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aily Archives: October 16, 2005

不可收拾的凌乱

昨晚刚刮的胡子,现在下巴摸着都感觉有点戳了。才一天光景而已,却好像已经逝去了许多,或者说进行了许多。是一种什么样的契机让我有这样的感叹,也许可以追朔到国庆前。

那个冲动的假期没有什么惊险,只是去那里逛了一下,看看一下音乐节,去瞄瞄长城,或者再现实主义点的说法是我只是出去逗了一圈,沿途留下我的足迹,然后,又回到我的原地。

现在有个习惯,就是当心里很有某种感触的时候,总喜欢借助某首歌来抒发。之后,那里只遗留下首首的歌,让后来的我无法更深切地忆起那个当时。失去了承上启下,思绪的连贯性被打断,只剩下凌乱的片段,那么不可收拾。

北京一游,我只是引用了两首歌“Somewhere I Belong”和“美丽的南方”,一追求一向往,开宗明义,一去一来呼个应。旅途不算不愉快,所幸秋前雨后,且所往者基本都已达成;美中不足的是回程定票仓促,加上惯晚睡又懒早起,一连错过了那些天的任何一个升旗,堪称此行的缺陷美。有时人生真像一场辗辗转转的出走。

我始终崇尚一种简单而自由、客观又自我的态度,之外我还是很乐观的。但那些花俏与虚伪、狭隘和肤浅遍布在周围,趋之若鹜者何其众。作为一种群居动物的人,要想不被另外所左右那会是多么的难啊。我还是做着我自己,但已经开始渐渐地感觉到那种挥之不去的力不从心。米有不同,人有不同,价值取向本有不同亦无可褒贬。我只是无法赞同。我在怀疑上帝创造人类的初衷是一个大同还是两个对立。或许我跟他站立的位置根本不同,所以导致了我的误解。有时真希望只有我误解了而已,如果可以让全世界都对,那让我一个错了也无所谓。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