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October 2005

Mercy Me – I Can Only Imagine

Mercy Me - Almost There

来自阿贝尔的推荐,Mercy Me 福音乐队,非常喜欢这首 I Can Only Imagine,跟 John LennonImagine 颇有神似之处。毫无棱角的演绎听着就会暖烘烘的触动到心底,真有区别我想应该是 Lennon  是虔诚地歌颂,而 MercyMe 是热情地歌颂。阿贝尔问我是不是信基督的,我说我是无神论者,突然开始有了一种找不到信仰的失落感……

据说布什曾经在哥伦比亚航天飞机失事后和 Mercy Me 有合作做节目,很感人,整个节目都是这个背景音乐。专辑 Almost There,在单曲 I can only imagine 的成功推动下,自2001年8月发片以后在几周内销量急速攀升。这张破记录的专辑在不到一年之内成为金唱片,现在它几乎已经达到白金级别。 Continue reading

明了

张敬轩 – 明了
Hins My Way

我渴望拥有你 和你有最近的距离
黑暗的夜里 我看见你只是想你
我怎么爱过你 直到一切无能为力
你觉察不到 对你的爱已很少

我不曾知道 爱情那么重要
我永远得不到 夜里怎么熬
你不会知道 为了你我付出多少
我已经要让你看到 我有多好

爱要怎么才明了 我怎么难过你才会知道
想你的夜里 整一颗心不停燃烧
爱要怎么才明了 难道爱你都不需要
爱已不重要 我会放掉

心已经慢慢清醒 我闭上了眼睛
我已经看到黎明 从此我谁都不相信
爱要怎么才明了 我怎么难过你才会知道
想你的夜里 整一颗心不停燃烧
爱要怎么才明了 难道爱你都不需要
爱已不重要 我会放掉

呵~ 张敬轩(Hins)大概是两三年前红的吧,Pop/R&B 风格,作品多精致细腻。他的“断点”、“明了”和“My Way”等歌旋律清新舒服,显得真挚抒情,听着就正如沐春风,使人明了。

天气好像突然就凉了。突然又比较早睡了,鬼使神差地早上开工迟到了两次。那个早晨突然是六点自然醒来后,第二天的早上竟然也就不会例外了。早醒本来也没不好,只是重新睡过居然又过头。

想想,该走的还是会走,该醒的还是要醒。寻寻觅觅,辗辗转转~人来又人往;冬去春又来。我一如既往地祝福那些熙熙攘攘来往着的人们好运。只是听说这世界从来不会为谁停止转动;我,也一样。

埃及王子原声配乐

The Prince of Egypt

梦工厂1998年推出的首部动画片《埃及王子》(The Prince of Egypt)耗资七千万美元、费时四年而成。《埃及王子》除了形式之外并没有什么传统动画片的样式,它打破了迪斯尼公司引领的潮流,以缺少浪漫童话色彩的主题创造出一个成人化的动画世界。

《埃及王子》描述两个兄弟的故事,方基墨声音演出的摩西和雷夫范恩斯声音演出的法老王雷姆斯,一个生来是王子,一个生来是奴隶,不过却在法老王的皇宫成为一起长大的兄弟,他们兄弟俩的感情非常好,是最好的朋友,他们因为一个谎言而成为兄弟,真相将毁灭一个王朝,也将永远拆散他们的信仰、传统和命运。

《埃及王子》的故事源于《圣经》记载中的摩西出埃及记,它展示出的是个人对理想、信念与爱的追求并为之斗争的历程,在影片中,汉斯·兹莫(Hans Zimmer)的音乐创作十分精彩,充满史诗般的气魄。

影片开篇是大气磅礴的《Deliver Us》,开始孤单而显得压抑的一段音乐如同进攻前的号角,之后男声合唱有力地进入,在管弦乐之下还可以听到隐约的中东音乐,然后是轻柔的女声独唱与男声合唱交替展开。《Deliver Us》始终在紧张中发展,而合唱和独唱中的和声则让音乐显得迭荡起伏,表达出法老统治下的底层人民渴望救赎,渴望得到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地的心声。这是整部影片的序曲,全剧由此开始。 Continue reading

The Daydream – Dreaming

Piano Solo Collection

The Daydream 是作者的艺名,这张《Dreaming》是 The Daydream 的 NewAge 风格的钢琴独奏专辑,曲风缓慢恬静,带着丝丝淡淡的忧伤,聆听这张专辑,也许会想起过去的爱恨离别,或者从前的遗憾……没错,虽然是 NewAge 风格的钢琴曲,但丝毫不比古典钢琴逊色,曲子表达的忧伤可以直达您的心扉,让你有点点伤感,有点点怀念,却又是那么那么的美。

记不清是大一或大二的时候就听到这张专辑了,那时为了搜索 KOF99 的一首原声“Tears”,结果搜到了专辑的第一首同名的歌……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只是觉得非常好听,非常感动。后面在网上另外一位同好的主页再次发现这张专辑,所以收集起来成了这个贴。专辑曲风略显哀伤,颇为凄美,但正是那份伤感可以洗涤这份焦躁与不安,可以让你思考更多、领略更多。 Continue reading

希望有一日

吴奇隆,十八岁入选小虎队,绰号霹雳虎。次年一只《逍遥游》令小虎队大红,留下了《红蜻蜓》等成名作后,四年后吴奇隆单飞,当年非常流行的个人作品有:追梦、追风少年、祝你一路顺风……初听《一天一天等下去》时并非剧场版,记得是出自一张合集(记得当时那张合集还有梁朝伟的《一天一点爱恋》,哈,不知道有没记错)。说实话,吴奇隆的粤语不是很标准,但曲词动听印象深刻,其实也听过国语版的,但并不知叫《烟火》。

郭静,原名郭罗以(KWOK Lois),生于香港,长于美国,爱幻想的她,自幼迷上电影的梦幻世界,在大学中选修电影及音乐,深受西方文化熏陶,曾在美国华人电台担任业余DJ。她曾替多位歌手作曲,包括彭羚的“未完的小说”,黎明的“我没有错”,刘德华的“无情天”,曾在香港创作人音乐会上受到表扬。她的声音甜美,才华洋溢,出过一张专辑《她生》,由其本人全创作,滚石特别邀请台湾音乐才女黄韵玲为她担任首张专辑的监制,以撮合两位女性在音乐上的交流。

后来,在一个朋友的电脑里听到了《烟火》的剧场版郭静的白令整首原本只是旋律优美的歌顿时拥有了生命。一个香港的女仔跟一个台湾的男仔在北京旅游时相遇相认而最后“烟”与“火”宿命般的分开……这样的故事其实也并不多新颖迷人,但正是她娓娓道来给了我感动。同样也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发现了粤语版也有剧场版,而且更是一个继续着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