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May 2006

Fastball – The Way

All The Pain Money Can Buy

这首 1998 年的旧歌是 Fastball 乐队贝斯手 Tony Scalzo 受一个真实的故事启发而写的。

有一对来自美国德州的夫妇 Lela and Raymond Howard,妻子 Lela 患有阿尔茨海默氏病(Alzheimer’s Disease),即常说的“老人痴呆症”,丈夫 Raymond 则刚做完脑部手术。某天他们开车到附近参加完家庭聚会后,就驶上高速公路,并神秘消失,不知所终。他们失踪后,德州奥斯丁一家报纸专门写了一篇文章报导关于这对老夫妻。同样来自奥斯丁的 Tony Scalzo 对这故事很感兴趣,幻想着 Howard 夫妇浪漫地远离俗世烦嚣,云游四海 Have Fun 去了,并写了这首充满理想主义和传奇色彩的 The Way,录入当年最佳专辑《All The Pain Money Can Buy》中并成为经典。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就在 Tony Scalzo 写完这首歌后不久,人们在亚肯色州一个峡谷的底部发现了 Howard 夫妇的尸体,地点离他们家只有三日车程…… Continue reading

无题

原本阳光灿烂的一周最后还是以滂沱大雨告终,这样跌荡起伏的多事之夏太让人不知所措。虽说年初就已经觉悟今年会是个诸多风雨的狗年,但就这样半年下来,我已经深切体会“难过”的意味。我不知道自己应该祈祷它快点过去,还是祈祷它慢点来……

以前非常喜欢看漫画,不过并不博爱。喜欢邱福龙,尤其独钟北条司的城市猎人。邱可以说是香港玉皇朝的二把手了,其英雄及怪物造型就一个酷字,实在想不出我有什么可以不喜欢的理由。至于喜欢北条司,跟里面美女如云当然不无关系,但主要还是里面主角阿獠的形象塑造得非常令人着迷,倒还不是说他的艳福或超人般的身手,最让我无法抗拒的是这种从战争和黑暗中走过来的男人,浑身散发出来的东西,这点跟海怪是一样的——这些实在无法用一个酷字来形容了,它是生命给予的,在自信之上,有点像无惧,而又不仅仅是——这种东西就是我深深向往的。

之所以会扯到这些,大概是因为我居然开始感到力不从心了。我感到自己从未有过的懦弱和无能:犹豫、不安、害怕——这些都不是我想要的。长此以往,人将不人。我别无选择,所谓痛定思痛。横岭之后自有异景,高峰之上必有奇观。我想我要么就此超越,要么从此万劫不复……

哈,以上话语用词貌似有点夸张了,可能跟我最近看的《Monster》有关系吧……看《钢炼》时会有种沉重,但看这个却没事先以为的那种恐惧或压抑,虽然它本身就是在讲黑暗和罪恶。主角天马贤三医生是个令人肃然起敬的人物,无论是他一流的外科实力还是完整的人格魅力。想想在现实中有谁会舍弃无比光明的前途而去选择逃亡大半生……

诚如古利马所说:人总是尝试原谅自己曾经的错误,但罪过是不会消失的,只是有些事情非做不可!

雨一直下……

下了一夜一日的雨还在窗外继续着,作为台风珍珠的尾声,来的并不雷厉风行,但很坚决,很认真。直到屋里街外的这里那里都弥漫着湿润,湿润看来还是不够的,还要渲染并渗透着……天要下雨,它当然是不会管你喜不喜欢厌不厌恶的,少了这层因果逻辑,虽无法随心所欲地左右什么,但至少也是理所当然地自由自在的……

雨一直下,气氛不算融洽;在同个屋檐下,你渐渐感到心在变化——张宇唱道。这首歌词是写得非常不错的,特别是这“融洽”两字,用来描写“雨天”是非常传神非常到位的,我仿佛已经想像到十一郎写词时的那个雨天,应该也是这般坚决这样认真的。

昨天撞到老同学,告诉我阿鱼在京结婚了,哈哈,我说我太高兴了,沉默了一下,我流泪了,我想我是高兴过头了吧。当时她是个校花级的人物,很优秀,眩目得我不敢直视。在她面前,感觉自己就是那么幼稚和渺小。后来她在广州工作了一段时间,我竟然也没胆量去找她。后来也被她怪起没尽地主之谊,我说我有点怕她——其实有什么好怕的,是我自惭形秽罢了吧。她老爸疼的她有点胖,现在想起真要感谢他:当时要不是这样,那还不更是天翻地覆,哈!?

老同学也有他的故事,说广州对他来说有种思之不得的惆怅感。嗯,也许真如他所说:往后的日子,也许在风雨交加的夜晚醒来会忽然想起而已。说起来,我确实梦到阿鱼好几次了,我想她已经永远驻留在我的心头一角。呵,这没什么不好,如果这就叫初恋的话,我会很高兴是她。

此时,我觉得我有必要很认真地祝福她(们):请一定要幸福!

也许以后我会没有资格再提起这些稚气万分的往事,所以只好趁机记下点什么。留待几十年后,暮然回首,我一定会会心地笑着忆起,忆起心头一角那个令人沉醉的笑容……

Acceptance – Different

Phantoms

Acceptance is a band out of Seattle, Washington. They are made up of Jason Vena (Vocals), Christian McAlhaney (guitar and vocals), Kaylan Cloyd (guitar), Ryan Zwiefelhofer (bass), and Nick Radovanovic (drums). They were formed in 1998 by Jason, Kaylan, Chris DeCastro who played drums, and Peter. Chris and peter soon left the group and Ryan, Nick, and Christian joined on.

They released “Lost for Words” in 2000, “Black Lines to Battlefields” in 2003 and “Phantoms” in 2005. They play alternative style music similar to the Foo Fighters. They haven’t made any important performances, but played The Webster on Feb. 5th and are currently on tour. They were influenced by The Beatles, Metallica, Jimmy Eat World, and Counting Crows.(By T-Marc)

成军于1998年的华盛顿西雅图五人另类乐队。低调,低调得我几乎找不到介绍;斯文,一切就好像他们的官方主页。 Continue reading

以和为贵

以和为贵

刚在豆瓣看到这部电影的评说,本来我想留待迟些公映时去电影院看的,看了一些评说估计到时过不了关的,就算过了关也会删减或篡改,那样不如直接找来看好过。虽说这第二部《黑社会》情节独立,不过不少人都说里面的故事还是承接上一部而来,那部被改名为《龙城岁月》的黑社会第一部我没看过,难怪这部我看完也觉得不是很过瘾了……

我只是觉得它动刀动枪的画面很少,不难看得出杜琪峰是想从更深层次去刻画些什么。不过,说真的,我觉得还是刻画得不怎样——影报好似可以看出一些《教父》的影子啊,哈哈,不过感觉有一小点太遥远了。

就如把林雪跟人质一起关进棺材,杜还抓拍了几个钉钉子的镜头,有这个必要么?!东莞仔叫个身手瘦小敏捷的家伙候在里面等对方来营救时突然发难,不更好么?!却偏要找那个大块头的林雪进去凑热闹!?为了表达东莞仔心狠手辣翻脸不认人么?!有很多其他的方式,一定要这样表达么?!呼~是很幽默,不过一点也不好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