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收录

Depeche Mode – Playing the Angel

Playing the Angel

十六年前,由 Stevo 这位着名 Futurist Club DJ 所选辑的经典新浪漫杂锦专 Some Bizzzare Album 内一首 Photographic 开始,Depeche Mode 便正式闯进乐坛。然而那时谁也想不到,这支来自英国 Essex 南部市镇 Basildon 的年青电子组合,却可以跻身成为屹立不倒的国际级巨星。在八十年代初的 Synth-Pop 热潮底下所冒起那群新生代之中,Depeche Mode 无可否认是一个传奇与神话。就如铁一般的事实,这队最初只靠几部平价 Analogue 与 Monophonic 电子合成器起家的电子组合,能够于短短几年间在创意上与商业上皆迎头赶过 Soft Cell、Fad Gadget 等比他们更早发迹的师兄。不单DM是那些Synth-Pop组合中最长寿的一队,同时在日后也比很多刻意地讨好美国市场的队伍更成功地在美国大展拳脚。

DM不是机会者,但却懂得如何去改革他们的声音。Depeche Mode 之地位崇高,就算他们此刻不再位于流行尖端,也丝毫不受影响,因为除了音乐,他们的形像更标记着听者的时空归属,置身众家竞逐复古、Synth-Pop/Electro 翻红的潮流中,Depeche Mode 的先驱角色此刻便更加清楚。其中Dave Gahan作为Depeche Mode二十多年来的门面,他深具厄夜毁灭感的声音成为那不断冲刷的流行风潮里始终鲜明的景点,甚至启蒙了Nine Inch Nails与其后进Marilyn Manson之主唱形像。到2001年的专辑“Exciter”,他带领着乐团再度挺过风雨,并仍保有全美十大的行情与实力。“Depeche Mode就是Martin的歌曲加上我的歌声,这些音乐是有头颅的音乐而我则带来心跳。我喜爱唱这些歌,当这不再存在的话,我会很怀念它。”三十四岁Dave Gahan如是说。 Continue reading

牛逼的诗

[陈傻子] 落日就像睾丸

落日就像睾丸
挂在城市的西头
里面有无穷的精液
留待夜晚的喷射
有人神态疲惫埋头骑车
有人略作观赏便又忙于交谈
我被这落日感动
硕大 鲜红 壮美
我把它想象是一个男人的睾丸
最健壮的男人
永远不死的男人
才会有这样的睾丸
敢于让全世界来欣赏
我惊喜于我的想象
我觉得我今天才是一个诗人

[乌青] 屋顶上是孩子

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热爱屋顶
那上面一个人都没有
我热爱在屋顶上奔跑
感觉象飞

然后一不小心
我从高高的屋顶坠了下去
作为一个孤独的孩子
我没有发出一声叫喊

[乌青] 月下独酌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
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月既不解饮,影徒随我身。
暂伴月将影,行乐须及春。
我歌月徘徊,我舞影零乱。
醒时同交欢,醉后各分散。
永结无情游,相期邈云汉。
这首诗是李白写的。

经典小故事

抉择

一个农民从洪水中救起了他的妻子,他的孩子却被淹死了。事后,人们议论纷纷。有的说他做得对,因为孩子可以再生一个,妻子却不能死而复活。有的说他做错了,因为妻子可以另娶一个,孩子却不能死而复活。我听了人们的议论,也感到疑惑难决:如果只能救活一人,究竟应该救妻子呢,还是救孩子?于是我去拜访那个农民,问他当时是怎么想的。他答道:“我什么也没想。洪水袭来,妻子在我身过,我抓住她就往附近的山坡游。当我返回时,孩子已经被洪水冲走了。”

归途上,我琢磨着农民的话,对自己说:所谓人生的抉择不少便是如此。

用人之道

去过庙的人都知道,一进庙门,首先是弥陀佛,笑脸迎客,而在他的北面,则是黑口黑脸的韦陀。但相传在很久以前,他们并不在同一个庙里,而是分别掌管不同的庙。弥乐佛热情快乐,所以来的人非常多,但他什么都不在乎,丢三拉四,没有好好的管理账务,所以依然入不敷出。而韦陀虽然管账是一把好手,但成天阴着个脸,太过严肃,搞得人越来越少,最后香火断绝。佛祖在查香火的时候发现了这个问题,就将他们俩放在同一个庙里,由弥乐佛负责公关,笑迎八方客,于是香火大旺。而韦陀铁面无私,锱珠必较,则让他负责财务,严格把关。在两人的分工合作中,庙里一派欣欣向荣景象。

其实在用人大师的眼里,没有废人,正如武功高手,不需名贵宝剑,摘花飞叶即可伤人,关键看如何运用。

鹦鹉

一个人去买鹦鹉,看到一只鹦鹉前标:此鹦鹉会两门语言,售价二百元。另一只鹦鹉前则标道:此鹦鹉会四门语言,售价四百元。该买哪只呢?两只都毛色光鲜,非常灵活可爱。这人转啊转,拿不定主意。结果突然发现一只老掉了牙的鹦鹉,毛色暗淡散乱,标价八百元。这人赶紧将老板叫来:这只鹦鹉是不是会说八门语言?店主说:不。这人奇怪了:那为什么又老又丑,又没有能力,会值这个数呢?店主回答:因为另外两只鹦鹉叫这只鹦鹉老板。

这故事告诉我们,真正的领导人,不一定自己能力有多强,只要懂信任,懂放权,懂珍惜,就能团结比自己更强的力量,从而提升自己的身价。相反许多能力非常强的人却因为过于完美主义,事必躬亲,什么人都不如自己,最后只能做最好的攻关人员,销售代表,成不了优秀的领导人。 Continue reading

Foo Fighters – Best Of You

Foo Fighters - In Your Honor

经过了三年的等待之后,著名的 Foo Fighters 乐队终于发行了他们组建以来的第五张专辑《In Your Honor》,由于之前的《One by One》在评论界和商业上取得的双重成功,这张高期待值的专辑在发行首周即取得了31万1千张的高销量,雄踞 Billboard 200 排行榜亚军宝座,成为乐队组建十年来排名最高的专辑。

这张双CD专辑展示了 Foo Fighters 乐队最极端的两种风格,第一张碟中的十首单曲延续了 Foo Fighters 乐队一贯的轰鸣的摇滚乐风格,猛烈的吉他演奏,怒吼般的演唱,强烈的鼓点和硬摇滚旋律,是最典型 Foo Fighters 乐队;而在第二张碟中则展现了一个全新的不插电专辑,完全的原声乐器演奏,轻柔到如同乡村民谣般的演唱,优美而舒缓的旋律,完全展现了柔版的 Foo Fighters。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们在这两个方面竟然都做得如此出色,在CD1里可以迅速得在摇滚乐的音响环绕中宣泄自己的激情,在CD2里则让人沉浸于 Foo Fighters 营造的轻柔环境中。

据说这张专辑的标题是针对失败了的美国总统候选人 John Kerry 的,不过看起来这张专辑似乎与政治关系不大。Dave Grohl 用这张专辑营造了两个截然不同的假象,他保证了自己富有爆发力的演唱以及坚决的摇滚旋律在CD1,并且引领乐队开启了民谣风格的不插电在CD2,两方面都做得相当不错,也许这意味着成军十年之后,Dave Grohl 将带领 Foo Fighters 乐队去探索一个新的音乐突破点,这张专辑将成为他们道路中的值得纪念的作品之一,一张经典的专辑,两张经典的CD。 Continue reading

雪椰的十年

雪椰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象我一样
在十年之后还能想的起雪椰这个名字
但是那对于象我一样的许多人而言
这两个字就代表了大陆刚开始漫画人起点的梦想
……

1994年雪椰开始在《画书大王》上连载,当时作者颜开受到的评价,那一时期的大陆本土漫画的繁荣,相信每个经历过关注过的人至今仍记忆犹新。陈翔、郑旭升、钟伟恒、颜开。这四个人便是当时号称大陆首批漫画人的代表。而《画王》当时也繁盛一时,多少人曾经以为,那就是中国漫画开始腾飞的日子。

然而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画书大王因版权而倒下。我看到一批又一批诸如三优新漫画、卡通王、科幻世界画刊等漫画杂志的诞生、衰退与消亡。我看到我们的作者们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掉更加丰厚的前途而前仆后继地投身于这个似乎是朝阳的行业,又一批一批地离开而另谋生路……

——这就是大陆漫画的十年
——也是雪椰的十年

我的美术基础本来不弱,接触漫画也比较早,学着画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在94年的那场现在看起来是表面化的漫画振兴大潮中,很自然地,也就把职业漫画家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梦想。那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真正能被称之为的梦想。

随后便是自行的研究技法,自行地探求工具。在那些先见者们开始在种种杂志上连载漫画技法的时候,我已经自行掌握了大多数了。现在回想起来,人有一生在那么一段时间里,对某件事物能够达到那样的执着与狂热,真的是不枉此生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