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rch 2008

我的经典时光

最近发现有一位同学也很喜欢用“经典”这词。之所以用“也”,是因为其实高中时几位好朋友也很喜欢用这个词。我后来才回忆起这回事。那时,我们最常用的一句话是:英语佬的眼睛好经典。

“佬”字是对教某某科目的老师的尊称,例如教化学,我们就谓之“化学佬”。佬,汉典中解:成年的人(含轻视意),如阔佬、和事佬。其实自然没包含什么轻视之意,就算有,也只是一点点而已。如果要探究原因,估计是因为跟“老”同音吧;“佬”音在潮汕话中又有“骗”的意思,自古学生跟老师都很对立的,学生就寄由这个称谓来占点口头上的便宜吧。

回到主题,当时的英语佬人很好,女的,对我们几个私下交情也还不错,可以说都有点惯我们。我们成绩不会太烂,而且经常课堂上会搞搞震。但有一点还是要强调,她对眼真的好经典。经典到什么程度呢?经典到你不敢跟她对视。我不会说长得不好看之类的字眼(那样太伤感情),但反正就是很经典、很特别。

高二语文佬也是很经典的人物。个子不高,经常着住笔挺的西装,头很大,在黑板上写字时很认真,一笔一划都一丝不苟,就差带个标尺一边比划了(但他人缘就一般)。

现在春节回家有时都会拉帮结派去他们家里家访。其实说到这里,很怀念她们/他们。很多都是很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很多都是模范教师家庭,像英语佬跟数学佬联婚,备受双份祝福;像老子当了一辈子老师,当同学的儿子现在也是做老师的……感谢这个词汇,怀念我的“经典”片断。 Continue reading

Lara Fabian – No Big Deal

A Wonderful Life (2004)

很难得,今晚 Miss Liang 请吃饭,沟通得相当愉快,一起八了很多猛料。咳咳,深有感触,总结一句:开心的人总是相似的,烦恼的人各有各的烦恼。同时,在还不想换段之前,补充一下:开心的人自然也有他的烦恼,不同之处通常只是他懂得将他适当地表达出来……

“欧洲是一块非常美丽的大陆,但也非常保守。当你17,18岁开始要创作出属于你展开的歌曲、探索你的潜力时,你会依照你认为是方式去做。当我在欧洲时,我所不断遇到的人都是想告诉我应该做什么,以及他们所认为的真理。我不想妥协,所以我离开到一个我认为可以做自己的地方去。”

“我始终有个信念,那就是如果你要完成某件事,绝非坐在沙发上想着‘我要成为明星’就能成功,那绝对不不可能,在你吃面包以前你必须知道如何去烘焙它,有这么多事情要你去了解,而我知道自己必须去学习一切,无论别人说什么。……很显然的,你不能为自己而创作,即使写的是有关于自己的事,也必须要能打动其他人。”

“我的意思是,我是一个流行歌手,但我的流行是吸取各家精华,无论是古典或是乡村,我不觉得我必须局限在某一种特定的音乐型态里,我想那就是为何我的专辑是如此多样化的原因。”

“我希望能真正接触到国际听众,且不仅仅的演唱法语,而是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及英文。”

“我发现自己和每一位制作人及合作者建立起关系,彼此享受了热情的灵魂,并激发我更多的创意。我希望这份情感及兴奋感也让我的新听众感受到。这张专辑已经实现了我所梦寐以求的一切,甚至更多。” Continue reading

一直在流浪

最近很八卦,遇谁八谁。认识的,要八;不认识的,制造机会也要八。周末着实无聊,约了一个女网友出来吃西餐,哈哈,很好聊的一个MM,称呼我“兄弟”,原来还是潮汕的,哈哈:)然后台湾大选居然也空前地关注,原来打算值班的计划也押后在家关注,好趁机过去隔壁影MM蹭电视看直播……

周四才春分,昨天的春雨来的也算代表作了。突然,难道我也发春了,想很OPEN地关心身边每一个朋友。最好的朋友低调地结婚了,通过他的签名告诉我。我突然感觉自己很理解姚,看到自己缺席的队伍打出了气势如虹的二十二连胜——很高兴;但,也很失落……祝福!中午两个高中同学过岗顶,有朋自远方来,我很高兴,我并不是一个人!

晚上策划了一个三男一女的单身聚餐,结果什么也没八到,早早地打道回府,但塞翁失马。在天河公园前偶遇“有没有人告诉我”。如果说张楚生(后被纠正为陈)的原版是个错过,那这次街头的翻唱版就称得上是缘分了。有话想说,但没人听,是个很郁闷的东西。但听到那个有我瘦但比我高的靓仔弹唱起这首歌的时候,我突然异常地感动,很煽情地感动了……我已经什么也不用说了,有人明白了:我并不是一个人。

傍晚八点几,那片车水马龙的空地上有把吉他在独自地歌唱,摘掉五百度仰望去,原本亮得很平凡的路灯也闪得那么梦幻,满载着的公车跑跑停停,过了一批又一批,跟这个角落有些眼光的交错,但完全无关。有许多成对的人儿信步路过,有驻足,其余的继续路过。特别地发现一位执勤的治安大叔,也是其中一个观众……我并不是一个人。 Continue reading

Chris Daughtry – Home

Daughtry

话说 2006 年第五季《美国偶像》有一个名字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被人津津乐道,因为他以非冠军(非三甲)的成绩却拿下了专辑销量冠军,如是云。亮点当然不止是他的光头,更重要的是,他那平易近人的摇滚和雅俗共赏的嗓音。他叫 Chris Daughtry。节目我没看,个人觉得他很酷,有那样的实力和外型为什么会止步四强,实在让人意外。难怪当时那首“Home”会显得那么唏嘘……

他的声线让人过耳不忘,很煽情,走的也是很受年轻人追捧的另类摇滚的路子,站在台上,有种毫不费力的耀眼。但总的来说,跟那些早有名气的同类型摇滚乐队比,也不见得他的摇或他的滚就胜上几筹。我想之所以有那么多的观众和听众愿意听他的歌买他的账,也许正是因为他是从群众中来,到群众去。平凡也可以是个光环。

在成名后,他组建了乐队“Daughtry”,在当年年底推出首张乐队同名专辑《Daughtry》。制作上也得到乐坛老人们的大力支持,还有一首跟吉他猛将 Slash 合作的“What I Want”。专辑总体水平不错,对一个半路出家的摇滚新人来说,已经是交足功课。

个人也是突然很喜欢他这首“Home”,听了又听,爱不释耳,调调挺冲动,但歌词其实很平凡,平凡到令人灵台一阵安宁,然后又开始反思,自己不够善待,自己不够珍惜,每一分,每一秒……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