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6

至紧要开心

时候不早,既然还没睡,说点什么吧,是很久没没事找事般行云流水记点流水账了。长此以往,博将不博;想法既然是有,也就不忍心荒废。表达些什么其实原来需要时间,也需要勇气。

话说华老大国庆回家完婚回来,由于请客手续和程序繁多,最后终于还是在上周六轮到自己小组了,哈哈,中午出去小K了一顿火锅,虽说回来胃口腻了半个下午,但心里还是很高兴的(同期也有好事的协调的麦GG,哈哈)。顺便祝福周五结婚的琳哥,因为一些原因最后没能出席增城的现场,就算中叔没狠狠地鄙视我,我也会狠狠地祝福你们的:百年好合!~

周六下午据说有个烧烤聚会,关于五山公寓的一帮老友的。本来无意参加的,毕竟已经两年有余了,新人们的游戏,老人插什么腿啊。不过上五山论坛看了一下参加名单,发现还是一些印象很好和有印象的ID。据一油条透露:这次聚会还是一靓仔前辈发起的,看来不是有故事就是有心事啊。

火炉山,在华农再继续深入五六个站,七点就已暗了,几乎是摸黑上去的烧烤场。到了才发现,原来现场还是很热闹的。算是迟到得好吧,刚好有个空炉位。洗叉的关系逛了一下,那里的其他几组人基本都是华农的。华农的GG基本都是很清新的类型,不是很健谈,有点腼腆,淳朴真诚,而且都是帅哥;而华师,没什么争议,盛产MM,销量也是出名的好;而广工的GG,多显得猥琐(|||),呼。 Continue reading

Howie Day – Collide

Stop All The World Now

Howie Day,前段在 SKY.FM 经常听到他的 CollideShe Says,属于那种简洁明了却又轻易地感染了你的歌。不过貌似名气一般,百度的资料和歌曲都没多少……

这位“80后”的坏小子,1981 年出生在美国缅因州的 Bangor。5岁学钢琴,14岁学吉他,16岁就开始四处演唱,2000年自己制作了首张个人专辑『Australia』,2003年初推出了一张 EP『Madrigals』,随后就被SONY相中,在7月推出了这张『Stop All The World Now』。

2004年,Howie Day 在威斯康星州被捕,罪名是他在性骚扰被拒后把一名妇女锁在了旅行巴士的洗手间里,还砸了旁边一位试图报警的女士的手机,最后这事在交了850美金的保证金后不了了之;2005年12月23日,他在从达拉斯去波士顿的飞机上,由于饮酒和安眠药的影响,在飞机的洗手间里抽烟、撞击飞机座椅外加口出脏话,再次被带进了局子,虽然在交了保证金后被释放,不过这次就没那么容易摆平了,也就是在这个月的16号,如果法庭认定他“妨碍飞行安全”的罪名成立,他要么要交500美金的罚金、要么关6个月的监禁,甚至两样都有——这些故事在若干年后听起来,或许就象华盛顿砍了棵樱桃树。 Continue reading

例牌的许巍

以“摇滚二十年”的名义,今年有许多的摇滚音乐节。论其天时、地利、人和,增城这个“中国摇滚大会”无疑是最吸引我的。其中又以谢天笑、许巍、汪峰最令我向往,出于时间和经济的考虑和比较,最后只把目标瞄准了许巍……

一行四人,千里迢迢赶到增城时已是迟到。那里的夜晚很漂亮,广场也很辽阔——事实上,在许巍还没出场时,我站在台下已经酝酿了不少溢美之词来形容这个完美的夜——之前的艾斯卡、超载、AK47都是并不平静的风格,相信在结尾之处来个小资式的句号,顺理成章地成就这种完美,不过……

是时,舞台的灯光也弥漫着即将释放前的昏暗;至于台下,真的可称为“千呼万唤”啊——不过,我们看到的是一个“例牌的许巍”。并不是说他平淡无奇的穿着或发型什么的——他刚出场时望也没望台下的观众,他甚至笑都没笑一个。

旁边的呼唤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一开始的鼓声感觉比较猛烈,唱到中间,也经常有台下的大合唱,不过他始终不为所动的演唱着。我的激动已经被平静了下来,只是默默地听着,唱毕时再鼓一下掌……一首蓝莲花再是曾经的你,例牌的感谢了一下举办方,再例牌地介绍了那支和他一起出演的年轻乐队“海市蜃楼”,还有几首其他的歌……然后是例牌的“拜拜”!

满腔的期待,却换来一身疲惫,我透彻的欲言又止在回程的颠簸中挥发贻尽……今晚没白来,只是那感觉糟糕过听唱片。

天堂

腾格尔

好像这里好久都没更新了,这段时间过得特别光阴似箭。有这么忙,就有那么乱……我痛恨忙乱的自己,在我的词典里,忙乱就是颓废,忙乱就是堕落;反正根本就不是我的风格。幸好,现在我可以暂时不用计较这些了——今年中秋,好多人都回家了,因为刚好碰上国庆长假,所以实在是不回白不回。

腾格尔,蒙古人。据说冯小刚新片《夜宴》的主题曲“越人歌”就是他唱的,歌曲作者谭盾在创作时就想到了“腾格尔”这个名字了。这个外表平淡无奇的男人的成名曲是《蒙古人》,而我对他的所有印象几乎就是这首叫“天堂”的歌了。

这首“天堂”原来也是一部电影的主题曲,一部充满蒙古民族风情的电影,叫《天上草原》。歌曲的词格外言简意赅,而曲子方面就极度不简单了!长达分半钟的悠扬前奏令人引人入胜如沐春风,浑厚的男声时而娓娓道来、时而抑扬顿挫,再加上渐趋清晰的明朗节奏和多种乐器交相辉映,去到中期已是一片佳境,放眼望去竟然是一片美丽的大草原:蓝天、白云、骏马、羊群……坦荡,辽阔。高潮处,男高音直入云霄,极度激荡、极度震撼——我爱你,我的家;我的家,我的天堂!

这就是他对土地的热爱,对生命的诚恳,他说那是蒙古人的天性;我想,实际上我们的天性并没有两样……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