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经典

[MV] 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

Armageddon Soundtrack

以前发过这个视频,来自 Aerosmith 在电影《Armageddon》(绝世天劫/世界末日)的主唱歌“I Don’t Want to Miss a Thing”(以前转载的下载地址已经失效,后来经过千辛万苦,自己找到了这个MTV并放到本地下载,因为实在好震撼,所以另起一篇来述说)。这部很有名的灾难片我没看过,但在这个视频短短的三四分钟里却可以感受更多,因为它把灾难片的震撼都浓缩在这几分钟里……

随着一段带有悲情格调的配乐响起,镜头出现一冰冷的行星,慢慢靠近,掠过,擦过陨石,慢慢冲向一颗美丽的星球,最后穿过大气层坠落在某个现场……

就在二十九秒,出现了一个并不和谐的怪物(没关系,稍候你也许会改观),他是乐队大嘴主唱 Steven Tyler,经过一小段深情的前奏后,一分零六秒开始升温,接着看到了乐队的演奏现场。除了主唱,他们分别是:Joe Perry(主音吉他手),Brad Whitford(节奏吉他手),Tom Hamilton(贝斯手),Joey Kramer(鼓手)。我可以毫不留情地说:他们是如此面目狰狞

第一段落的铺垫后,视频开始切入电影的诸多镜头:都是一些缠绵和令人不舍的……在两分零七秒,演唱舞台的修饰背景被褪去,是一个庞大的火箭发射基地。然后是万人瞩目的勇士登机仪式,就在三分零七秒,火箭起飞了,同时也是泰勒声嘶力竭气震山河的最高点。随后,乐队被起飞时的热气所尘洗,整个画面也由灰冷转为暗红,主唱原本鬼魅森然的面孔突然变得棱角分明……随着镜头也被带往太空,那里,勇士在抒写些什么…… Continue reading

雪椰的十年

雪椰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象我一样
在十年之后还能想的起雪椰这个名字
但是那对于象我一样的许多人而言
这两个字就代表了大陆刚开始漫画人起点的梦想
……

1994年雪椰开始在《画书大王》上连载,当时作者颜开受到的评价,那一时期的大陆本土漫画的繁荣,相信每个经历过关注过的人至今仍记忆犹新。陈翔、郑旭升、钟伟恒、颜开。这四个人便是当时号称大陆首批漫画人的代表。而《画王》当时也繁盛一时,多少人曾经以为,那就是中国漫画开始腾飞的日子。

然而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画书大王因版权而倒下。我看到一批又一批诸如三优新漫画、卡通王、科幻世界画刊等漫画杂志的诞生、衰退与消亡。我看到我们的作者们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掉更加丰厚的前途而前仆后继地投身于这个似乎是朝阳的行业,又一批一批地离开而另谋生路……

——这就是大陆漫画的十年
——也是雪椰的十年

我的美术基础本来不弱,接触漫画也比较早,学着画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在94年的那场现在看起来是表面化的漫画振兴大潮中,很自然地,也就把职业漫画家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梦想。那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真正能被称之为的梦想。

随后便是自行的研究技法,自行地探求工具。在那些先见者们开始在种种杂志上连载漫画技法的时候,我已经自行掌握了大多数了。现在回想起来,人有一生在那么一段时间里,对某件事物能够达到那样的执着与狂热,真的是不枉此生呢。 Continue reading

郑智化 – 水手

私房歌

专辑名:私房歌
出版年月:1992年4月
出版公司:飞碟唱片公司
制作人:郑智化

郑智化 – 水手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
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Continue reading

Stratovarius – Forever

Stratovarius - Episode

安装完 VOS(Virtual Orchestra Studio),里面默认就有一只 Forever 的曲子,这只 Forever 就是出自 Stratovarius 1996 年的《Episode》。从搜索引擎的结果可以看到:这首悠扬宁静的歌几乎可以说是乐队最为传诵的作品。

提琴一点点的铺展,渲染,吉他的声音缓缓流淌出来,不朽的金属人声在一片细腻的弦乐里穿梭,从容自如的样子。 在所有暴戾和狂热平息后的冷静坚定,才应该是所有执着和梦想的真相,才应该更接近纯粹,接近心灵。

这支芬兰国宝级的旋律/前卫金属乐队 Stratovarius (灵云乐队)在金属界极负盛名,乐队成立于 1984 年,由三个来自芬兰、赫尔辛基的三个年轻人组成,他们分别是鼓手兼主唱 Tuomo Lassila,贝斯手 John Vihervaauml 以及吉他手 Staffan Straaringahlman。在他们正式取名为 Stratovarius 之前这三人以 Black Water 的名字对外演出。

Stratovarius 名字的来源是两个单词的组合:Stratocaster 和 Stradivarius: Stratocaster 是 Fender 出品的一种吉他,而 Stradivarius 则是专指意大利人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小提琴,这种琴价格昂贵,音色饱满,由此我们就可以感受到乐队的雄心:做出一种融合古典与重金属的音乐风格。 Continue reading

Time To Say Goodbye

Sarah Brightman - Time To Say Goodbye

一九九七年全球流行乐坛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莫过于由英国音乐剧第一女伶莎拉·布莱曼与意大利盲歌手波伽利所合唱的“Time To Say Goodbye”一曲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古典流行跨界音乐领域。单单在德国,这首单曲便销售了三百万张,成为德国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单曲唱片;除此之外,更高居英国流行榜亚军,以及法、瑞、奥、意等国的极度高名次。

莎拉布莱曼是当代最有传奇色彩的舞台剧名伶,由她所诠释的韦伯的代表作《歌剧魅影》、《安魂曲》等早已成为音乐剧史上的里程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她与卡雷拉斯合唱的巴塞罗纳奥运会的主题歌《FRIEND FOR LIFE》,与 ANDREA BOCELLI 合唱的《TIME TO SAY GOODBYE》,都已成为音乐史上的经典,在她的演唱中,完美的融合了古典与流行的元素,使 SARAH BRIGHTMAN 的音乐具有无穷的魅力。

这首曲子是德国拳王亨利·马斯克为他传奇生涯的告别赛、而特别邀请他最钟爱的女歌手莎拉·布莱曼所作的演唱;莎拉接受这个光荣的委托之后,再由她挑选了这首意大利歌曲、并指定与原唱者波伽利合唱。然而,在这场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举行的拳赛中,亨利竟意外地落败,当他登台谢幕,“告别的时刻”动人的旋律同时响起,闻者莫不动容;于是,一个传奇告别的同时、另一个音乐的传奇却正式登场……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