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尾刺有毒

2010 Sting in the Tail

今天,也是非常路停的一天,明显没有什么特别。不同只是因为新公司下班时分的第一场大雨,几经辗转,严重湿足。俗语有云,是千古恨般滴悲壮!

看这窗外的雨还一直稀里哗啦个不停,房间里循环不停的《Sting in the Tail》,确实有难得的凌晨专属的更新冲动,久违。翻看了下今年本博才更新了11篇,不动声色主要还是因为,不动声色!不过今晚例外,因为什么?我草,那可是蝎子。

下周又要任务要北上,这次要呆到年前。虽然比想象中长一些,不过也提醒了每个人原本所拥有的东西和已经暂时无法多得的东西。不知不觉中,原来是种难舍难分的感觉。两点一线就有这个好处,向左转向右转皆无差别,反正都一样。这种惯性潜移默化,慢慢就形成了一种麻木,也叫:宅。

这么挪一挪其实潜意识还是很乐意接受的。是的,幸好这次也不是只身出发,还有三个月的房租陪我一起走路,退房不宜,也无谓盘算,都宅出感情来了。 Continue reading

摄氏五度

Not Afraid 

2010,基本上一如既往——很少更新。数了下,是19个更新。19,是一个屈指可数的数字。如果说我每篇更新非常乐观的假设能拿一百稿费的话,那这笔钱还不够我的网费。

不管如何,我们都又迈进了一年。值得欣慰的是有一样东西我们一直没变,那就是去年这个时候也是这么冷。其他总的来说,2010还是很给力的一年,给是给力的给,力是压力的力。根据牛顿第三定理:你给力,所以我给力。

所以作为2011的开篇语,这是一篇凌晨一点摄氏五度AT被窝里的更新,SORRY,是IN。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主要是因为今天心境发生了较大波动。一度失落的钱包在两度找寻后神奇地在公司座位上被找到,还以为前一天刚买的新东东与我无缘呢。是的,失而复得比没有失去过更令人心存感激,想说点什么,halleluyah之类的哈哈。

最近在同事推荐下追两部美剧《The Mentalist超感神探,非常不错的第六感破案剧集,出到第三季,男主角是个魅力非凡口无遮挡但咬字清晰对白优雅的人。至少,作为一个有秘密有故事的男人,你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仅仅是智慧和力量,而彷徨和悲痛仅仅如一页羞耻的日记,让你谨记令你清醒,但已完全无法构成任何伤害。 Continue reading

亚感冒状态中——笑!

许巍-晴朗

契机啊契机,真的是好久不见!措手不及的就中招了,午餐晚餐其实只吃了一点就已经感觉很撑,就喝了点特浓缩而超难饮的东东希望明天一觉醒来什么事也没有了哈。然后今晚真的很闷,因为不敢开风扇。睡前顺便上来看看,不过既然来了,总要说点什么。

自从四月电信E8包年套餐到期后就折腾着想换个包时的套餐,便宜点。不过,30个小时,如今已经超出良多,超出部分2Y一个钟头计落条数已经不小了。哈不过基本上没事还是不会上网瞎折腾了,总要有个过程。

E 盘 Music 文件夹里其实长期不断积累有很多一直想推荐上来的好歌老歌,不过越来越觉得这么越来越快餐式的自己每每搜肠刮肚引经据典去组织那么一些像模像样的东西,以期路过的人儿会突然觉得,咦这主人除了很懒外,貌似还“有那么点PINWEI”,呼,不觉得好飘渺、好折腾么——惨,典型滴老啦:)。

至于工作上的东西,一直的愿景就是做事能成熟点、做人能年轻点,不过总是觉得一直不够。问过自己,不知道心在那。然后,每次熬夜睡眠不足或胡须没刮,总要被人叫阿叔,自嘲中。状态低落时是难免会觉得若有所悟,各种琐事诸般折腾,如此这般,还不都逼出来的,笑! Continue reading

难忘的一天

果然天气一唔好
就可以乜都怪晒佢
然后怨天之余
继而尤人——
同某某某讲起某甲点点点某乙又点点点
未免一阵激昂一番愤慨……

是为自我而未觉
宅就是一种自我感觉良好
弹起人来却总头头是道呵
不过时间从不买账
ⅡⅧ年头没这么所谓过
一套套的思想伪装全是狗屁
地球转的这么欢有它的道理
不够份量者别学人家玩自转

其实要求好简单
加加人工、升升职
有个地方、爱上个人
其他的全是他吗的牛角尖自找
HA Continue reading

今天在路上

许巍 今天 广州演唱会

不是第一次看演唱会,也不是第一次看许巍。
但今天,翘首以盼的演唱会,还是第一次欣喜如斯。
低调还是一如既往的,但功课却是交的狠足。

整整三个钟头里没说过几句话,难得的把大家喜欢的歌都唱了;
而且全明星演奏阵容,只只去到极尽,一路轰动到震。
这是个彻底的摇滚的现场。九月十二深圳还有一场。
几想再去,但发现原来去不了鸟。。唉。
——建议能去一定要去,走宝自误!

喜欢许巍。
曾经第一次听到曾经的你时不能自己;
而置身在现场与很多个自己高喊 DIDIDIDIDIDIDIDIDADA 时,胸中却充满轻盈和晴朗。
用他自己的话说是(类似是):站在这里歌唱,就已经是一种幸福。
——呵,能坐在那里听他歌唱,又何曾不是。

广州体育馆,九成半以上的上座率。
舞台被安排在中间,感觉效果比天河体育中心正好多。
几度全场大合唱,特别是最后少年全场起立,许巍四个角落都深深弯腰致谢……
这么感动,这么不舍。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