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最近……

最近在网吧经常听到一首很诗意的歌,很好听,特别那个钢琴的前奏,只知道一句歌词:犹如飞蛾扑火那么冲动。查了一下是:弦子《醉清风》,貌似是个网络歌手,汗。所谓粗制滥造的“网络文化”居然也会出些这么专业的作品,只是中间那段 RAP,貌似有点败笔……

最近昼夜温差大,终于用上了毯子,可能是一下不惯,居然晚上老是做梦,例如一次是虐待自家大哥,非常冷血那种,像拍戏,靠!一次更夸张,梦见 James Blunt《You’re Beautiful》出了中文版,那个谁谁谁第一句“My Life is Briliant”居然只翻译为两个字,牛,我在台下努力地想听清楚唱的什么,不过失败了。

最近终于用上了部新机,200G 的大硬盘终于装上了自己喜欢的 Win2000,哈。装完了才发现最后 40G 的分区无法识别,原来是 Windows 2000 SP2 无法识别超过 137G 的大硬盘。不过最后还是解决了——

先划分出一个主磁盘分区做系统盘(建议大概 10-15G)装了 Win2000,然后升级到 SP4。把手头上能有的补丁全打上,然后在注册表位置: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Services\Atapi\Parameters,添加二进制值 EnableBigLba = 0x1。重启之后,就可以在计算机的“磁盘管理”进行分区了。

其实不管是 Windows 自带的分区还是第三方的软件,都是可以的,反正都是无法识别 137G 后的分区。先分出主分区后装上系统并打上最新补丁再分就可以了,Windows XP 也是一样。 Continue reading

至紧要开心

时候不早,既然还没睡,说点什么吧,是很久没没事找事般行云流水记点流水账了。长此以往,博将不博;想法既然是有,也就不忍心荒废。表达些什么其实原来需要时间,也需要勇气。

话说华老大国庆回家完婚回来,由于请客手续和程序繁多,最后终于还是在上周六轮到自己小组了,哈哈,中午出去小K了一顿火锅,虽说回来胃口腻了半个下午,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同期也有好事的协调的麦GG,哈哈)。顺便祝福周五结婚的琳哥,因为一些原因最后没能出席增城的现场,就算中叔没狠狠地鄙视我,我也会狠狠地祝福你们的:百年好合!~

周六下午据说有个烧烤聚会,关于五山公寓的一帮老友的。本来无意参加的,毕竟已经两年有余了,新人们的游戏,老人插什么腿啊。不过上五山论坛看了一下参加名单,发现还是一些印象很好和有印象的ID。据一油条透露:这次聚会还是一靓仔前辈发起的,看来不是有故事就是有心事啊。

火炉山,在华农再继续深入五六个站,七点就已暗了,几乎是摸黑上去的烧烤场。到了才发现,原来现场还是很热闹的。算是迟到得好吧,刚好有个空炉位。洗叉的关系逛了一下,那里的其他几组人基本都是华农的。华农的GG基本都是很清新的类型,不是很健谈,有点腼腆,淳朴真诚,而且都是帅哥;而华师,没什么争议,盛产MM,销量也是出名的好;而广工的GG,多显得猥琐(|||),呼。 Continue reading

例牌的许巍

以“摇滚二十年”的名义,今年有许多的摇滚音乐节。论其天时、地利、人和,增城这个“中国摇滚大会”无疑是最吸引我的。其中又以谢天笑、许巍、汪峰最令我向往,出于时间和经济的考虑和比较,最后只把目标瞄准了许巍……

一行四人,千里迢迢赶到增城时已是迟到。那里的夜晚很漂亮,广场也很辽阔——事实上,在许巍还没出场时,我站在台下已经酝酿了不少溢美之词来形容这个完美的夜——之前的艾斯卡、超载、AK47都是并不平静的风格,相信在结尾之处来个小资式的句号,顺理成章地成就这种完美,不过……

是时,舞台的灯光也弥漫着即将释放前的昏暗;至于台下,真的可称为“千呼万唤”啊——不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例牌的许巍”。并不是说他平淡无奇的穿着或发型什么的——他刚出场时望也没望台下的观众,他甚至笑都没笑一个。

旁边的呼唤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开始的鼓声感觉比较猛烈,唱到中间,也经常有台下的大合唱,不过他始终不为所动的演唱着。我的激动已经被平静了下来,只是默默地听着,唱毕时再鼓一下掌……一首蓝莲花再是曾经的你,例牌的感谢了一下举办方,再例牌地介绍了那支和他一起出演的年轻乐队“海市蜃楼”,还有几首其他的歌……然后是例牌的“拜拜”!

满腔的期待,却换来一身疲惫,我透彻的欲言又止在回程的颠簸中挥发贻尽……今晚没白来,只是那感觉糟糕过听唱片。

有朋自远方来

居然又是一个七夕,一查,算上中西方:狗头狗尾横跨两个 2·14,农历闰七月又有两个国产情人节,这个狗年居然有四个情人节。啧啧,千年难得一见,真可谓是叹为观止!

按照惯例,出双入对的更加柔情蜜意,形单只影的依旧顾盼自怜……然后就唠唠叨叨说着唱道名曲“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不要说,今晚走在大街上,倒真的有不少商店放的“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还真有点感觉呢。

不过这远远不是今晚的主题啊,我想说说的是:今晚同和美食一条街的“潮汕菜馆”的一顿正宗经典洪阳菜:哇,稞汁、荷lua、果肉、红肉、炸软豆官……哇,超级正!!!六个人六个菜,不用100¥,爽!

今晚也算是巧,有朋自远方来,在深圳过来广州出差,是个初中同学,七、八年没见过面,帅气依旧笑春风,活得很有方向感,是我喜欢的类型。晚餐完毕步行 10 分钟过去小生的清幽梅园,第二次过来了。这次不同的是,后天一号他搞的服装批发生意就要正式开张了。

他的品茶还是有一套的,我可不懂,但我承认很好喝,什么菊花拼铁观音云云……然后就七嘴八舌地话起当年来,最终话题只有一个:赚钱。我发言不多,半桶水的技术定位让我显得比较尴尬,经历、门路、思路——是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大家都有个共鸣:机会是大把的,我是行的。

要不是有位兄弟的女朋友来电催促,可能就真的就围炉夜话了……所以大概零点就走了,朋友感叹:以前在网吧通宵打机都没人管,现在走开一会都有人催。我说:很正常拉,都几点了,如果她真的不闻不问那才真的有问题呢。

不正是这样么:你有你缠绵,我有我自由。何故庸人自扰呢……

全世界失眠

咳,(昨天)传说中的国产七夕佳节,传说中出自一个很美好的关于守侯的故事……

全世界失眠,原来自一个朋友的BLOG,当时听的并不知谁的,没什么感觉;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换上了陈奕迅的版本。
哈,好听!又是煽情的林氏阿夕,呼;清脆纯情的吉他则是来自陈伟,没印象。
不过真的非常好听,拨动的声声都是心弦,唱出的字字都是缠绵——SHIT,太酸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