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一直在流浪

最近很八卦,遇谁八谁。认识的,要八;不认识的,制造机会也要八。周末着实无聊,约了一个女网友出来吃西餐,哈哈,很好聊的一个MM,称呼我“兄弟”,原来还是潮汕的,哈哈:)然后台湾大选居然也空前地关注,原来打算值班的计划也押后在家关注,好趁机过去隔壁影MM蹭电视看直播……

周四才春分,昨天的春雨来的也算代表作了。突然,难道我也发春了,想很OPEN地关心身边每一个朋友。最好的朋友低调地结婚了,通过他的签名告诉我。我突然感觉自己很理解姚,看到自己缺席的队伍打出了气势如虹的二十二连胜——很高兴;但,也很失落……祝福!中午两个高中同学过岗顶,有朋自远方来,我很高兴,我并不是一个人!

晚上策划了一个三男一女的单身聚餐,结果什么也没八到,早早地打道回府,但塞翁失马。在天河公园前偶遇“有没有人告诉我”。如果说张楚生(后被纠正为陈)的原版是个错过,那这次街头的翻唱版就称得上是缘分了。有话想说,但没人听,是个很郁闷的东西。但听到那个有我瘦但比我高的靓仔弹唱起这首歌的时候,我突然异常地感动,很煽情地感动了……我已经什么也不用说了,有人明白了:我并不是一个人。

傍晚八点几,那片车水马龙的空地上有把吉他在独自地歌唱,摘掉五百度仰望去,原本亮得很平凡的路灯也闪得那么梦幻,满载着的公车跑跑停停,过了一批又一批,跟这个角落有些眼光的交错,但完全无关。有许多成对的人儿信步路过,有驻足,其余的继续路过。特别地发现一位执勤的治安大叔,也是其中一个观众……我并不是一个人。 Continue reading

然后然后……

公司六号开始放假,按照惯例,五号下午就可以打卡走人。终于还是在三号下午定了五号上午的票,有落下心头大石的感觉,因为每年过年回家,我总是压轴一个,而且常常是刚好赶上年夜饭的那个。老爸老妈总是在放假前几个星期对我唠叨这个事,从我还没买票就一直在暗沉,然后一直到我悠哉地赶到家时了才收起来,然后等到第二年这个时候就又会继续暗沉。以前还每年都变本加厉地,大呼:你去年就是因为怎样怎样所以如何如何……

不过现在,他们都言简意赅了,暗沉变得尽量轻描淡写。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嫌烦,因为我一直这样。其实,像大老说的,我根本不是什么大忙人,为何总是如此考验老人家的殷盼?然后才偶尔觉得自己的不可思议。大老这点上对我很不满,说他会早点回去,好帮他们张罗。在“年轻”的幌子下重复着无知和幼稚,而老爸老妈却在一年年变老。我知道,我不想这样,我也不能这样。

年轻?笑!何谓年轻?如果一无所有叫年轻?那我真的还很年轻!呵,前年才过完本命年呢,转眼又一个原本信誓旦旦的猪年成为过去,我发觉我也老了。然后老爸老妈已经开始在电话里有意无意地跟我提“女朋友”字样的事了,原来小说里说的那些情节都是真的。当然事实上猪年总体也是挺美好的一年,N多老乡啊朋友啊同事啊结婚、生仔,只是对还处于一穷二白的我,还是穷则独善我身好了。

这个年过的颇沉重,五十年不遇的雨雪冷天气,然后有几位外地的朋友回不了家,先祝他们在广州玩的开心了。一直都没见过雪,差点就实现这个愿望了呢。今天居然破天荒地出了太阳,然后今晚也终于把早该洗的衣服洗了…… Continue reading

一直有梦

俺也来诗意一把,出个上联:

冬眠,春梦。

——昨晚有梦,不过不是题目中的那种拉。这个题目只是突发奇想,哈哈。
提示:冬虫夏草或东成西就之类的就不要来了,咳咳!

PS:有路过不回贴者,请您接受我真诚的鄙视!!!

随意

凌凌漆,结婚月,光棍日;宵夜,语言无力,酒杯敲钢琴,睡觉……

(貌似字数严重不足,随意随意~~)

Holy Big.SEVENTEEN

天啊——半月有余,半月有余啊!那个屁滚尿流,那个老泪纵横啊!呜呜呜,呜呜呜!
终于重见天地!其他的就不多说了,暂时屏蔽评论,有事请:http://fanfou.com/afly

《桥》主体曲 – 啊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啊 快带我走吧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