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September 19, 2007

林夕字传

林夕字传

先转豆瓣一篇关于《林夕字传》的评论:只愿你珍重

林夕在接受访问时说,他跟焦虑症搏斗五年。
看见这一句,眼圈已发红。

他在五六年前,曾听自己写的歌哭。那一首是《出埃及记》。
歌词里写:我想知/如何令雪地花开/如何赤足走过/茫茫深海/超乎奇迹以外/我想知/如何叫记忆删改/如何以两手将水深海阔/缓缓推开/让这路途内记住/如何被爱。
他说想起感情的艰难,就像出埃及过红海,但结果过不到。
这一句词,我看见很多人转引过。
从BBS签名档,到BLOG签名档。

人人在歌词里找自己的共鸣。
情感的难捱,又或者是幻灭,本来就没有什么特别之处。此处上演,彼处亦出现。
而深情总是易碎,似风中摇摆的玻璃灯笼。
愈沉溺于它的美好,愈禁不住无情的敲打。
若最终是逃不脱一地碎片,你会不会仍提着它赤足行走?

他用歌词提问:听歌剧/看出戏/有时/翻翻传记/水晶灯下说天气/爱情/这么样美不美?
他用歌词回答:谁给我全世界/我都会怀疑/心花怒放/却开到荼蘼。
千篇一律的甜美生活里,有个忧伤的灵魂,把野草烧成灰,再一点点吹起来给你看。
触目惊心的通透,无计相回避。
而飕飕的凉意,已如万箭穿心。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