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随意

天凉好个冬

一朵金花

莫文蔚 – 冬至

指尖以东 在你夹克深处游动 能抱拥便抱拥 下次用好友身份过冬
街灯以东 白雪吻湿双眼瞳孔 能放松便放松 泪比飞霜沉重

空港以西 习惯生关死劫流逝 能放低便放低 沉重感可叫机身跌毁
机舱以西 直觉以光速去传递 坐快车乘早机 自此疏於连繫
我每次快分手总见雪花涌涌 预感的悲哀 随雪花迎送

情人为什么给我吉卜赛的心 逛尽天地 失去安稳 认错了方向 颠倒快感
情人像游客给我吉卜赛的心 畅游之后 总要伤感 陪水晶球热吻

北京以北热吻比风沙更绵密 能啜泣便啜泣下次怕他说今生永不
东京以东白雪比香薰甜蜜 愚蠢得愉快得 迟早得到惩罚
我每次快分手总见雪花涌涌 预感的悲哀 随雪花迎送

中午,外面就不知不觉开始冷了起来。后知后觉的我也是在冲凉时才发觉。
就在中午,有人就对我大肆赞颂北方和北方的雪:她们堆雪人,她们打火锅,她们觉得没雪的冬天根本不算冬天。
只是,她们的敷衍、她们的情调、她们的把戏、我想应该比那传说中的雪还动人……
这真是令人欲说还休的冬至!吼~见鬼去吧~

听听莫姐这只我最喜爱的冬至,词曲有林夕伍佰强强携手打造,加上莫姐耐人寻味的演绎。
啧啧,真可谓听一歌而知冬至啊~祝四海之内的兄弟姐妹圣诞快乐!

邱福龙《龙神》 – 我最喜爱的香港漫画

狂爱香港漫画,应该是初高中几年前的事了。那时趁中午午休的两个钟头,经常四五人踩单车到半小时车程外的棉湖旧书摊买漫画。那条路崎岖无比,堪称迄今最令人难忘的路了。这种疯狂令人发指,当时颇对这种坚持不懈引以为荣,时至今日,也算还是吧~

乘兴而去且空手而归那是常有的事了,不过如果运气好能淘出几本新漫画的话,肯定会带来未来几天里持续的好心情~有时为了避免一无所获,也会故意买上一两本物美价廉的散文之类的东西~锐洪老五他们就经常用这种伎俩了~:)

广州四年,与心中的香港漫画几乎绝缘了。。。为什么?说不清~听说有些东西会变的~贴几张最爱的香港漫画家邱福龙四年前的一部佳作《龙神》的几张封面图,聊为见证~

最喜欢的造型之一

Continue reading

老师,教师节快乐!

一大清早就被楼下幼儿园的那班小鬼们吵醒了,懒洋洋的晨风格外清爽,我决定要原谅这帮家伙,今天是个好日子。我想起了一些人。

方子云,高三班主任,有抱负有胆识的一个人,各方面都挺优秀,唯一的最大的缺点就是特别爱打羽毛,而且是很强的那种。在他眼中,我只是个很一般的学生;在我看来,他却是个不一般的老师。我不知道他信不信命运,但他的命运的确很不一般。因为打羽毛的缘故,膝盖摔出了肿瘤,恶性那种,刮是刮了,只是把一肢也去掉了。

他在广州住院期间,跟同学去看望过他一次,颓废中写满了无奈,不屈中带点不忿,自尊中带点自嘲,当时我的感觉就是——愤怒!我操这老天他吗的~好端端的一个人,你说废就给废了——当时当然没有这么说,只是好难过,话也不知从何说起……

后来听说他出院就回普宁了,直到现在,都没有联系过……方老师,你还好吗?

方昆华,初三斑竹,教我们几何,是个和蔼可亲的家伙,一笑起来眼睛眯成一线,板书非常非常漂亮,真要说他有什么特点的话,那就是他徒手在黑板上画圆比圆规还圆,这天赋真让人妒忌!

不知他退休了没有,现在也是时候享享清福了,祝身体健康啊~ Continue reading

一夜又过

不知不觉,不期然的雨静悄地湿润了外面的黑夜
凌晨三点,起身刷了把脸,门外的冷清争先恐后地拂来
分不清是水的自在还是风的逍遥~

HitzRadio 又是传来 Hoobastank 的 The Reason,今天起码都听有十次八次了
如果这正就是流行的话,最近就挺流行夜雨的~
节奏肆意,独白忘情
这雨让思维的跳跃有些冷静,冷静地沉醉于夜的深邃里
内向往往让人心事重重、若有所思,黑夜却常常让这种人诗意泛滥、思绪联翩

也许在最近睡眠异常且不足的情况下,我更应该感谢今晚的这杯给了我这种契机的咖啡
说不上是好喝,却无疑好过甜的腻,感觉有点焦了,我喜欢它够真实
虚荣的甜腻流过,残留在喉咙的往往是那股咽不掉的寒酸,也许,你可以用薄荷的清凉将它覆盖;然后,再重复……
谈不上好喝的,除了黄振龙那些凉药苦口的典型——当然,其实啤酒一点也不好喝的~
这个一点也没有关系,今晚要说的好像不是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