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 Archives: 专辑

郑智化 – 水手

私房歌

专辑名:私房歌
出版年月:1992年4月
出版公司:飞碟唱片公司
制作人:郑智化

郑智化 – 水手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
像父亲的责骂母亲的哭泣
永远难忘记
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卷起裤管光着脚丫踩在沙滩上

总是幻想海洋的尽头有另一个世界
总是以为勇敢的水手是真正的男儿
总是一副弱不禁风孬种的样子
在受人欺负的时候总是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长大以后为了理想而努力
渐渐的忽略了父亲母亲和
故乡的消息
如今的我生活就像在演戏
说着言不由衷的话戴着伪善的面具

总是拿着微不足道的成就来骗自己
总是莫名其妙到一阵的空虚
总是靠一点酒精的麻醉才能够睡去
在半睡半醒之间仿佛又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寻寻觅觅寻不到活着的证据
都市的柏油路太硬踩不出足迹
骄傲无知的现代人不知道珍惜
那一片被文明糟踏过的海洋和天地

只有远离人群才能找回我自己
在带着咸味的空气中自由的呼吸
耳畔又传来汽笛声和水手的笑语
永远在内心的最深处听见水手说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
擦干泪不要问为什么 Continue reading

Stratovarius – Forever

Stratovarius - Episode

安装完 VOS(Virtual Orchestra Studio),里面默认就有一只 Forever 的曲子,这只 Forever 就是出自 Stratovarius 1996 年的《Episode》。从搜索引擎的结果可以看到:这首悠扬宁静的歌几乎可以说是乐队最为传诵的作品。

提琴一点点的铺展,渲染,吉他的声音缓缓流淌出来,不朽的金属人声在一片细腻的弦乐里穿梭,从容自如的样子。 在所有暴戾和狂热平息后的冷静坚定,才应该是所有执着和梦想的真相,才应该更接近纯粹,接近心灵。

这支芬兰国宝级的旋律/前卫金属乐队 Stratovarius (灵云乐队)在金属界极负盛名,乐队成立于 1984 年,由三个来自芬兰、赫尔辛基的三个年轻人组成,他们分别是鼓手兼主唱 Tuomo Lassila,贝斯手 John Vihervaauml 以及吉他手 Staffan Straaringahlman。在他们正式取名为 Stratovarius 之前这三人以 Black Water 的名字对外演出。

Stratovarius 名字的来源是两个单词的组合:Stratocaster 和 Stradivarius: Stratocaster 是 Fender 出品的一种吉他,而 Stradivarius 则是专指意大利人斯特拉迪瓦里制作的小提琴,这种琴价格昂贵,音色饱满,由此我们就可以感受到乐队的雄心:做出一种融合古典与重金属的音乐风格。 Continue reading

美妙人生原声

Wonderful Life

爱情具有绝对的价值!超越国界的爱情,相同命运的爱情,超越年龄的爱情,挑战禁忌的爱情…

那么爱情的完成是什么?结婚?才不是!最近的年轻人没有那么不现实。可以谈恋爱,但对结婚或者离婚等介入制度的事情很不耐烦,对因爱情而产生的责任更觉得是负担,如果要只珍惜爱情和结婚地生活着,要抛弃太多梦想,所以现在的年轻人们虽然合理,开放,进步 但却谈着有点自私的恋爱 谈着与数码时代相符的快餐(instant)式恋爱。

虽然恋爱但享受单身生活,可以结婚但希望可以成为丁客族(双职工无子女家庭成员)摆脱制度的性生活也成为了个人的兴趣或者选择的问题,而不再是用“道德似的善恶的咫尺”判断的问题,但是爱情的另一个名字是责任,对自身感情的责任,对自身决定的责任,对因爱情而发生的所有的结果和幻想的责任,就像无法一个人恋爱,责任也无法独自一人担当。

这部电视剧是因一夜情唤来的最“恶”的后果有了不想要的孩子,契约结婚的二十一岁年轻恋人之间不断冲突的骚动剧,通过孤军奋战的育儿日记,想要展现出所谓真正的爱情是承担因两人的爱情产生的所有结果和责任,并通过这个过程一起成长,又因此感到幸福,这样才是真正的爱情。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