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现场

例牌的许巍

以“摇滚二十年”的名义,今年有许多的摇滚音乐节。论其天时、地利、人和,增城这个“中国摇滚大会”无疑是最吸引我的。其中又以谢天笑、许巍、汪峰最令我向往,出于时间和经济的考虑和比较,最后只把目标瞄准了许巍……

一行四人,千里迢迢赶到增城时已是迟到。那里的夜晚很漂亮,广场也很辽阔——事实上,在许巍还没出场时,我站在台下已经酝酿了不少溢美之词来形容这个完美的夜——之前的艾斯卡、超载、AK47都是并不平静的风格,相信在结尾之处来个小资式的句号,顺理成章地成就这种完美,不过……

是时,舞台的灯光也弥漫着即将释放前的昏暗;至于台下,真的可称为“千呼万唤”啊——不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例牌的许巍”。并不是说他平淡无奇的穿着或发型什么的——他刚出场时望也没望台下的观众,他甚至笑都没笑一个。

旁边的呼唤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开始的鼓声感觉比较猛烈,唱到中间,也经常有台下的大合唱,不过他始终不为所动的演唱着。我的激动已经被平静了下来,只是默默地听着,唱毕时再鼓一下掌……一首蓝莲花再是曾经的你,例牌的感谢了一下举办方,再例牌地介绍了那支和他一起出演的年轻乐队“海市蜃楼”,还有几首其他的歌……然后是例牌的“拜拜”!

满腔的期待,却换来一身疲惫,我透彻的欲言又止在回程的颠簸中挥发贻尽……今晚没白来,只是那感觉糟糕过听唱片。

Hotel California

Hotel California

某日中午去 Lunch,路经一间音箱专卖店,再次邂逅这首加洲旅馆,激动得我未能移步,那情形大概就仿如《唐伯虎点秋香》里华安那段敲击乐般的“高潮一浪接一浪”:好正,好正,绝对是如痴如醉!!!

记得大二在龙洞时,有个艺术访问团来学校做节目,在教学楼下面的空旷场地摆设了巨大的宽屏,当然,还有舞台级的音响设备。当时放的第一首试音就是这首 Hotel California,当然,是视频,就是 94 年 Eagles 的《Hell Freezes Over》地狱冰封演唱会经典现场版的。那情形就叫:爽,爽呆了!!!

首先吉他在这首歌中起了非常灵魂的作用,那个经典的长达两分多钟的前奏已经是致命的了,再加上绝不重复的故事叙说般的娓娓道来,尤其结尾意犹未尽的将近两分钟的尾奏简直让人疯狂——整整七分多钟的大气演绎就这样被老鹰成就为经典。可以豪不夸张的说:这首歌不叫经典,那天下已无经典!

而实际上这首歌的歌词所描述的关于“吸毒”的故事却并不是那么地经典,甚至是出大多数人的意外,包括知道这个真相之前的我。其实你大可用批判的眼光来质疑这样一回事,但如果经过一番应证,可能你也会发现,那样的一番说法可信度是相当高的。而这样的真相并不会对这首歌的经典程度有何等的撼动,相反会有经典之外那种更真切的真实感…… Continue reading

木马 – 美丽的南方

Yellow Star

音乐节第三天有不少惊喜,根据情报当天最值得看,所以就去了。到的时候已经是沼泽的表情时间,好象是来自香港,风格比较迷幻,连主唱也透露出遗憾:本来我们适合晚上演出多点的。再说当天的中午确实是晒得要命。不过乐队的DJ确实功力深厚,非常不错。

当天的高潮可谓一浪接一浪,脑浊的几个成员自始至终没停止过跳动。接着的AK47更甚,观众冲动得瓶子扔到台上的主唱头上。声音与玩具就感觉比较内敛,但风格也非常迷人。当晚人气最好的还是木马,无论纯洁、没有声音的房间、美丽的南方,都令无数人陶醉。我总觉得主唱出来的效果似乎小声了点,应该就乐队演奏的现场,那种震撼是唱片或流媒体所无法表现与传达的。我一听之下,最喜欢“美丽的南方”,没有为什么,只是给了我许多感觉。这次国庆能过来北京玩是值得庆幸的事,但我想也该回去了。 Continue reading

Linkin Park – Somewhere I Belong

Somewhere I Belong

记得跟歪歪到达北京西站是三十日的凌晨六点二十分,应该是三天前了,但感觉好象已经过了好久。住在老同学这里,朝阳区亚运村。四环上,就是去到天安门需要坐上个把钟头车的地方。除了这个,还有一个特点就是:无名高地就在附近几百米之近。

直到现在,腿都很酸痛。这要归功于第一天的香山行动。除了爬香山,还去迷笛音乐节的举办地点海淀公园逛了一下,还有颐和园。但印象里那天得一个爬字。在上去的中途休息时,凉风送爽,MP3恰好放到这首歌,听来好听异常。我很喜欢的名字,还有歌词:Linkin Park – Somewhere I Belong…

十月一日,本来调好五点二十分手机闹的,结果居然震不醒我。搞到去看国庆升旗的计划早早泡汤。等到醒来去到海淀公园已是中午时分,当天的早餐确是一般,但那天的音乐大餐却是丰盛的。我怎么好意思掩盖我对国内摇滚的无知呢——我不认识演出的任何一支乐队,或许我听过那些名字,但我确实没听过他们的歌。不过他们的表演依然可以令我激动万分。第一天的节目没有看到,到晚上六点多就走了。印象最深刻的可以说是零壹,现场的感染力最强;风格的话最喜欢“不管你爱不爱我反正我爱你”乐队,够痛快够大气。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