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现场

今天在路上

许巍 今天 广州演唱会

不是第一次看演唱会,也不是第一次看许巍。
但今天,翘首以盼的演唱会,还是第一次欣喜如斯。
低调还是一如既往的,但功课却是交的狠足。

整整三个钟头里没说过几句话,难得的把大家喜欢的歌都唱了;
而且全明星演奏阵容,只只去到极尽,一路轰动到震。
这是个彻底的摇滚的现场。九月十二深圳还有一场。
几想再去,但发现原来去不了鸟。。唉。
——建议能去一定要去,走宝自误!

喜欢许巍。
曾经第一次听到曾经的你时不能自己;
而置身在现场与很多个自己高喊 DIDIDIDIDIDIDIDIDADA 时,胸中却充满轻盈和晴朗。
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类似是):站在这里歌唱,就已经是一种幸福。
——呵,能坐在那里听他歌唱,又何曾不是。

广州体育馆,九成半以上的上座率。
舞台被安排在中间,感觉效果比天河体育中心正好多。
几度全场大合唱,特别是最后少年全场起立,许巍四个角落都深深弯腰致谢……
这么感动,这么不舍。 Continue reading

BEIJING 2008.08.08

今夜的这部大片,实在不能不看,承载了太多东西。由于原来就不知道是怎样,所以看完也不觉得怎样。视觉上交足功课,有贝克式的大片风范,不过他那种是科技加破坏式的,老谋子则是和谐加取巧式的。

主题曲也还好吧,估计是这神秘感憋得太久,也没什么感觉了。感觉我们就是背了太多东西,所以我们没有释放出我们应该释放出来的酝酿已久的东西。这应该只是我个人的看法吧,全场每一次的雷动掌声算是吧,每一次的璀璨烟花也算是吧。

其实,全场给我最感动的,是小女孩唱《歌唱祖国》那段~~~

至于刘翔,为了能更好的低调,连在自家门口的如此盛会都可以缺席,我们还能有什么不理解?!其实他也想当旗手,他也想当最后一名火炬手,论模样有模样,论速度有速度~~~

After ALL,最后李宁点燃圣火那时刻,还是挺激动的。。。

顺便听了听 SKY.FM,居然是 Daughtry 的《Feels Like Tonight》~~ Continue reading

与我常在

4·19,天河体育中心,陈奕迅。。。

一个滂沱而缩水的演唱会,来不及感动就已散场……

肚痛,湿身……

旁边一个可爱的MM,一起喊着徒劳的安可,然后一样不得不离开……

纵使如此,依然期待……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只是,十年八年后,是否还依旧,与你常在……

例牌的许巍

以“摇滚二十年”的名义,今年有许多的摇滚音乐节。论其天时、地利、人和,增城这个“中国摇滚大会”无疑是最吸引我的。其中又以谢天笑、许巍、汪峰最令我向往,出于时间和经济的考虑和比较,最后只把目标瞄准了许巍……

一行四人,千里迢迢赶到增城时已是迟到。那里的夜晚很漂亮,广场也很辽阔——事实上,在许巍还没出场时,我站在台下已经酝酿了不少溢美之词来形容这个完美的夜——之前的艾斯卡、超载、AK47都是并不平静的风格,相信在结尾之处来个小资式的句号,顺理成章地成就这种完美,不过……

是时,舞台的灯光也弥漫着即将释放前的昏暗;至于台下,真的可称为“千呼万唤”啊——不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例牌的许巍”。并不是说他平淡无奇的穿着或发型什么的——他刚出场时望也没望台下的观众,他甚至笑都没笑一个。

旁边的呼唤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开始的鼓声感觉比较猛烈,唱到中间,也经常有台下的大合唱,不过他始终不为所动的演唱着。我的激动已经被平静了下来,只是默默地听着,唱毕时再鼓一下掌……一首蓝莲花再是曾经的你,例牌的感谢了一下举办方,再例牌地介绍了那支和他一起出演的年轻乐队“海市蜃楼”,还有几首其他的歌……然后是例牌的“拜拜”!

满腔的期待,却换来一身疲惫,我透彻的欲言又止在回程的颠簸中挥发贻尽……今晚没白来,只是那感觉糟糕过听唱片。

Hotel California

Hotel California

某日中午去 Lunch,路经一间音箱专卖店,再次邂逅这首加洲旅馆,激动得我未能移步,那情形大概就仿如《唐伯虎点秋香》里华安那段敲击乐般的“高潮一浪接一浪”:好正,好正,绝对是如痴如醉!!!

记得大二在龙洞时,有个艺术访问团来学校做节目,在教学楼下面的空旷场地摆设了巨大的宽屏,当然,还有舞台级的音响设备。当时放的第一首试音就是这首 Hotel California,当然,是视频,就是 94 年 Eagles 的《Hell Freezes Over》地狱冰封演唱会经典现场版的。那情形就叫:爽,爽呆了!!!

首先吉他在这首歌中起了非常灵魂的作用,那个经典的长达两分多钟的前奏已经是致命的了,再加上绝不重复的故事叙说般的娓娓道来,尤其结尾意犹未尽的将近两分钟的尾奏简直让人疯狂——整整七分多钟的大气演绎就这样被老鹰成就为经典。可以豪不夸张的说:这首歌不叫经典,那天下已无经典!

而实际上这首歌的歌词所描述的关于“吸毒”的故事却并不是那么地经典,甚至是出大多数人的意外,包括知道这个真相之前的我。其实你大可用批判的眼光来质疑这样一回事,但如果经过一番应证,可能你也会发现,那样的一番说法可信度是相当高的。而这样的真相并不会对这首歌的经典程度有何等的撼动,相反会有经典之外那种更真切的真实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