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音乐

Anastacia – Pieces Of A Dream

Pieces Of A Dream

Anastacia,我不是从世界杯主题曲知道她的,是从几年前那首打榜歌“Left Outside Alone”。她的醇熟沙哑的特色声音让人过目不忘,随意驾驭各种唱腔和声调,特别这首歌敢情是度身定做的,既 Rock 又 Dance,忽高骤低,听来各自不同又浑然一体。当时曾认为如果让她去唱歌特,估计也是小菜一牒。

后来,又在电台发现她跟 Ben Moody 合作的一首“Everything Burns”,出自 05 年《神奇四侠》原声,这首歌听起来的风格好熟悉……呵,说说 Ben Moody,里面那把感性沧桑的男声,其人原是 Evanescence 前吉他手,也可以说是创始人(当年就是他与 Amy Lee 偶遇从而提议组建乐队的),但在 03 年欧洲巡回演出突然宣布退出,传是因为跟女主唱 Amy Lee 不合而离开……据说后来就帮歌手写写歌,这首“Everything Burns”就是他的手笔。

Anastacia 来自纽约,凭借 99 年推出的首张专辑《Not That Kind》,却在欧洲顺风顺水大获青睐。2001 年第二张专辑《Freak Of Nature》继续游走于各式风格间,继续将另类进行到底。整张听下来可能觉得好像都没什么亮点,但已不得不佩服她的唱功。2004 第三张同名专辑《Anastacia》被认为是最好的一张,收录了上面说的“Left Outside Alone”,令她受到的关注度可以说去到一定高度。 Continue reading

荷东猛士的士高

猛士的士高

80 年代的荷东猛士的士高英文舞曲系列,是属于经典到再没人回忆起来的话可能就要被彻底遗忘的东西了(的士高当然是 DISCO 的音译)。那时候我们当然没有泡吧的条件和可能,但街头巷尾的小摊已经摆满了这些从舞厅里普及出来的卡带。我买了好几张,因为旋律非常上瘾,封套是清一色的科幻小说插画 FEEL 的怪物或猛士。

荷东也就是“Hollywood East”,是香港一家 DISCO 舞厅的名称。这家 Disco 舞厅的 DJ 们将欧美的流行舞曲重新混音(Remix)后播放,没有想到反响出奇的好。迅速成为流行时尚。

从 1987 年开始,香港 FACE(飞时)唱片公司授权中国唱片总公司广州分公司发行一系列的荷东舞曲,这是中国音像出版史上第一次与世界流行乐坛的同步对接,使广大歌迷接触到了西方优秀的电子舞曲,混音所制造的奇异音效。

猛士则是“Master Mix”系列了,跟荷东系列差不多,收录的多是欧洲的舞曲,尤其以意大利的 Italo Disco 为主。不过,感觉猛士里的经典旋律就多的多了。另外更震撼的其实是野人、野狼、野人王、野狼王等系列,是当时卡带中的极品,曾经拥有过,也早不知流落何方。呵,不过就算古董幸存,估计现在都听不了了…… Continue reading

我的女孩电视原声

My Girl OST

据说收视率很不错,听说不少 MM 都喜欢,但我实在看不下去,两对男女主角长得比路人甲还难看,更不要说韩剧一向的假,剧情也是烂到出汁!亮点完全是她的电视原声,音乐制作确实下了功夫的,风格是 POP 中之 POP,还挺悦耳的。

街头的饰品店,路过就应该可以听到……

中文名称:《我的女孩》原声大碟
英文名称:My Girl OST
发行时间:2005年12月23日 Continue reading

James Blunt – All the Lost Souls

All The Lost Souls

前几天才看视频,几个月前就在日本结束的《斗剧 07》,KOF98 八强至总决赛。第一场小孩对杨,异常精彩。杨以八神 1P2,小孩以克里斯扳回,后跟大门对决胶着至 DRAW GAME,最后小孩在 FINAL ROUND 中以微弱优势取胜,啧啧绝对是势均力敌的高手之战……话说最后冠军战是小孩对程龙,龙清一色娘子军应战,首战神乐 PERFECT 了小孩的八神,遭遇小孩最强的克里斯,被连刷两人,最后被大门轻松清场。

跑题了,其实想说的就是:《You’re Beautiful》就像小孩的克里斯一样,几乎是无敌的;而《All The Lost Souls》就像程龙一样,角色个个拿手,实力非常均衡。最后虽惜败于小孩,也是虽败犹荣,高手过招,总要有个胜负。

第一张专辑实在太过耀眼,其实有点担心第二张会被整烂。那天朋友告诉我说 BJ 出了新专辑,我一听之下,好像感觉平平,但越听越好听,特别是首首都很耐听。还特地向很多人都推荐了,问:好在那?答:没变差。

James Blunt 就是这样,明白将人生经历抒写在歌中的重大意义,只只都有娓娓道来的意味,这跟那些无病呻吟的国内明星们是有天壤之别的。这就是高手,就好像 KOF 中的高手懂得距离、连招、牵制一样。再加上无敌的嗓音特质,是那种一开口,你就要静下来聆听的类型…… Continue reading

无间道风云原声《The Departed》

The Departed Soundtrack

年度最佳的片,还算不错,不过感觉还没到年度最佳的地步。Departed 原意是已逝,片中第一次出现这个词是在 Billy 母亲的碑文上,跟他惨淡的开局一样,也预示着结局也将是唏嘘的……香港的《无间道》系列我只看过第一部,刘梁两人在天台上面的对决想起还是颇为经典:给个机会我,我想做好人……对不起,我是警察……

如果说《无间道》是部警匪片,那这美版的顶多就算是黑道片而已。整个警察局没一件坚的:老态龙钟的警长 Queenan 被人跟踪了还浑不自知,看他那走路的姿势,极度外行中;口臭臭的助手 Dignam 在 Queenan 挂了后,直接被扫地出门;至于那个幽默的组长 Ellerby 甚至是那种无能到最后被排除在连环夺命锁之外的人——所以,Colin 玩晒,甚至是自始至终,根本没人怀疑他。

Billy 就惨多了。一心向上,却因为出身不好,被软硬兼施屈住来做卧底。奶油的莱昂纳多在片中终于MAN了一回,虽然最后也是挂的太没含金量了。至于地头蛇老 Frank,凭那酷似教父的造型和声线本是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却非要猥琐地在电影院自得了一把,导演还专门SHOW了一下他的JJ以示他的歇斯底里和肆无忌惮……到死,还不都是一具BODY,甚至他的临死一枪也没伤 Colin 分毫,他根本连挣扎或反抗的能力都没。

哪怕老谋深算的他早就把跟 Colin 的对话都做了录音,但死后他的律师明显将 Billy 当作信任的人而将重要证据交给他(而不是警察局或FBI),所以 Frank 的棋术也真的太差了,他或许就玩女人厉害点。在对 Billy 的遗像做授勋仪式后,Colin 以为他从此就可以高枕无忧拉,谁知道早前被炒的 Dignam 最后爆冷做了那只黄雀中的黄雀,开出了那看似正义十足的终结一枪……

剧情简单,无力。中间那次卧底清洗事件,那个被流弹射中的老兄到死都没说出真相,最后才知道原来也是警方卧底——全片就这里给人以惊喜= =。最败笔的也许称得上是最后的电梯门事件拉:半路杀出来的那个SB卧底同伴;当然接着想都不用想就知道他会给 Colin 崩掉,哈哈,敢情是老马自己也明显感到剧情太流畅了,所以想故意在这里加点曲折…… Continue reading

林夕字传

林夕字传

先转豆瓣一篇关于《林夕字传》的评论:只愿你珍重

林夕在接受访问时说,他跟焦虑症搏斗五年。
看见这一句,眼圈已发红。

他在五六年前,曾听自己写的歌哭。那一首是《出埃及记》。
歌词里写:我想知/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我想知/如何叫记忆删改/如何以两手将水深海阔/缓缓推开/让这路途内记住/如何被爱。
他说想起感情的艰难,就像出埃及过红海,但结果过不到。
这一句词,我看见很多人转引过。
从BBS签名档,到BLOG签名档。

人人在歌词里找自己的共鸣。
情感的难捱,又或者是幻灭,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此处上演,彼处亦出现。
而深情总是易碎,似风中摇摆的玻璃灯笼。
愈沉溺于它的美好,愈禁不住无情的敲打。
若最终是逃不脱一地碎片,你会不会仍提着它赤足行走?

他用歌词提问:听歌剧/看出戏/有时/翻翻传记/水晶灯下说天气/爱情/这么样美不美?
他用歌词回答: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会怀疑/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
千篇一律的甜美生活里,有个忧伤的灵魂,把野草烧成灰,再一点点吹起来给你看。
触目惊心的通透,无计相回避。
而飕飕的凉意,已如万箭穿心。 Continue reading

Lene Marlin – Unforgettable Singer

Playing My Game

我想只要是经常听欧美流行的 80 后,应该都会知道 Lena Marlin。你可能没看过她长什么样,但应该都会听过“Unforgivable Sinner”。我不知道有多少例外,但至少我是这样。美,太美,犹如某个深旷的山林间一条轻快的小溪,汩汩地流到你的耳朵里……不是天籁,天籁需要虔诚;亦非天使,天使不会吉他。

也许来自北欧小国挪威,可以解释 Lena Marlin 清凉而脱俗的优美声音。小玛莲也确实好像是为音乐而生的,从小爱玩吉他,15 岁就写出了“Unforgivable Sinner”,后其天赋被 Virgin 唱片公司看中并签约,次年 1998 发行了首张同名单曲,连续8周名列排行榜首位;第二支单曲“Sitting Down Here”也创下不俗成绩,第二年正式发行首张专辑《Playing My Game》,凭着出色销量和口碑于当年夺得了格莱美四项大奖和最佳北欧艺人。

至于这首成名曲“Unforgivable Sinner”我有话说:我一直想当然看成是“难忘的歌手”,可怜这个可怜的错误延续了几年之久,天啊!直到刚才打算为这篇文章起标题“琳恩·玛莲 – 无法忘怀的歌手”,自觉极为贴切。再看,原文其实是“不可饶恕的罪人”,难忘的歌手应该是“Unforgettable Singer”才对,成吉思汗!于是,将错就错…… Continue reading

Paul Potts – One Chance

One Chance

Paul Potts,一个激动起来有点结巴的36岁手机销售员,在英国的选秀节目《Britain’s Got Talent》中凭借超平凡的外表和超脱俗的歌喉之间的超巨大反差征服所有在场观众和评委,最终夺冠!从一文不名到一鸣惊人,就是那样的实力和勇气,他感动了所有人,感动了全世界。纵使他明白现在的选秀游戏的规则,他也清楚明白自己不是个自信的人,但他还是来了……

假设 Paul Potts 是位大帅哥,兼且是某某乐队主唱,那凭着同样的实力他不难出位,不过那顶多也就是一条娱乐新闻。不过如今草根们找到了新的精神偶像,他不再只是一个歌手,不再只是一个卖手机的,他不是一个人,他是神!这是货真价实的难得又伟大的社会题材啊,据我所知,例如中央台明珠台就都做了相关专题报道;网上那些一传十十传百的视频就不要说了;当然,还少不了粉丝们开的国内“官方”网。

假如当年张河豚参加超女不仅仅是 POP,也来点 Opera,说不定也轻易拿冠军呢,很多人震撼于她的豚音,但要震撼至落泪恐怕还是几率极低(当然因素复杂,操作得好相信也许还是可以左右的)。事实也证明了歌剧的魅力和震撼力远比流行歌来得猛烈,哈哈。这点上讲,这个大胖子无疑就是天才了!当然,神是天生的,一点也不奇怪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