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Holy Big.SEVENTEEN

天啊——半月有余,半月有余啊!那个屁滚尿流,那个老泪纵横啊!呜呜呜,呜呜呜!
终于重见天地!其他的就不多说了,暂时屏蔽评论,有事请:http://fanfou.com/afly

《桥》主体曲 – 啊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一天早晨 从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家乡

啊游击队啊 快带我走吧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把我来埋葬

请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把我埋在高高的山岗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啊朋友再见吧再见吧再见吧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每当人们从这里走过
都说多么美丽的花

装逼有罪

冲完凉坐定望住个钟经已係十一点过半,是属于那一天的十一点半,我竟然完全没有概念,最近日子过得混沌啊,最令人痛心疾首的是竟然也没有时间好好地来痛心疾首。其实这绝对是一件很值得难过的事情,只是我一直没做好准备。

当我一发觉这样的事实,就注定要花费几个钟头来杜撰这些文字了。我真的生疏了,对如何表述下一句感到非常之举步维艰。或者更应该这样说,在表词达意上我一直是个外行,而现在更严重了。我有罪,我罪在不该这么久才承认这样的事实。

我不但承认我而且呼吁:三不五时地来些酸溜溜也好干巴巴也罢的东西,有益身心健康!有点像SY,但不是,我说的是写博客。我无视那些毫无营养的流水账式博客:今天早上吃了个鸡蛋,臭的;然后中午叫外买居然找多我一块钱……但又不如一些有为人士的博客那么精深:每篇文字都是论文级的……更没有一些名人异士写博那么拉风:随便放个屁都一大群人在后面喊香!

我痛恨我自己,鄙视着言不由衷的同时,却干着口是心非的勾当。装逼?祸国殃民!!!我当然根本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在乎的是别人不知道我不在乎。同时更重要的是,我要对方块字负责,对带宽费负责,对观众负责,对父母负责;然后,再对自己负责,因为我在乎。我怎么可以不在乎?!

我一直真诚面对着的是自己的幼稚和懦弱。我是个从未拿得起却已声称放得下的可怜虫。在人群之中以局外人的身份游离自己,以为心理上会好过,其实一点也不好过。 Continue reading

狗年 2006

过了今天,一切的时间戳都将换成 2007 了。这样一个去旧迎新的关头总是令人充满唏嘘,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在那个难过的本命年里发生了多少不为人知的事情,我一边遗忘一边收拾……来不及处理的,自当丢失。

我不知道自己为何有资格那么乐观,信誓旦旦的昨天转眼成了欲说还休的如今,一切的美好都被我们高估了,现实其实一直都是那么的残酷——这样老生常谈的语调貌似是有点无病呻吟,然而真相就是这样:谁都没有他自己想像中的那么坚强,绝对没有!我也不例外。

也许我还可以感到庆幸,在这个鸡毛鸭血的段落里,结局还不至于那么体无完肤。为不羁付出的代价,也许我有时间去哀悼,但我没时间去后悔。……新年快乐!!!

Linkin Park – Crawling

Crawling in my skin
These wounds they will not heal
Fear is how I fall
Confusing what is real

There’s something inside me that pulls beneath the surface
Consuming, confusing
This lack of self-control I fear is never ending
Controlling, I can’t seem

To find myself again
My walls are closing in
(without a sense of confidence
and I’m convinced
that there’s just too much pressure to take)
I’ve felt this way before
So insecure

Discomfort,endlessly has pulled itself upon me
Distracting, reacting
Against my will I stand beside my own reflection
It’s haunting how I can’t seem…

最近……

最近在网吧经常听到一首很诗意的歌,很好听,特别那个钢琴的前奏,只知道一句歌词:犹如飞蛾扑火那么冲动。查了一下是:弦子《醉清风》,貌似是个网络歌手,汗。所谓粗制滥造的“网络文化”居然也会出些这么专业的作品,只是中间那段 RAP,貌似有点败笔……

最近昼夜温差大,终于用上了毯子,可能是一下不惯,居然晚上老是做梦,例如一次是虐待自家大哥,非常冷血那种,像拍戏,靠!一次更夸张,梦见 James Blunt《You’re Beautiful》出了中文版,那个谁谁谁第一句“My Life is Briliant”居然只翻译为两个字,牛,我在台下努力地想听清楚唱的什么,不过失败了。

最近终于用上了部新机,200G 的大硬盘终于装上了自己喜欢的 Win2000,哈。装完了才发现最后 40G 的分区无法识别,原来是 Windows 2000 SP2 无法识别超过 137G 的大硬盘。不过最后还是解决了——

先划分出一个主磁盘分区做系统盘(建议大概 10-15G)装了 Win2000,然后升级到 SP4。把手头上能有的补丁全打上,然后在注册表位置:HKEY_LOCAL_MACHINE\SYSTEM\CurrentControlSet\Services\Atapi\Parameters,添加二进制值 EnableBigLba = 0x1。重启之后,就可以在计算机的“磁盘管理”进行分区了。

其实不管是 Windows 自带的分区还是第三方的软件,都是可以的,反正都是无法识别 137G 后的分区。先分出主分区后装上系统并打上最新补丁再分就可以了,Windows XP 也是一样。 Continue reading

至紧要开心

时候不早,既然还没睡,说点什么吧,是很久没没事找事般行云流水记点流水账了。长此以往,博将不博;想法既然是有,也就不忍心荒废。表达些什么其实原来需要时间,也需要勇气。

话说华老大国庆回家完婚回来,由于请客手续和程序繁多,最后终于还是在上周六轮到自己小组了,哈哈,中午出去小K了一顿火锅,虽说回来胃口腻了半个下午,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同期也有好事的协调的麦GG,哈哈)。顺便祝福周五结婚的琳哥,因为一些原因最后没能出席增城的现场,就算中叔没狠狠地鄙视我,我也会狠狠地祝福你们的:百年好合!~

周六下午据说有个烧烤聚会,关于五山公寓的一帮老友的。本来无意参加的,毕竟已经两年有余了,新人们的游戏,老人插什么腿啊。不过上五山论坛看了一下参加名单,发现还是一些印象很好和有印象的ID。据一油条透露:这次聚会还是一靓仔前辈发起的,看来不是有故事就是有心事啊。

火炉山,在华农再继续深入五六个站,七点就已暗了,几乎是摸黑上去的烧烤场。到了才发现,原来现场还是很热闹的。算是迟到得好吧,刚好有个空炉位。洗叉的关系逛了一下,那里的其他几组人基本都是华农的。华农的GG基本都是很清新的类型,不是很健谈,有点腼腆,淳朴真诚,而且都是帅哥;而华师,没什么争议,盛产MM,销量也是出名的好;而广工的GG,多显得猥琐(|||),呼。 Continue reading

例牌的许巍

以“摇滚二十年”的名义,今年有许多的摇滚音乐节。论其天时、地利、人和,增城这个“中国摇滚大会”无疑是最吸引我的。其中又以谢天笑、许巍、汪峰最令我向往,出于时间和经济的考虑和比较,最后只把目标瞄准了许巍……

一行四人,千里迢迢赶到增城时已是迟到。那里的夜晚很漂亮,广场也很辽阔——事实上,在许巍还没出场时,我站在台下已经酝酿了不少溢美之词来形容这个完美的夜——之前的艾斯卡、超载、AK47都是并不平静的风格,相信在结尾之处来个小资式的句号,顺理成章地成就这种完美,不过……

是时,舞台的灯光也弥漫着即将释放前的昏暗;至于台下,真的可称为“千呼万唤”啊——不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例牌的许巍”。并不是说他平淡无奇的穿着或发型什么的——他刚出场时望也没望台下的观众,他甚至笑都没笑一个。

旁边的呼唤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开始的鼓声感觉比较猛烈,唱到中间,也经常有台下的大合唱,不过他始终不为所动的演唱着。我的激动已经被平静了下来,只是默默地听着,唱毕时再鼓一下掌……一首蓝莲花再是曾经的你,例牌的感谢了一下举办方,再例牌地介绍了那支和他一起出演的年轻乐队“海市蜃楼”,还有几首其他的歌……然后是例牌的“拜拜”!

满腔的期待,却换来一身疲惫,我透彻的欲言又止在回程的颠簸中挥发贻尽……今晚没白来,只是那感觉糟糕过听唱片。

有朋自远方来

居然又是一个七夕,一查,算上中西方:狗头狗尾横跨两个 2·14,农历闰七月又有两个国产情人节,这个狗年居然有四个情人节。啧啧,千年难得一见,真可谓是叹为观止!

按照惯例,出双入对的更加柔情蜜意,形单只影的依旧顾盼自怜……然后就唠唠叨叨说着唱道名曲“没有情人的情人节”。不要说,今晚走在大街上,倒真的有不少商店放的“爱我的人和我爱的人”,还真有点感觉呢。

不过这远远不是今晚的主题啊,我想说说的是:今晚同和美食一条街的“潮汕菜馆”的一顿正宗经典洪阳菜:哇,稞汁、荷lua、果肉、红肉、炸软豆官……哇,超级正!!!六个人六个菜,不用100¥,爽!

今晚也算是巧,有朋自远方来,在深圳过来广州出差,是个初中同学,七、八年没见过面,帅气依旧笑春风,活得很有方向感,是我喜欢的类型。晚餐完毕步行 10 分钟过去小生的清幽梅园,第二次过来了。这次不同的是,后天一号他搞的服装批发生意就要正式开张了。

他的品茶还是有一套的,我可不懂,但我承认很好喝,什么菊花拼铁观音云云……然后就七嘴八舌地话起当年来,最终话题只有一个:赚钱。我发言不多,半桶水的技术定位让我显得比较尴尬,经历、门路、思路——是问题的基础和关键。大家都有个共鸣:机会是大把的,我是行的。

要不是有位兄弟的女朋友来电催促,可能就真的就围炉夜话了……所以大概零点就走了,朋友感叹:以前在网吧通宵打机都没人管,现在走开一会都有人催。我说:很正常拉,都几点了,如果她真的不闻不问那才真的有问题呢。

不正是这样么:你有你缠绵,我有我自由。何故庸人自扰呢……

全世界失眠

咳,(昨天)传说中的国产七夕佳节,传说中出自一个很美好的关于守侯的故事……

全世界失眠,原来自一个朋友的BLOG,当时听的并不知谁的,没什么感觉;后来不知道怎么又换上了陈奕迅的版本。
哈,好听!又是煽情的林氏阿夕,呼;清脆纯情的吉他则是来自陈伟,没印象。
不过真的非常好听,拨动的声声都是心弦,唱出的字字都是缠绵——SHIT,太酸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