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经典

疑犯追踪

疑犯追踪第四季(图片来自人人影视)

作为久违的《Person In Interest》新季第一集,我们见到了怀念的老面孔和新身份。

作为两个暴力执行人,在逆风盘中玩起来自然没那么爽。不过他们也不太在乎,只要还有得玩。实力在那,起码不会被玩。

作为片中最有钱的男人,在第三季最后被彻底逆袭之后,一向悲天悯人的宅总展现出赌气和彷徨的一面。救过的减去害过的,就等于所作所为的全部意义么?如果功德可以这样简单的计算,那还需要警察干嘛。

想起曾经有一个新闻引起的广泛探讨,一个德高望重的教授勇救了一个落水的智障儿童结果本身溺水而亡。问题来了,究竟值还是不值。其实真正无价的东西都是那些无法估量的,这种情怀,这种仁德,难道不就是赤裸裸的正能量么。

当然。事已至此,自救尤且不及,那里还有闲暇再去管他人长短。谁穿他这鞋,估计都会这样说。不过,正是因为有后面与根妹的对比,这才显得他的幼稚和可笑。

这里你也可以深深地感受到,一个有深刻信念的人,在危难的时刻,会是多么的可靠!

根妹对机器的迷信早已不是一朝两夕的事了,甚至到目前为止,这种迷信都是建立在积极而有建设性的范畴里。毕竟作为出自一个有道德的人的手里的有道德的机器,你不信她,还可以信谁。退一万步说,就算以后机器变了,那谁又有什么不会变的呢。

也正是根妹这种不问因果只认神的神经气质,才给予了本季的诸多后着的顺利铺垫和执行。是的。就每一个看似无关紧要微不足道的人,往往就在下一刻救回你。每天每个微不足道的瞬间,最终积累成了未来的你。 Continue reading

Michael Jackson – THIS IS IT

THIS IS IT

迈克尔杰克逊就是这样。Like You’ve Never Seen Him Before,你前所未见,你以后也不可能看到了。
所以这几天想找时间去看看我们这突然离去的一代巨星——丑闻缠身、面目全非;光鲜与脆弱并存,梦想和才华的化身。
45度倾斜太空漫步,多么经典的关键词!

45度倾斜

如今,伟大已成为过去式,或者说,过去进行式。
他依然存在于我们熟悉的记忆中,存在于我们感动的音乐里…… Continue reading

希望在明天

打波先黎落雨,唔通连个天都唔钟意我?
我哋听日再打过喇,听日一定会好天嘅!
你点知今日会好天咖?
唔知咖,希望在明天吖嘛!

凡事唔係绝对嘅。其实落雨又有乜好怕喔——生命满希望,前路由我创

很喜欢当年明珠台这个公益宣传片,一直令我念念不忘。好开心今日得幸卒之比我稳到呢个经典片段。呵呵,不清楚有多少人有同样的共鸣。

Continue reading

Francois Feldman – Magic Boulevard

Magic'boul'vard

这首歌是 Francois Feldman 九八年同名专辑《Magic’boul’vard》中的一首,歌曲生动地刻画出一位影院领座员寂寞的内心感受……轻柔舒缓的音乐响起,一幅幅凄美得电影画面也随之展现在眼前:一个落寞的女人默默注视着往来的人群,她的内心应该是随着电影情节而跌宕起伏的吧,不然怎么会伴随着剧终而落泪呢?!晶莹的泪滴在美丽的脸上无声地流淌着,是画面触动到她心底最隐蔽的哀伤,还是为影片的落幕而伤感呢?这样的旋律和歌声足以抚平心灵的所有伤痕,甚至熔化一颗颗冰冷的心。

转的。偶然的机会听到这首歌,当时在百度MP3搜“猜火车”,结果显示它是“猜火车电影原声”,虽然并没回忆起影片中那里有过这首歌,不过一听还是喜欢上。接着搜才知道原来经典另有出处,这“只”是一首很经典滴法文歌(如上)。随便搜索中文歌名“魔力大道”,就可以返回几十万结果了。据说还曾是北京电视台《联想环球影视》栏目的片尾曲。

Francois Feldman,有这样从容不迫的嗓音是何等幸运;能听到这样从容不迫的歌曲更是倍受眷恋。资料太少,Amazon 资料显示《Magic’boul’vard》专辑是 1991 的,可能不同版本吧;2006 出了张精选,VeryCD 有得下,应该不错,我不习惯用驴就算了。PS:百度有另外一首歌:Les Valses De Vienne(要用讯雷),典型的香颂,发现有时还真难以抗拒,呼。 Continue reading

中文的士高

宝丽金劲爆跳舞街

之前收集了一个英文的士高专题,接着就想也写个中文的:宝丽金中文的士高舞曲——确切地说,当年那张 CD 是不是叫这个已经忘记了;不是 CD,更应该是卡带多点,也忘了;大概那个年份也忘了。就知道是宝丽金发行的舞曲合集,很 HIGH。网上能搜到的相关资料并不多,但拼拼凑凑也算有了个大概,虽然跟印象中的记忆并不是十分对应。

罗大佑 – 皇后大道东

多年之后,终于明白了所唱之词,对它的诙谐和调侃竟是越发爱不释手兼且百听不厌——

90 年代初,罗大佑接连推出了几张后来被指为“激进歌曲”的专辑:《皇后大道东》、《首都》和《恋曲2000》。这位颇有古风的歌者在一个大时代,迫不及待的要对一切重大问题发言。

在香港问题上,罗大佑有两首歌是足以载入史册的。这两首歌一正一邪,一张一弛,象征性的暗示了大陆以外华人社会对于97回归的矛盾心态。一首是我们耳熟能详、在一切主旋律场合差不多都要当作“XX部歌曲”来唱的《东方之珠》。另一首则是大陆官方极为反感、提都不想去提它的《皇后大道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