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摇滚

我眼里的好声音

V

本来想上个爱德华的剪刀手,毕竟好声音的吉祥物就是一个剪刀手。找不到爱德华的,找来船长的,顺便路飞和加菲猫拼萌成功也一并上了个镜。什么,还有个话筒?!WHO CARES?

作为驾轻就熟制作精良的第三季,本来是乏善可陈的了。可能也正是因为缺少新的爆点,最新一集居然出现复活三次的命大君,和来头也破纪录的大牌君。感觉就像,正在吃一碟可口的沙拉,突然发现菜叶里居然有一条青菜虫。虽说绿色低碳无公害是好的,但我想应该无人拍案叫好的。

还记得第一季中,导师们口口声声,中国乐坛怎么样怎么样,乐坛新人怎么样怎么样。大家都知道那是一条美其名曰的歌星明星生产线。事实上,两年过去了,关中国乐坛屁事。或者真有什么屁事,我等路人屌丝也不得而知就是。反正该包装的包装,该圈钱的圈钱,该没落的没落,大家的戏份都是有条不絮前仆后继的。

关于摇滚

一边吐槽,一边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还会看。我想主要还是期待自己喜欢的所谓歌者会出现,像梁博。虽然最后并没有商业意义那般大红大紫起来,但那种表达上的低调内敛,表演上的得心应手。他可能不是心存什么莫大理想而来,但他是此种盛会的一种必要组成部分,也是我真正关心并关注唯一一个原因。

我本身喜欢听歌,特别喜欢摇滚好多年,所以每次看到有真正用心声嘶力竭或娓娓动听的演唱,总会动容;每次听到有以前不曾发现或知道的经典曲目或改编演绎,总会惊喜继而恶补一番,然后几天里会不断单曲循环。倒跟具体人没什么关系了,毕竟我根本不追星。也有喜欢的歌手一二如许巍,也有喜欢的曲目一二,如私奔。

可能也正是好声音制作组的一个失策,吧,首届冠军的包装并没有起到应有的商业效应。后面虽然看到有类似的声音出现,但比较难看到类似的身影出现。第二届的冠军走的通俗路线,也不是说不好,大众口味的选择本身能有什么不好。同样的道理,作为一个普通的听众,个人槽点绝不适合所有人的。 Continue reading

尾刺有毒

2010 Sting in the Tail

今天,也是非常路停的一天,明显没有什么特别。不同只是因为新公司下班时分的第一场大雨,几经辗转,严重湿足。俗语有云,是千古恨般滴悲壮!

看这窗外的雨还一直稀里哗啦个不停,房间里循环不停的《Sting in the Tail》,确实有难得的凌晨专属的更新冲动,久违。翻看了下今年本博才更新了11篇,不动声色主要还是因为,不动声色!不过今晚例外,因为什么?我草,那可是蝎子。

下周又要任务要北上,这次要呆到年前。虽然比想象中长一些,不过也提醒了每个人原本所拥有的东西和已经暂时无法多得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原来是种难舍难分的感觉。两点一线就有这个好处,向左转向右转皆无差别,反正都一样。这种惯性潜移默化,慢慢就形成了一种麻木,也叫:宅。

这么挪一挪其实潜意识还是很乐意接受的。是的,幸好这次也不是只身出发,还有三个月的房租陪我一起走路,退房不宜,也无谓盘算,都宅出感情来了。 Continue reading

Shinedown – Second Chance

The Sound of Madness

前天,百度被黑了;昨天,小站恢复了。。。貌似有些什么想说但说不出来,歌之……

Shinedown,不是很熟,不过一听就很啱KEY,WHY,只因为这歌就这个TYPE哦,哈哈。论唱功感觉比不上 Daughtry 或是 Chad Kroeger,不过旋律营造得很动听。总体的歌词编曲感觉是一个中上偏下,可以听听的水平。 Continue reading

The Click Five – Modern Minds and Pastimes

The_Click_Five_Modern_Minds_and_Pastimes

来自美国波士顿的五人乐队,The Click Five,以前介绍过他们 2005 年的处男专辑《Greetings From Imrie House》,有颇为称颂的 Good DayJust The Girl

次年乐队在东南亚巡演了一把,年秋乐队在美国拍了个叫《Taking Five》的电影,后来原靓仔主唱 Eric Dill 离队,由貌似更为靓仔的校友 Kyle Patrick 担任主唱。

2007 年,乐队发型了新的处男专辑《Modern Minds and Pastimes》。感觉后面的这位风格斯文了很多,专辑总体上的曲风多样随意,来势汹汹而彬彬有礼,值得一听。

——就听了几首,先发了再说。再听再说:) Continue reading

Carolina Liar – I’m Not Over

Coming To Terms

Carolina Liar,卡罗莱纳大话者。一支美国另类摇滚乐队,虽然主创及主音 Chad Wolf 是来自美国南卡罗莱纳的查尔斯顿,不过成员大多数是瑞典人。

I’m Not Over”是乐队最出名的一首歌了,出自 2008 年处女专辑《Coming To Terms》,呵,——接受现实:我仲有得玩!不过难得的是专辑还是充满诚意,只只都有些水平,算上班底出身的缘故,也算上是纯正滴英伦了一把,特别是专辑同名作品:Coming To Terms。

听惯了其他的节奏,这个新鲜的乐队还是值得推荐!附上有乐队 6 多分钟的采访录音,后半部分有吉他清弹版的“I’m Not Over”,哈哈。 Continue reading

Hedley – On My Own

Hedley 2005 Famous Last Words 2007

Hedley,作为一支加拿大四人乐队,在 2004 年乐队主唱 Jacob Hoggard 在真人秀《加拿大偶像》中夺得第二季第三名后才被人们所熟知。乐队起源于 Abbotsford,虽然后来成员有所改变,但乐队还是保留了原名 Hedley,这实际是他们的小镇的名字。成员如今为主唱 Jacob Hoggard、贝司手 Tommy Mac、吉他手 Dave Rosin、鼓手 Chris Crippin。

乐队在真人秀崭露头角后,签于加拿大环球音乐。之后发表热门单曲“On My Own”在加拿大单曲榜荣登榜首,其他单曲“Trip”、“321”、“Gunnin”也是成绩斐然,皆收录于 2005 年同名处女专辑《Hedley》。第 12 首算是 BONUS TRACK 吧,哈哈,ENJOY!

次年改投 Capitol Records,于 2007 八月发行了新专辑《Famous Last Words》。新专辑的“She’s So Sorry”和“Old School”等据说也是反应不差。不过,骑骑,还是被老歌“On My Own”先入为主了…… Continue reading

飞的更高

其实今晚有点郁闷,原因当然有很多。又不能一一细说,但是真的又很郁闷,总是在这种说与不说之间徘徊,我想于是就有了类似于闷骚这样的东西了。假以些许时日让其发酵,然后就会像一个人在厕所里蹲久了就不会觉得臭一样,其实闷与不闷骚或不骚,貌似也没什么区别和所谓了。

提到这个东西,可能跟刚下了《广告狂人》有关。有些口碑我觉得我网络过的去所以就下了,是部讲述美国五六十年代闷骚广告人的故事。哇靠,那调调,有惊无险,过得去吧。我想我第一季我应该会看完才对。至于同下的另外一部《豪斯医生》,看了第一集,感觉也就是六七十分的样子。

我前面花了好些日子从零开始追完海贼王,最爱的大长篇。我想如果它不是目前这般的长寿,我的喜欢也不会这么彻底。当然我这么说,还是要有一样喜欢的人才可能知道我在说什么。所谓的梦想,可能就是要这样永无止境而又永不放弃的追逐下去。假设路飞中途挂掉了,我想,也许有很多人会感觉自己也挂掉了一半。

难得的七天长假,本来还是去看看音乐节然后颇踌躇了一番要去那个的,突然人事有所变动,搞到一下压力大增继而心机全冇,不过,这并不表示我不喜欢挑战。嘿嘿……雪山音乐节,艾微儿和二手玫瑰,陈楚生,罢了;广州听听沼泽看看动漫节,算了,汗。。。 Continue reading

Faber Drive – Seven Second Surgery

Seven Second Surgery

也许真的是必然,总是可以在听无可听的时发现些令自己感动的歌。来自加拿大的四人另类乐队,一听就感觉貌似相识已久。今天在把死亡日记删掉前又小看了下,硫克因为无聊而故意丢掉了日记,月因为无聊可以在短短五天里写满一大堆黑名单……原来我也只是因为无聊而追求这种喜新厌旧。

乐队在当地小有名气,出过张 EP,乐队的实力和理念最终被 Nickelback 主唱发现并签到其所在厂牌。貌似很多另类乐队都跟 Chad Kroeger 有一腿,除了一把出色的声线,他也算是出色的制作人了。在他们手中,好像永远不会不知道讨好是何物,要流行,旋律要先行。

道理很简单,但明显不是人人做的到,Faber Drive 当然例外。最显耳的无疑正是他们的旋律,而且难得的是几乎首首都悦耳到不行(哈哈,其实没全听)。哦,感觉他们不是很 PUNK,根本就是典型的 Alt.Rock。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