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音乐

张国荣 – 取暖

Printemps 这些年来

Printemps,是法语中的“春天”。1998 年的这张国语专辑,为何用法文来命名?是何玄机实在不得而知。只是封面上的绿意总是觉得那么可望不可及……专辑收录了这首乍暖还寒的《取暖》,懒散的吉他,低沉的吟唱,一切显得无能为力却又义无返顾。“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有说此歌成为很多同志的经典,仁者见仁耳。

这些年来,被称为“张国荣最美丽、也最悲哀的一张唱片”,是同年推出的一张粤语 EP,只收录了四首作品。这张EP所有的旋律都来自上面提到的国语专辑《Printemps》,只是上回的绿意也已褪去,空剩一地落寞与凄清。其中的《最冷一天》是林夕作词的《取暖》的粤语版,“茫茫人海取暖渡过 最冷一天”,更是沉沦得一塌糊涂。PS:其中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欢的“这些年来”是上张专辑里“被爱”的粤语版。 Continue reading

Goo Goo Dolls – Let Love In

天使之城原声

要先说说尼古在 1998 的爱情片《天使之城》,的原声大牒。专门下了来看,影片好一般——为了有资格下个结论,终于还是坚持把它看完,呼呼。至于原声,那个是星光熠熠!还有一张配乐原声,没听过,应该也是不错的。

成军于 1985 的 美国三人摇滚团体 Goo Goo Dolls(有译“咕咕玩偶”),算来已是叱咤摇滚界二十余年的骨灰级乐队。1995 年发行的第五张专辑《A Boy Named Goo》让乐队真正红起来。三年后的第六张专辑《Dizzy Up The Girl》凭借为电影《天使之城》写的《Iris》获得1999年第41届葛莱美包括“年度唱片”、“年度歌曲”在内的三项提名(虽然最后并无获奖),将乐队的演唱事业携之顶峰。

Iris,是希腊文的“彩虹”,歌曲写的跟影片很贴切,在天使坠落后响起,印象分狂增。事实上,这首歌是越听越好听!!!

其实一开始想说的是乐队 2006 年的第九张录音室专辑《Let Love In》,好多首打榜歌啊,都很不错。像《Stay With You》《Better Days》都是放在手机里听了很久的歌了。后来写这篇东东的时候才知道那首有背景的《Iris》,对比之下反而让这张原本不错的新专辑有点暗淡,加上连接难找。也费事了。喜欢的朋友可以自己去驴一下。 Continue reading

Switchfoot – Awakening

Oh! Gravity

Oh! Gravity, the highly anticipated sixth album from the San Diego rock band Switchfoot, contains 12 new tracks written by the band and produced by Tim Palmer (Tin Machine, Pearl Jam, The Cure, Mother Love Bone, U2) and Switchfoot with Grammy-winning executive producer Steve Lillywhite. The new album expands Switchfoot’s sonic palette while at the same time dealing with certain social issues.

On songs like “Dirty Second Hands,” Jon Foreman sings of the dehumanization that comes with technology. Other politically motivated tracks include “Oh! Gravity.” the title track’s generational appeal for love, peace and understanding, “American Dream,” with its biting truth, “Awakening,” about trying to recover the innocence of a child in the midst of an ever-harsher reality, the sawing alt-country of “Head Over Heels,” the exotic instrumentation and Middle Easternflavor of “Circles,” the REM-esque pulse of “4:12,” the lush Brit-pop melodies of “Yesterdays,” the Echo and the Bunnymen/Smiths influenced “Burn Out Bright” and Motown sound of “Amateur Lovers.”

Switchfoot浪行者,很正点的乐队。1997 出道,作为一支正面积极的福音乐队已在教会圈小有名气。直到 2003 年的第四张大热专辑《The Beautiful Letdown》夺得格莱美年度最佳摇滚专辑,才正式跨入主流乐队行列并炙手可热起来。备受期待的专辑《Oh! Gravity》发行于 2006 年底,是乐队第六张专辑,加入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令原本已无法抗拒的另类摇滚有令人刮目相看的人文光环。主唱激情四射的嗓音被形容为不可取代,每每听来犹如与乐队灵魂轻易对话。 Continue reading

Francois Feldman – Magic Boulevard

Magic'boul'vard

这首歌是 Francois Feldman 九八年同名专辑《Magic’boul’vard》中的一首,歌曲生动地刻画出一位影院领座员寂寞的内心感受……轻柔舒缓的音乐响起,一幅幅凄美得电影画面也随之展现在眼前:一个落寞的女人默默注视着往来的人群,她的内心应该是随着电影情节而跌宕起伏的吧,不然怎么会伴随着剧终而落泪呢?!晶莹的泪滴在美丽的脸上无声地流淌着,是画面触动到她心底最隐蔽的哀伤,还是为影片的落幕而伤感呢?这样的旋律和歌声足以抚平心灵的所有伤痕,甚至熔化一颗颗冰冷的心。

转的。偶然的机会听到这首歌,当时在百度MP3搜“猜火车”,结果显示它是“猜火车电影原声”,虽然并没回忆起影片中那里有过这首歌,不过一听还是喜欢上。接着搜才知道原来经典另有出处,这“只”是一首很经典滴法文歌(如上)。随便搜索中文歌名“魔力大道”,就可以返回几十万结果了。据说还曾是北京电视台《联想环球影视》栏目的片尾曲。

Francois Feldman,有这样从容不迫的嗓音是何等幸运;能听到这样从容不迫的歌曲更是倍受眷恋。资料太少,Amazon 资料显示《Magic’boul’vard》专辑是 1991 的,可能不同版本吧;2006 出了张精选,VeryCD 有得下,应该不错,我不习惯用驴就算了。PS:百度有另外一首歌:Les Valses De Vienne(要用讯雷),典型的香颂,发现有时还真难以抗拒,呼。 Continue reading

Pink – I’m Not Dead

I'm Not Dead

再怎么钟爱的另类摇滚,也有厌倦的时候;不是老调不好,只是该换台了——咔咔,还是另类摇滚:)哈哈。挺切题,I’m Not Dead!——我还没有死,就在你身上纹身的墨迹间游走!

哪怕是在一堆标榜朋克的流行女歌手中,Pink 也算显眼的一个,鲜明的特性和实力几可比拟 Avril;真要比的话,她是比艾薇儿“强悍”,这张专辑就可以听得出来。PS:留意封套左下角有“STRONG LANGUAGE”字样,哈!封套基本都可以看出她的爆发力了,确实是不多令人听得痛快的女歌手。不仅如此,难得的是她又是一位快慢自得的歌手,专辑中的各种风格听来都是那么收放自如,叹!

Pink,原名 Alecia Moore。参与演唱了《红磨坊》电影主题曲《Lady Marmalade》,赢得葛莱美奖及 MTV 音乐录影带大奖(VMA)双项大奖,后开始真正走红。今年算来也有二十好几了,自从 2003 的第三张《Try This》以来,第四专辑专辑《I’m Not Dead》也在三年后响亮回归。电台听到她的“U + Ur Hand”和“Who Knew”都是出自这张专辑,好感递增中……实际上,它被认为是 Pink 最出色的一张。 Continue reading

猜火车原声

TrainSpotting OST

《猜火车》又名《迷幻列车》,仅用了 49 天就拍摄完成,是一部成本为 250 万美金的小制作影片。本片描述了苏格兰爱丁堡一群吸毒青年垃圾式的生活现状,其冷静的喻讽口吻,真实的叙述态度,贯穿始终的黑色幽默感及充满现代感的声画处理使之成为另类影片中的经典。影片对吸食海洛因而产生的快感进行了极为细致的描述,同时片中所充斥的堕落情绪及所表现出的价值观和自我意识引起了社会的极大关注和争论,因而影片一出炉便成为舆论的焦点。

“猜火车”本是一种游戏,指无所事事的人在火车经过的地方,即兴打赌猜测下一班火车经过的时刻和目的地,借此打发时间。影片以此为名意义深远,当火车狂啸过站时,不知要将主人公们的命运载往何方。

影片呈现给观众的是苏格兰爱丁堡文化的一个最真实的面貌,青少年们或许会在其中获得共鸣,并能从中确定自己存在的位置。影片所反映的社会现实,以及它所流露出的冷漠、无政府状态、非主流群落对主流社会的抵制与反抗,给了在常态社会中生活的人们极强的冲击。

如果这只是一部一味渲染青年堕落的影片,也就该看完扔进垃圾箱算了,但是并没有那么简单。每一次看,我都被一种沉重的哀伤抓住,在这些年轻人放浪形骸的背后,我听到他们在痛苦地挣扎和绝望地叫喊。以马克为代表的青年并非因浑噩而误入歧途,他们应该算是自觉的吸毒者,以此来回避面对现实生活中种种令人厌烦的问题。对青春的肆意挥霍从某种意义上讲是他们愤怒却无可奈何的发泄,不愿重复父母那样刻板的生活轨迹,又找不到自己切实想往的道路,他们感到自己就像苏格兰大地一样,被全世界遗弃。这可能是成长必经的心理过程,我们明明知道自己早晚会和千万人一样过活,却怎么也不愿相信这是真的,差别仅在于我们没有勇气像马克那样用青春做最后的反抗。 Continue reading

中文的士高

宝丽金劲爆跳舞街

之前收集了一个英文的士高专题,接着就想也写个中文的:宝丽金中文的士高舞曲——确切地说,当年那张 CD 是不是叫这个已经忘记了;不是 CD,更应该是卡带多点,也忘了;大概那个年份也忘了。就知道是宝丽金发行的舞曲合集,很 HIGH。网上能搜到的相关资料并不多,但拼拼凑凑也算有了个大概,虽然跟印象中的记忆并不是十分对应。

罗大佑 – 皇后大道东

多年之后,终于明白了所唱之词,对它的诙谐和调侃竟是越发爱不释手兼且百听不厌——

90 年代初,罗大佑接连推出了几张后来被指为“激进歌曲”的专辑:《皇后大道东》、《首都》和《恋曲2000》。这位颇有古风的歌者在一个大时代,迫不及待的要对一切重大问题发言。

在香港问题上,罗大佑有两首歌是足以载入史册的。这两首歌一正一邪,一张一弛,象征性的暗示了大陆以外华人社会对于97回归的矛盾心态。一首是我们耳熟能详、在一切主旋律场合差不多都要当作“XX部歌曲”来唱的《东方之珠》。另一首则是大陆官方极为反感、提都不想去提它的《皇后大道东》。 Continue reading

香港流行乐坛三十年

香港真正意义上的流行歌发展至今已将近三十年,其中涌现出一批著名的巨星,推出过大量脍炙人口的名曲,影响着一代又一代成长中的青少年。

70年代之前,香港的乐坛主要以英文歌和国语歌为主导,民族小调和英美式流行曲大行其道,粤语歌只是次角,真正意义上的粤语歌(时代曲)很少,出现的用本地话粤语演唱的歌曲多由粤剧腔改编而成。这时香港的乐坛还没有成气候,只是跟着欧美和台湾的乐坛走,是一个“外来语言”统治的年代。

一、香港当代流行歌的创始

二、电视剧歌曲风行的时代

三、谭张争霸将香港乐坛带至全盛时期

四、从谭张时代走进九十年代

五、四大天王统治九十年代乐坛

六、九十年代的女歌手之争

七、造星运动的肆蔓引致香港乐坛式微

一、香港当代流行歌的创始

70年代初开始,以许冠杰(早期他也是唱英文歌为主)为代表的歌手,逐渐开始唱一些粤语歌(时代曲)。除了许冠杰外,徐小凤及温拿乐队等也开始崛起。在他们的努力下,香港的乐坛开始真正成熟起来,为以后的辉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