。

有空来喝茶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