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September 2006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

《东京审判》,本来很早就听说这部片,不过会今晚选择来看,是因为中午有朋友说这片“还不错”;更以一种很意外“你居然没看而且竟然不知道”的口气来驳问我,我居然而且竟然地稍微内疚了一下子。中国人总喜欢一窝蜂,应了海报上那句“一部每一个中国人都应该看的电影”的号召,所以我居然而且竟然也看了。

东京审判在历史教科书里一般都是一句带过的,相关的关键字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无条件投降、日本甲级战犯、绞死等。中国人的教科书里大多都是列明了某年某月如何如何,却总很少提及怎样和为什么。一开始头脑简单似白纸,涂什么是什么,说什么是什么。后来不知道怎么不喜欢这种方式了,感觉每接受一个所谓的“事实”总是怀疑多过于相信。新闻报道了个什么人,报纸记载了个什么事,究竟是否真有其人其事,是否真的是事实是客观,完全无从考证,反正看起来就是那么回事。

影片控诉的是战争,反映的是历史,表现的就是事实。高群书正是为了强调这个事实而进行了坚苦卓绝的多方查证,例如三个国家对这一历史事件的资料记录,相似度很高的基本就认定是事实了,以此来引证和应证。那我们就认同他这个事实吧,只是他在接受采访时说了一句:能上映就是胜利。这不是很有意思么?一个叙述事实的影片却要怕不能上映?事实就真的这样不堪一击么?事实就真的这样不给人信心么?我在想象:高胖子,你有这个天大的顾虑,干嘛还要拍这部片啊……

君子有所为有所不为,我觉得他应该是这样想的。历史,是块公认的硬骨头。象他敢以这样的记实手法来拍历史,难道这本身不就是一种勇气了么?以正义的名义,一切的勇气可以是顺理成章和天经地义的。而以反侵略的爱国情绪为基调,则更为勇气可嘉,甚至是难能可贵的了!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