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无题

原本阳光灿烂的一周最后还是以滂沱大雨告终,这样跌荡起伏的多事之夏太让人不知所措。虽说年初就已经觉悟今年会是个诸多风雨的狗年,但就这样半年下来,我已经深切体会“难过”的意味。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祈祷它快点过去,还是祈祷它慢点来……

以前非常喜欢看漫画,不过并不博爱。喜欢邱福龙,尤其独钟北条司的城市猎人。邱可以说是香港玉皇朝的二把手了,其英雄及怪物造型就一个酷字,实在想不出我有什么可以不喜欢的理由。至于喜欢北条司,跟里面美女如云当然不无关系,但主要还是里面主角阿獠的形象塑造得非常令人着迷,倒还不是说他的艳福或超人般的身手,最让我无法抗拒的是这种从战争和黑暗中走过来的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东西,这点跟海怪是一样的——这些实在无法用一个酷字来形容了,它是生命给予的,在自信之上,有点像无惧,而又不仅仅是——这种东西就是我深深向往的。

之所以会扯到这些,大概是因为我居然开始感到力不从心了。我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懦弱和无能:犹豫、不安、害怕——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长此以往,人将不人。我别无选择,所谓痛定思痛。横岭之后自有异景,高峰之上必有奇观。我想我要么就此超越,要么从此万劫不复……

哈,以上话语用词貌似有点夸张了,可能跟我最近看的《Monster》有关系吧……看《钢炼》时会有种沉重,但看这个却没事先以为的那种恐惧或压抑,虽然它本身就是在讲黑暗和罪恶。主角天马贤三医生是个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无论是他一流的外科实力还是完整的人格魅力。想想在现实中有谁会舍弃无比光明的前途而去选择逃亡大半生……

诚如古利马所说:人总是尝试原谅自己曾经的错误,但罪过是不会消失的,只是有些事情非做不可!

雨一直下……

下了一夜一日的雨还在窗外继续着,作为台风珍珠的尾声,来的并不雷厉风行,但很坚决,很认真。直到屋里街外的这里那里都弥漫着湿润,湿润看来还是不够的,还要渲染并渗透着……天要下雨,它当然是不会管你喜不喜欢厌不厌恶的,少了这层因果逻辑,虽无法随心所欲地左右什么,但至少也是理所当然地自由自在的……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在同个屋檐下,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张宇唱道。这首歌词是写得非常不错的,特别是这“融洽”两字,用来描写“雨天”是非常传神非常到位的,我仿佛已经想像到十一郎写词时的那个雨天,应该也是这般坚决这样认真的。

昨天撞到老同学,告诉我阿鱼在京结婚了,哈哈,我说我太高兴了,沉默了一下,我流泪了,我想我是高兴过头了吧。当时她是个校花级的人物,很优秀,眩目得我不敢直视。在她面前,感觉自己就是那么幼稚和渺小。后来她在广州工作了一段时间,我竟然也没胆量去找她。后来也被她怪起没尽地主之谊,我说我有点怕她——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是我自惭形秽罢了吧。她老爸疼的她有点胖,现在想起真要感谢他:当时要不是这样,那还不更是天翻地覆,哈!?

老同学也有他的故事,说广州对他来说有种思之不得的惆怅感。嗯,也许真如他所说:往后的日子,也许在风雨交加的夜晚醒来会忽然想起而已。说起来,我确实梦到阿鱼好几次了,我想她已经永远驻留在我的心头一角。呵,这没什么不好,如果这就叫初恋的话,我会很高兴是她。

此时,我觉得我有必要很认真地祝福她(们):请一定要幸福!

也许以后我会没有资格再提起这些稚气万分的往事,所以只好趁机记下点什么。留待几十年后,暮然回首,我一定会会心地笑着忆起,忆起心头一角那个令人沉醉的笑容……

恶梦

呼,昨晚睡前有人提到《肖申克的救赎》,结果睡到后半晚居然做了个恐怖的恶梦:我杀了人。呼,故事就这样被我点明了,可能看完也觉得没什么瘾。但为了避免大家信以为真,还有减轻自己的心理负担,只好把结尾放到开头来写。故事依稀是这样的……

村里有个恶霸老是欺负我老妈,我一怒之下把他给宰了,居然过程就记不起来了,可能在梦里根本就想像不出来,不,好像是剁成肉碎了(呼,真有点像恐怖片)。

然后,就到了某天我在河边清理罪证,心里正想着:就干这一票,以后要努力当个好人。这时候三个警察站到我面前,掏出逮捕令,要我回去协助调查。这时候的心理活动是全程斗争最高潮,也是比较清晰的:

首先是:万念俱灰,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结果还是被抓到了。惧怕、悔恨、恐惧、绝望一下都涌上心头,那种感觉确切地说就像是世界末日。

接着是:不甘心。怎么可能会被发现呢!?这时候总会存在一丝的侥幸心理:天啊,我一定是在做梦!?接着我狠狠地捏了捏自己的大腿,不,没有捏(这种愚蠢的事情我果然在梦里也不舍得干,好样的)。我迅速回想起杀人这一段,这段日子的胆战心惊真的好真实啊,怎么可能是假的?! Continue reading

回家

昨晚在一个人在北京的朋友的主页看到他这样说他回家买车票的指导思想:能把我运回湖南就行了。蔡兄则是27号1k多的飞机票到深圳,我问他坐过更贵的飞机么?答:没有。有时真庆幸自己还没远走他乡,人在他乡的距离有时并不仅仅是一两张长途票那么简单……

说起“回家”,我不知别人会怎么想,但我就会首先想起王杰。在05年的广州新年晚会上见过他一面,这个唏嘘的男人看来混得并不甚愉快,在强做笑容后面还是有藏不住的唏嘘。在娱乐圈里面,像他这样有点真性情的唏嘘男子,注定得不到少男少女们的青睐的,就算他是绅士,这里也不是英国。所以他老板偶尔会让他拍一些反角之外,好像基本是没什么戏的了。所以也许他该庆幸他唱过一首叫“回家”的歌(当然,也有英雄泪、谁明浪子心……)让人偶尔还会想起他。

这首回家无论从词曲都非常不错:一开始的笛子从无到有由远及近,而我的思绪却不由自主地早已起飞……歌词低调平实,“走过的世界不管多辽阔,心中的思念还是相同的地方”……

实际上,不少人都唱过“回家”,例如:莫文蔚、顺子、文章、动力火车……莫版的曲可谓悠扬,词又是林夕手笔,虽是第一次听,但还是要捧场的;顺子/文章却是同首歌的女/男声版,大家可能听过顺子的局多,那句熟耳的“回家 回家 我需要你……”啊,哈。 Continue reading

遭抢未遂

凌晨时分乃至两三点的科韵路,我不知一个人走过多少遍了。今晚就被抢!很意外当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或者怕,而是怒!两个猥琐男,意图打劫;我不敢说我一定打得过他们,但反正我一点都没想过要让他们得逞。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他们往往是一些胆小而又无能的一些物体,贪生怕死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欺软怕硬就是他们的看家本事,财物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你的死活和生命原本就与他们无关,他们本来就没有必要在乎,如果他们顺利的抢到你的东西时。这也就是你有周旋余地的本钱,大不了身外物不要,还可图个全身而退,这无疑也是他们诸多方案中最乐意看到的一种。但是如果你反抗,那他们要么心虚作罢,要么就会恼羞成怒,很少说会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更不可能会不打不相识反成好朋友。

问题就在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恼羞成怒的,首先因为他们没“气”,支撑着他们的无非是可怜的欲望和一丝的侥幸;他们还远远称不上亡命之徒——敢靠个胆来混饭吃。其次,每个人都有底线,反抗之余最好不要去的太尽。要做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他们意识到他们今天捡到的是个棘手货,在他们的底线之前让他们知难而退……

今晚我算做到这点了。两人分据路的左右边,佯装等车,当我路过时,他们围了上来,我莫名其妙就被按坐在地,不由分说,反抗是肯定的了,把MP3都甩丢了,耳机线也烂掉了,但手里手机紧握,算是战果幸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