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February 2008

The Fray – How To Save A Life

How To Save A Life 2005

这只歌放硬盘也不多久,这几天突然特别有感觉,来来去去重复都不知道几百遍了,哈。亮点当然是里面的钢琴,主唱咬音不甚清晰,歌曲节奏也不甚分明;平铺直叙的音阶不动声色,夹着像晨风一样的一丝匆匆,视野触觉所及完全被一地清新气息所席卷……

The Fray,美国丹佛四人乐队,2002 成立,好像不是很红,很轻柔的摇滚,HitFM 上说风格跟 Coldplay、Keane 相似,特别是对钢琴的钟爱。2005 年首张专辑《How To Save A Life》中同名点题作品就是其中很典型的一首,据说因为是实习医生中的插曲而被不少人熟知。

专辑封套很有意境,可惜版面需要缩小把那意境全破坏关啦。一颗破碎的灯泡正亮得欢,周遭的昏暗跟它完全无关…… Continue reading

Angels And Airwaves – Do It for Me Now

We Don't Need to Whisper

Blink-182 乐队 2005 年末宣告解散之后,乐队主唱兼吉他手汤姆·迪朗格(Tom DeLonge)宣布正式成立新乐队 Angels And Airwaves。这个有意思的乐队名是他起的,天使和电波?缩写是“AAA”,不过乐队对外却喜欢写成“AVA”,因为“AVA”刚好是 Tom 宝贝女儿的名字。乐队的另一大看点是乐队的全明星阵容,包括 Boxcar Racer、The Offspring、The Distillers 等乐队的前成员。

也许他在 Blink-182 时玩厌了 Punk,在新乐队组建之时,他就声称要跟以前划清界限,而向 U2Pink Floyd 等伟大乐队看齐,做点划时代的东西;还表示新乐队 Angels and Airwaves 绝对不是一个 Side-Project,而是他的下半生。这样的大话在前,乐队自当不敢怠慢,很快带出先行单曲“The Advantures”,接着就推出了首张录音室专辑《We Don’t Need To Whisper》,发行首周以12万7千张的单周销量名列 Billboard 200 专辑榜的第四位。

说说这张专辑,无须低语?那就是高呼了。高呼什么?一些有深度有内涵的主题,例如战争。果然是不成功便成仁,一鼓作气之下就炮制出了这么张制作十分大气的专辑,很好很强大,我喜欢。有些 PUNK,也有些 U2,也许“伟大”真的并不是那么容易一蹴而就,所以总体上还是流露着一股稚气。特别是主唱那把“娃娃音”,跟 BONO 大叔还是有很明显距离= =|||。不过我喜欢的,也正正是这种不老成的理想和冲劲。

“一张令人闭上双眼,可以让人逃离现实生活的专辑;让人感到舒服,让人有飞翔于云层的感觉”,没错。“Do It for Me Now”就是这样的歌,他们做到了,我们听到了。对于这样的野心和诚意,我没有什么理由可以不叫好!New Wave/Post Punk 的风格果然还是比较适合我,无须很沉重,但又不会太轻浮,刚刚好! Continue reading

然后然后……

公司六号开始放假,按照惯例,五号下午就可以打卡走人。终于还是在三号下午定了五号上午的票,有落下心头大石的感觉,因为每年过年回家,我总是压轴一个,而且常常是刚好赶上年夜饭的那个。老爸老妈总是在放假前几个星期对我唠叨这个事,从我还没买票就一直在暗沉,然后一直到我悠哉地赶到家时了才收起来,然后等到第二年这个时候就又会继续暗沉。以前还每年都变本加厉地,大呼:你去年就是因为怎样怎样所以如何如何……

不过现在,他们都言简意赅了,暗沉变得尽量轻描淡写。我知道,他们是怕我嫌烦,因为我一直这样。其实,像大老说的,我根本不是什么大忙人,为何总是如此考验老人家的殷盼?然后才偶尔觉得自己的不可思议。大老这点上对我很不满,说他会早点回去,好帮他们张罗。在“年轻”的幌子下重复着无知和幼稚,而老爸老妈却在一年年变老。我知道,我不想这样,我也不能这样。

年轻?笑!何谓年轻?如果一无所有叫年轻?那我真的还很年轻!呵,前年才过完本命年呢,转眼又一个原本信誓旦旦的猪年成为过去,我发觉我也老了。然后老爸老妈已经开始在电话里有意无意地跟我提“女朋友”字样的事了,原来小说里说的那些情节都是真的。当然事实上猪年总体也是挺美好的一年,N多老乡啊朋友啊同事啊结婚、生仔,只是对还处于一穷二白的我,还是穷则独善我身好了。

这个年过的颇沉重,五十年不遇的雨雪冷天气,然后有几位外地的朋友回不了家,先祝他们在广州玩的开心了。一直都没见过雪,差点就实现这个愿望了呢。今天居然破天荒地出了太阳,然后今晚也终于把早该洗的衣服洗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