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January 18, 2006

遭抢未遂

凌晨时分乃至两三点的科韵路,我不知一个人走过多少遍了。今晚就被抢!很意外当时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惊或者怕,而是怒!两个猥琐男,意图打劫;我不敢说我一定打得过他们,但反正我一点都没想过要让他们得逞。毛主席教导我们: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

他们往往是一些胆小而又无能的一些物体,贪生怕死是他们的拿手好戏,欺软怕硬就是他们的看家本事,财物就是他们的终极目标。你的死活和生命原本就与他们无关,他们本来就没有必要在乎,如果他们顺利的抢到你的东西时。这也就是你有周旋余地的本钱,大不了身外物不要,还可图个全身而退,这无疑也是他们诸多方案中最乐意看到的一种。但是如果你反抗,那他们要么心虚作罢,要么就会恼羞成怒,很少说会你死我活两败俱伤的,更不可能会不打不相识反成好朋友。

问题就在这里:并不是每个人都有资格恼羞成怒的,首先因为他们没“气”,支撑着他们的无非是可怜的欲望和一丝的侥幸;他们还远远称不上亡命之徒——敢靠个胆来混饭吃。其次,每个人都有底线,反抗之余最好不要去的太尽。要做的很简单:就是要让他们意识到他们今天捡到的是个棘手货,在他们的底线之前让他们知难而退……

今晚我算做到这点了。两人分据路的左右边,佯装等车,当我路过时,他们围了上来,我莫名其妙就被按坐在地,不由分说,反抗是肯定的了,把MP3都甩丢了,耳机线也烂掉了,但手里手机紧握,算是战果幸存。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