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专辑

Flunk – Spring To Kingdom Come

Morning Star 2004 Personal Stereo 2007

没有悬念,在首页挂了好些天的歌了。但刚开始听到那时的感觉:惊艳,天籁!——貌似很多歌都可以有这感觉,但这首的确很不同。清明雨下的例牌,年年如此。下完了,闷热就来了,蚊子也多了。推荐这支乐队,绝对解暑!

Flunk,挪威三人电子乐队。狠脱俗狠典型的北欧独立,特别如果凌晨二三点等不嘈杂的环境来听,不期然会有“此曲只应天上有”之叹。

乐队 2002 发行了第一只专辑《For Sleepyheads Only》。“Spring to Kingdom Come”出自 2004 年第二张专辑《Morning Star》,个人非常喜欢,相对专辑同名主打歌的那种暧昧,显得更为清凉可口。PS:这首歌歌名的语法总觉得有点奇怪,本来以为是弄错,但看到都是这样写的。有高手路过的话帮忙释疑。

I’m waiting for spring to come to my kingdom… Continue reading

The Fray – How To Save A Life

How To Save A Life 2005

这只歌放硬盘也不多久,这几天突然特别有感觉,来来去去重复都不知道几百遍了,哈。亮点当然是里面的钢琴,主唱咬音不甚清晰,歌曲节奏也不甚分明;平铺直叙的音阶不动声色,夹着像晨风一样的一丝匆匆,视野触觉所及完全被一地清新气息所席卷……

The Fray,美国丹佛四人乐队,2002 成立,好像不是很红,很轻柔的摇滚,HitFM 上说风格跟 Coldplay、Keane 相似,特别是对钢琴的钟爱。2005 年首张专辑《How To Save A Life》中同名点题作品就是其中很典型的一首,据说因为是实习医生中的插曲而被不少人熟知。

专辑封套很有意境,可惜版面需要缩小把那意境全破坏关啦。一颗破碎的灯泡正亮得欢,周遭的昏暗跟它完全无关…… Continue reading

Angels And Airwaves – Do It for Me Now

We Don't Need to Whisper

Blink-182 乐队 2005 年末宣告解散之后,乐队主唱兼吉他手汤姆·迪朗格(Tom DeLonge)宣布正式成立新乐队 Angels And Airwaves。这个有意思的乐队名是他起的,天使和电波?缩写是“AAA”,不过乐队对外却喜欢写成“AVA”,因为“AVA”刚好是 Tom 宝贝女儿的名字。乐队的另一大看点是乐队的全明星阵容,包括 Boxcar Racer、The Offspring、The Distillers 等乐队的前成员。

也许他在 Blink-182 时玩厌了 Punk,在新乐队组建之时,他就声称要跟以前划清界限,而向 U2Pink Floyd 等伟大乐队看齐,做点划时代的东西;还表示新乐队 Angels and Airwaves 绝对不是一个 Side-Project,而是他的下半生。这样的大话在前,乐队自当不敢怠慢,很快带出先行单曲“The Advantures”,接着就推出了首张录音室专辑《We Don’t Need To Whisper》,发行首周以12万7千张的单周销量名列 Billboard 200 专辑榜的第四位。

说说这张专辑,无须低语?那就是高呼了。高呼什么?一些有深度有内涵的主题,例如战争。果然是不成功便成仁,一鼓作气之下就炮制出了这么张制作十分大气的专辑,很好很强大,我喜欢。有些 PUNK,也有些 U2,也许“伟大”真的并不是那么容易一蹴而就,所以总体上还是流露着一股稚气。特别是主唱那把“娃娃音”,跟 BONO 大叔还是有很明显距离= =|||。不过我喜欢的,也正正是这种不老成的理想和冲劲。

“一张令人闭上双眼,可以让人逃离现实生活的专辑;让人感到舒服,让人有飞翔于云层的感觉”,没错。“Do It for Me Now”就是这样的歌,他们做到了,我们听到了。对于这样的野心和诚意,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叫好!New Wave/Post Punk 的风格果然还是比较适合我,无须很沉重,但又不会太轻浮,刚刚好! Continue reading

张国荣 – 取暖

Printemps 这些年来

Printemps,是法语中的“春天”。1998 年的这张国语专辑,为何用法文来命名?是何玄机实在不得而知。只是封面上的绿意总是觉得那么可望不可及……专辑收录了这首乍暖还寒的《取暖》,懒散的吉他,低沉的吟唱,一切显得无能为力却又义无返顾。“我们拥抱着就能取暖,我们依偎着就能生存”。有说此歌成为很多同志的经典,仁者见仁耳。

这些年来,被称为“张国荣最美丽、也最悲哀的一张唱片”,是同年推出的一张粤语 EP,只收录了四首作品。这张EP所有的旋律都来自上面提到的国语专辑《Printemps》,只是上回的绿意也已褪去,空剩一地落寞与凄清。其中的《最冷一天》是林夕作词的《取暖》的粤语版,“茫茫人海取暖渡过 最冷一天”,更是沉沦得一塌糊涂。PS:其中我一直非常非常喜欢的“这些年来”是上张专辑里“被爱”的粤语版。 Continue reading

Switchfoot – Awakening

Oh! Gravity

Oh! Gravity, the highly anticipated sixth album from the San Diego rock band Switchfoot, contains 12 new tracks written by the band and produced by Tim Palmer (Tin Machine, Pearl Jam, The Cure, Mother Love Bone, U2) and Switchfoot with Grammy-winning executive producer Steve Lillywhite. The new album expands Switchfoot’s sonic palette while at the same time dealing with certain social issues.

On songs like “Dirty Second Hands,” Jon Foreman sings of the dehumanization that comes with technology. Other politically motivated tracks include “Oh! Gravity.” the title track’s generational appeal for love, peace and understanding, “American Dream,” with its biting truth, “Awakening,” about trying to recover the innocence of a child in the midst of an ever-harsher reality, the sawing alt-country of “Head Over Heels,” the exotic instrumentation and Middle Easternflavor of “Circles,” the REM-esque pulse of “4:12,” the lush Brit-pop melodies of “Yesterdays,” the Echo and the Bunnymen/Smiths influenced “Burn Out Bright” and Motown sound of “Amateur Lovers.”

Switchfoot浪行者,很正点的乐队。1997 出道,作为一支正面积极的福音乐队已在教会圈小有名气。直到 2003 年的第四张大热专辑《The Beautiful Letdown》夺得格莱美年度最佳摇滚专辑,才正式跨入主流乐队行列并炙手可热起来。备受期待的专辑《Oh! Gravity》发行于 2006 年底,是乐队第六张专辑,加入对社会问题的关注,令原本已无法抗拒的另类摇滚有令人刮目相看的人文光环。主唱激情四射的嗓音被形容为不可取代,每每听来犹如与乐队灵魂轻易对话。 Continue reading

Pink – I’m Not Dead

I'm Not Dead

再怎么钟爱的另类摇滚,也有厌倦的时候;不是老调不好,只是该换台了——咔咔,还是另类摇滚:)哈哈。挺切题,I’m Not Dead!——我还没有死,就在你身上纹身的墨迹间游走!

哪怕是在一堆标榜朋克的流行女歌手中,Pink 也算显眼的一个,鲜明的特性和实力几可比拟 Avril;真要比的话,她是比艾薇儿“强悍”,这张专辑就可以听得出来。PS:留意封套左下角有“STRONG LANGUAGE”字样,哈!封套基本都可以看出她的爆发力了,确实是不多令人听得痛快的女歌手。不仅如此,难得的是她又是一位快慢自得的歌手,专辑中的各种风格听来都是那么收放自如,叹!

Pink,原名 Alecia Moore。参与演唱了《红磨坊》电影主题曲《Lady Marmalade》,赢得葛莱美奖及 MTV 音乐录影带大奖(VMA)双项大奖,后开始真正走红。今年算来也有二十好几了,自从 2003 的第三张《Try This》以来,第四专辑专辑《I’m Not Dead》也在三年后响亮回归。电台听到她的“U + Ur Hand”和“Who Knew”都是出自这张专辑,好感递增中……实际上,它被认为是 Pink 最出色的一张。 Continue reading

James Blunt – All the Lost Souls

All The Lost Souls

前几天才看视频,几个月前就在日本结束的《斗剧 07》,KOF98 八强至总决赛。第一场小孩对杨,异常精彩。杨以八神 1P2,小孩以克里斯扳回,后跟大门对决胶着至 DRAW GAME,最后小孩在 FINAL ROUND 中以微弱优势取胜,啧啧绝对是势均力敌的高手之战……话说最后冠军战是小孩对程龙,龙清一色娘子军应战,首战神乐 PERFECT 了小孩的八神,遭遇小孩最强的克里斯,被连刷两人,最后被大门轻松清场。

跑题了,其实想说的就是:《You’re Beautiful》就像小孩的克里斯一样,几乎是无敌的;而《All The Lost Souls》就像程龙一样,角色个个拿手,实力非常均衡。最后虽惜败于小孩,也是虽败犹荣,高手过招,总要有个胜负。

第一张专辑实在太过耀眼,其实有点担心第二张会被整烂。那天朋友告诉我说 BJ 出了新专辑,我一听之下,好像感觉平平,但越听越好听,特别是首首都很耐听。还特地向很多人都推荐了,问:好在那?答:没变差。

James Blunt 就是这样,明白将人生经历抒写在歌中的重大意义,只只都有娓娓道来的意味,这跟那些无病呻吟的国内明星们是有天壤之别的。这就是高手,就好像 KOF 中的高手懂得距离、连招、牵制一样。再加上无敌的嗓音特质,是那种一开口,你就要静下来聆听的类型…… Continue reading

林夕字传

林夕字传

先转豆瓣一篇关于《林夕字传》的评论:只愿你珍重

林夕在接受访问时说,他跟焦虑症搏斗五年。
看见这一句,眼圈已发红。

他在五六年前,曾听自己写的歌哭。那一首是《出埃及记》。
歌词里写:我想知/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我想知/如何叫记忆删改/如何以两手将水深海阔/缓缓推开/让这路途内记住/如何被爱。
他说想起感情的艰难,就像出埃及过红海,但结果过不到。
这一句词,我看见很多人转引过。
从BBS签名档,到BLOG签名档。

人人在歌词里找自己的共鸣。
情感的难捱,又或者是幻灭,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此处上演,彼处亦出现。
而深情总是易碎,似风中摇摆的玻璃灯笼。
愈沉溺于它的美好,愈禁不住无情的敲打。
若最终是逃不脱一地碎片,你会不会仍提着它赤足行走?

他用歌词提问:听歌剧/看出戏/有时/翻翻传记/水晶灯下说天气/爱情/这么样美不美?
他用歌词回答: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会怀疑/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
千篇一律的甜美生活里,有个忧伤的灵魂,把野草烧成灰,再一点点吹起来给你看。
触目惊心的通透,无计相回避。
而飕飕的凉意,已如万箭穿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