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缘分

公司里的高级资深开发人员虎哥有次说:像“博客”这样彰显个性的东西,本来就不应该是什么新浪博客之类的东东。言下之意,任何量产和大众化形式下的博客都不是真正的博客。我笑了。很尖锐很可爱。这样说来,我的这块荒芜之地还能够格算是个博客:从域名到空间到程序都是自己搞的,不跟人雷同,也不被人巧合。

时至今日,我却似乎完全失去继续更新下去的欲望和动力。怪在当时的一时冲动造就了今天的尴尬存在:如果继续,我拿什么更新;如果删掉,我拿什么继续……虎哥的话让我聊以慰籍,但那只是因为,不是所以。

也许我们本来就是活在不断的质疑中:那样灰不溜秋的文字居然是我更新、那些青黄不接的段落居然是我杜撰……每念及此,无尽愧感狂涌心头。人真的是会变的,我一直都坚信。——人也有些东西是不会变的,我当时也这样坚信。

忘记故事是从那里开始了,我以第三人称见证了一些进展,继而不由自主滴产生了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思绪,然后前前后后,看着纠结,我也纠结。早知不该如此却又假扮心中坦荡。其实不懂什么是喜欢,但发现自己竟然也会如此挂念一个人。SHIT。至今难以置信。 Continue reading

飞的更高

其实今晚有点郁闷,原因当然有很多。又不能一一细说,但是真的又很郁闷,总是在这种说与不说之间徘徊,我想于是就有了类似于闷骚这样的东西了。假以些许时日让其发酵,然后就会像一个人在厕所里蹲久了就不会觉得臭一样,其实闷与不闷骚或不骚,貌似也没什么区别和所谓了。

提到这个东西,可能跟刚下了《广告狂人》有关。有些口碑我觉得我网络过的去所以就下了,是部讲述美国五六十年代闷骚广告人的故事。哇靠,那调调,有惊无险,过得去吧。我想我第一季我应该会看完才对。至于同下的另外一部《豪斯医生》,看了第一集,感觉也就是六七十分的样子。

我前面花了好些日子从零开始追完海贼王,最爱的大长篇。我想如果它不是目前这般的长寿,我的喜欢也不会这么彻底。当然我这么说,还是要有一样喜欢的人才可能知道我在说什么。所谓的梦想,可能就是要这样永无止境而又永不放弃的追逐下去。假设路飞中途挂掉了,我想,也许有很多人会感觉自己也挂掉了一半。

难得的七天长假,本来还是去看看音乐节然后颇踌躇了一番要去那个的,突然人事有所变动,搞到一下压力大增继而心机全冇,不过,这并不表示我不喜欢挑战。嘿嘿……雪山音乐节,艾微儿和二手玫瑰,陈楚生,罢了;广州听听沼泽看看动漫节,算了,汗。。。 Continue reading

老子又老了一岁

哈哈。

许久不见更新,如今,也是无话可说。

罢了,发完个饭否式的志,冲凉睡觉是正事。

哦,顺便许个愿:不再迟到= =|||

ALSO,朋友们别来无恙……

=======================

说到可话可说,却突然想起个“心境有如明镜”的歌词~

嗯,《落花流水》,有朋友说这歌和我颇为贴切,笑~
不以为然哦,流水有了,落花还没见着。
可能大概要等我到了EASON的岁数,才有资格称得上共鸣或偏爱吧~
不过照这样恍然又一年的流水般的速度下去,应该都很快了。哈哈~

总体来说,如今这心态算得上宁静吧。咳`~
最近金属不敢听,连另类也都不敢掂~
倒是喜欢上些斯斯文文的英伦风格?!汗~ Continue reading

与我常在

4·19,天河体育中心,陈奕迅。。。

一个滂沱而缩水的演唱会,来不及感动就已散场……

肚痛,湿身……

旁边一个可爱的MM,一起喊着徒劳的安可,然后一样不得不离开……

纵使如此,依然期待……为什么?没有为什么。

只是,十年八年后,是否还依旧,与你常在……

我的经典时光

最近发现有一位同学也很喜欢用“经典”这词。之所以用“也”,是因为其实高中时几位好朋友也很喜欢用这个词。我后来才回忆起这回事。那时,我们最常用的一句话是:英语佬的眼睛好经典。

“佬”字是对教某某科目的老师的尊称,例如教化学,我们就谓之“化学佬”。佬,汉典中解:成年的人(含轻视意),如阔佬、和事佬。其实自然没包含什么轻视之意,就算有,也只是一点点而已。如果要探究原因,估计是因为跟“老”同音吧;“佬”音在潮汕话中又有“骗”的意思,自古学生跟老师都很对立的,学生就寄由这个称谓来占点口头上的便宜吧。

回到主题,当时的英语佬人很好,女的,对我们几个私下交情也还不错,可以说都有点惯我们。我们成绩不会太烂,而且经常课堂上会搞搞震。但有一点还是要强调,她对眼真的好经典。经典到什么程度呢?经典到你不敢跟她对视。我不会说长得不好看之类的字眼(那样太伤感情),但反正就是很经典、很特别。

高二语文佬也是很经典的人物。个子不高,经常着住笔挺的西装,头很大,在黑板上写字时很认真,一笔一划都一丝不苟,就差带个标尺一边比划了(但他人缘就一般)。

现在春节回家有时都会拉帮结派去他们家里家访。其实说到这里,很怀念她们/他们。很多都是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很多都是模范教师家庭,像英语佬跟数学佬联婚,备受双份祝福;像老子当了一辈子老师,当同学的儿子现在也是做老师的……感谢这个词汇,怀念我的“经典”片断。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