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读书

厚黑学

厚黑学

一直觉得读书是很酷很帅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当然还有很多,例如各类体育项目,各类户外活动,各种琴棋书画。但其中我觉得最没门槛最低成本的还是读书,而且收益方面最差应该也仅仅排在天生高颜值和天生富二代之后。然而真正能读有所得得有所用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但人生在世,又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简简单单不劳而获的呢。

年初给自己定了不少目标,其中一个就是读书,前期有些偷懒,但能开始就是好的。两个晚上看了两本,说不定,说不定我可能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哦。窃喜之余又有所惶恐,这样会不会太囫囵吞枣得不偿失。

不像其他任何运动活动,困了累了喝红牛,然后冲凉睡觉。我发现读书到最后读完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很复杂而微妙的心理过程。先是如释重负,然后怀揣着某个概念或场景,不断掂量,不断演算,可能两三天都无法释怀。继而可能还会产生有新的疑问,甚至误解。

这跟解数学题不太一样,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估计最接近的答案就是直接问作者了。挂了的那当然没办法,就算还健在的你也不一定问的到。就算你还问到了,人家也不好说。他说,呵呵,说似一物即不中。那你还不是得自己从头再来。 Continue reading

琅琊榜

LangYaBang

信息流的重要性

琅琊,原来是古代山东一带一个地名。琅琊阁,类似阿里云数据中心;琅琊榜,包含武功榜、谋略榜和财富榜,类似年度购物报告中的最土豪最败家啥的。这是很好的一个概念,起码立足于古代看来还是眼前一亮的。

它实际正是主角做了十几年功课最后能成功逆转的最大依仗,不是单纯多读书高智商高颜值就行的,当然这些能加分,但绝不是这么个加分法。所以任何惊叹胡歌战斗力或主角光环太逆天的当无需那般惊叹。

真正男女主角

这部片的男主角实际不是梅长苏,而是梁王;女主角不是郡主,而且各种皇后各种妃。梁王的那种多疑狡诈和专政妄为在后面和靖王的几场对手戏中更是越发活灵活现,非常非常抢镜。特别最后高潮的逼宫大戏,其实最亮点的依然是梁王。

在守江山这个工作上,他也算得上是勤勤恳恳战战兢兢的了。特别在那个时代,总不能奢望一个当权者跟一个草民分享同样的三观。当然作品中的行为看起来还是有些令人发指。

多大算大局

卫铮一关,看似必败之局,其实确实是必败之局。靖王说:我想夺嫡是为了情义,但现在为了夺嫡你让我舍弃情义,那我还干嘛夺嫡。理论来说,夺嫡肯定算大局,而卫铮是肯定不算大局的。另外就算靖王想通了说不救,胡歌会救么?肯定会的,只是靖王开口无疑更显有情有义。

阶级斗争,肯定有龌龊。靖王你不苟且,那就只有弟兄们帮你苟且了。胡歌是肯定有这个觉悟的,豫津格局也是很高的,他开解景睿那番话把我都感动了!纵然事过境迁物是人非,那也没什么不好,赤子之心不变就行了。 Continue reading

I’ll GO ON

这是一本主题蛮沉重的书,讲述医生在人生巅峰的时候确诊了肺癌,最终英年早逝的故事。其间,他用文字记录下了自己对生命意义的探索。

在前半部分中,作者回顾了自己的初衷和对职业的思考…………

我以为,在生与死的空间中,我一定能找到一个舞台,不仅能凭怜悯和同情来采取行动,自身还能得到升华,尽可能地远离所谓的物质追求,远离自我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直达生命的核心,直面生死的抉择与挣扎……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某种超然卓越的存在吧?

人人终有一死,作为一名住院医生,我的最高理想不是挽救生命,而是引导病人或家属去理解死亡或疾病。

医生们的职责,包括去了解病人的生命因为生命而宝贵,而值得一活,并好好计划,可能的话,要尽可能保留这些东西———如果不行的话,就让病人去得安详体面。掌握这样的权力,就需要有很深的责任感,有时也掺杂着愧疚和自我责备。

我意识到,在给病人的脑部做手术之前,我必须首先了解他的思想:他的个性,他的价值观,他为了什么活着,要遭遇什么样的灾难,才能合理地终止这条生命。

很偶尔地,我们可能会反思,大家都在默默地向尸体道歉,并非出于罪恶感,而是出于我们没有罪恶感。

大家都意见一致地低语:脑部受这么重的伤,死了其实更好。

人类是生命体,遵循自然法则,很遗憾的是,这些法则就包括一条:熵总是在增大的,生命是无常的。

我们无从得知降生世上将遭遇怎样的冲突与痛苦,但通常来说我们很难脱身其外。

她和她的丈夫看上去都没有做好迎接脑瘤的准备。到底又有谁准备好过呢?

如果是一大碗悲剧,最好一勺一勺慢慢地喂。很少有病人要求一口气吃完,大多数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在我看来,这种坚强往往不堪一击,不切实际的乐观往往下一秒就是排山倒海的绝望。

我逐渐了解到,科学是在是最充满政治性、竞争最激烈、最你死我活的行业,处处布满了走捷径的诱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