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摇滚

Avril Lavigne – Nobody’s Home

Under My Skin

2002 年的夏天,一个只有 17 岁的来自加拿大的女孩如疾风暴雨般的席卷了整个北美地区的流行音乐界,并且继而在随后的几个月时间里立即风靡全球。艾薇儿·拉韦妮(Avril Lavigne)就是这个加拿大女孩。

在上世纪九十年代末,世界流行乐坛出现了以男孩或女孩的演唱组合为主(比如:后街男孩 Backstreet Boys,男孩地带 Boyzone,辣妹组合 Spicegirl 等)的青少年偶像音乐浪潮,在进入21世纪之后又出现了以“小甜甜”布兰妮为代表的少女偶像明星,她们和之前的男孩组合一样都以流行舞曲的演唱风格为主。

但是在 2002 年左右,一批具有一定创作功力、同时具有相当演唱和演奏实力、个性更加鲜明的少女偶像摇滚歌手如雨后春笋般的涌现了出来,并且她们很快抢走了原本属于那些舞曲少女偶像明星的市场,艾薇儿以及 Michelle Branch 就是这些流行音乐新一族中的杰出代表。她们没有华丽的舞步,没有竞相的脱衣服,更没有靠卖弄风情和制造花边新闻来维持明星地位,因此她们得到了各界更多肯定的声音。

艾薇儿的音乐略带朋克色彩,旋律上可以清楚的感觉到 Grunge 音乐对她的影响。艾薇儿的音乐以另类的流行摇滚风格为主,与另一位著名的加拿大摇滚女明星 Alanis Morissette 的音乐路线上有某些方面的相似。由于制作能力的强大使她的音乐旋律和编曲更易于青少年歌迷群体接受,同时,摇滚风格为基础的音乐又明显比泛滥的青少年流行舞曲更易于迎合年龄稍大的歌迷的口味。艾薇儿的音乐也为她赢得了在世界范围内巨大的成功,成为了流行音乐的新偶像,新的小天后,一个摇滚小天后。 Continue reading

P.O.D. – Youth Of The Nation

Satellite

P.O.DPayable On Death)这支来自圣地亚哥的4人说唱金属乐队成立于 1992 年。在一众重摇滚乐队中他们显得与别不同,独树一帜。他们热爱上帝,用圣经作为歌词,但同时他们玩的是凶猛的音乐。“工业、噪音、嘻哈、重金属”,与“信心、盼望、救赎、十字架”混为一谈,却全然不冲突。乐队成员包括鼓手 Wuv、主唱 Sonny、吉他手 Marcos 及贝斯手 Traa。

在各界推崇好评下,P.O.D 第二张名为《Satellite》的专辑趁势推出;风格上仍延续嘻哈、金属、庞克、雷鬼等多品种音乐热力。单曲 Set It Off 放射出有如 Rage Against The Machine 早期疯狂带劲的饶舌及生猛过瘾的摇滚力道;首支主攻单曲 Alive 在重击的摇滚节奏中加入较为流畅的旋律,相信会吸引更广大层面的乐迷;因一则触目惊心的校园枪枝扫射悲剧有感而发地写下的 Youth Of The Nation 震憾人心,Thinking About Forever 则是缅怀 Sonny 已逝母亲所写下的感人小品。

这首《Youth Of The Nation》一开始的嘈杂人声曾一度让我以为转错台了……他们的风格跟林肯公园非常类似,不过穿插其中的雷鬼节奏依然让他们极具特色,听起来就“不仅仅是烦躁”了。尤其是结尾的童声合唱和主唱的交互对唱相得益彰,非常具救赎意味! Continue reading

Jimmy Eat World – Bleed American

Bleed American

似乎在“9·11”之后美国就在流行一种低调的情绪核,随着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加入,这种心痛竟成了件很时尚的事儿。于是一批在地下积压已久的摇滚乐队开始借助这股情绪飞升、狂奔,Jimmy Eat World 就是其中的一员。01 年发行的专辑《Bleed American》与他们之前的两张有很大的不同,去掉了《Static Prevails》中的生硬和《Clarity》的浮躁,却结合了两张专辑中疾速的力量与激情。

Emo 这种在英国被称作 Punk、在美国被称作 Hardcore 的音乐其实就是在吵闹的基础上多了一些旋律和情绪化的内容,歌词倾向于近似囚歌的忏悔,充斥着失意、无助和罪恶感,但是没有绝望。换句话说,他们是在玩味一种苦涩。作为第一只走向主流市场的 Emo 乐队,Jimmy Eat World 的青春期似乎已经持续了很多年。在这张《Bleed American》里他们第一次展露出了之前隐藏的成熟的一面。迷人的吉他,耀眼的编曲和主唱 Polaris 热情唱腔都足以使这张唱片变得价值连城。

这张被名为《Bleed American》的乐队第三张专辑于当年 7 月正式发表。但没过多久,美国遭遇了“9.11”恐怖事件,为了避嫌,这张唱片也不得不更名为《Jimmy Eat World》。名称的改变并不能抵挡这张唱片的热销,这张乐队的同名专辑光是在美国本土就卖掉了 130 万张。而专辑中的单曲《the Middle》也成为 2001 年度最热门的曲目之一。

呼,反正就是听歌,本来没想要这么长篇大论的,但看到资料这么详尽,且合我胃口,就忍不住转了过来。其实这个乐队我了解不多,The Middle 也是在 SKY.FM 刚听过不久,但一听就可以喜欢上,你已经可以明显的感到乐队的真诚和如邻家般的亲切,旋律是舒服的,歌词也是舒服的。那我们还可以奢望些什么呢!? Continue reading

Good Charlotte – Hold On

The Young And The Hopeless

Good Charlotte 来自美国东海岸的马里兰,成员包括主唱Joel、吉他手Benji(这哥儿俩是兄弟,都姓Madden)、吉他手Billy、鼓手Aaron和贝斯手Paul。乐队组建于96年,当时这哥儿几个什么乐器还都不会呢,只是凭着内心的冲动聚到了一起,经过他们不努力的排练和创作,终于在2000年发表了首张同名专辑《狂野夏洛特》(Good Charlotte),这张专辑被美国的媒体用“糙”和“乱”给“诽谤”了一通,再加上不爱思考的美国人民有乐于相信媒体的坏习惯,于是这张专辑的销量只能用一塌糊涂这个词作以总结。所以新力引进了他们的第二张唱片,而非《狂野夏洛特》。

2000年的9月,他们又艰难的发表了第二张唱片《绝望少年》,当中有一首歌叫《有钱凯子与明星生活》,把有钱人和名人臭骂了一顿,说他们为公益事业做贡献不是因为他们有多么强烈的同情心,而是他们想更加的出名。这首歌本来写的挺好,唱到了美国劳动人民和小资产阶级的心坎儿里。可他们偏偏多了一句不应该有的歌词,“上了《滚石》杂志的那些人总在强调他们过去的生活有多么苦”,之后《滚石》杂志的编辑看到了这句歌词,想给乐队下个套儿,于是就找来一个写乐评的,先写了篇文章大加赞赏这张专辑,又找来一个写八卦的,采访了这几个可怜的“夏洛特”。结果他们不光也上了《滚石》的内页,同时也上了《滚石》的套儿,在采访中Joel和Benji兄弟俩也一个劲儿的哭穷。看来《滚石》太有钱了,是个人到了他们那都觉得自己穷。 Continue reading

Nickelback – Someday

The Long Road

1996年,Nickelback 成立于加拿大的小城 Hanna。继2001年的畅销单曲“How You Remind Me”后,Nickelback 潜心创作一年多在 2003年发行全新录音室专辑《The Long Road》,新单曲“Someday”则更是席卷各大电台排榜,好听到不得了,成为本人迄今最为喜爱的两首另类摇滚之一,另一首当然是 Hoobastank 的 The Reason。个人还很喜欢专辑名字:The Long Road(史泰龙的第一滴血的片尾曲有一首叫“It’s A Long Road 的;老毛也说过“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啊,哈)。当年这首歌的热播程度也不在 The Reason 之下吧,好几个晚上我一遍又一遍地重复到我不想睡觉。主唱的魅力嗓音和放纵旋律,听着就让人欲罢不能、无法自拔,嘿可不是说笑的。

之前发过这首歌,但内容潦草连接失效被我删了。这次是因为在电台听到他们的“Savin’ Me”,出自乐队 2005 第五张专辑《All the Right Reasons》,整体感觉比过去提高不少,运用比较丰富,传达也较立体,可对比着听听。不过之所以重发,并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是意外地发现原来“Someday”还有个很“出名地感人”的 MV。了解之下,遗珠之憾更为强烈,所以——

看完后说说感想:首先主唱看起来还不错,但仅仅是看起来,不够投入,不够唏嘘,个人觉得不如烂泥巴主唱来的有味道。MV本来故事是挺不错的,但拍得就一般了。一开始镜头应该做一些环境铺垫,罕至的郊外啊或熙攘的街道啊什么的,然后镜头才切入到男女主角;一开始先不要有音乐响起,要让女主角哭和摔报纸掉杯子的声音响起来,最好伴随一些慢动作,哈,特别是比如脚踩牛奶的一些细节,可加重声音效果;歌曲未进不高潮时,故事最好切入男的发生事故时的一些镜头,伴随女的一些悲伤的表情,这样可加剧故事效果;歌曲唱到中部的“Know That”高潮时故事也不能很好地对应,浪费;在女的被撞瞬间,可以来个听觉的真空效果啊(就像那首煽情的“童话”一样),呼,也没有,失望中;女的魂魄走出人群时那个效果做的太不好了,实在没必要假的这么明显的,把这个细节略过,给人的想像空间不就更大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