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有个人

今晚,有个人,即将离去。一个一次又一次用欺骗来隐瞒自己的人,我可不想冠以朋友两字。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我想,可以这么说:这个人给了我不少概念。记得第一次出去吃饭,这个人教了我两个道理:一是及靓女要肆无忌惮地及、理直气壮地及;二是多于一人去餐馆吃饭,不要叫一样的菜。

不算很投机,但还算有缘。并可以说我因此而在石牌找到房子并住了一阵子。我不设心计,但不代表我没有心思。相反,这个人没有心思,却颇有心计。这感觉就象站在木偶剧场的后台看戏一样糟糕透顶,直至万念俱灰。我不敢说自己待人仁至义尽,但自问推心置腹热诚以待。

我想,一个小丑如果能勤勤恳恳、专业敬业,那起码是可以赢得尊重的。但是如果这个小丑不务正业,却又要把别人当小丑般耍,那就实在无法恭维了。呵,没有人喜欢总被耍,老被骗!

我觉得这个人美言之的话算得上是名思想家。例如今晚,去吃M记,这个人说“女人的衣服很难碰得上两件相同的”,我觉得是挺有道理,试想两个穿着相同服装的女人在大街上相遇,那将会多有意思啊!?没错,无论这是这个人在书上看来的,还是自己细心归纳出来的,我都欣赏这样的观点。

其实,当这个人身上能被人欣赏的东西已经抖搂得让人见怪不怪时,对这个人的难以忍受将会占据你对这个人的所有观感。例如,这个人自诩是个文人,那我会越发验证“文字是把戏”这个理论。哪怕就算是现在,我也是还是这么认为。这也是我无故很少玩弄文字的原因了。反之,如果可以,我更愿意以一些诸如音符之类的东西去传达一些意思或想法,我觉得这是对对方的信任和尊重。 Continue reading

Time To Say Goodbye

Sarah Brightman - Time To Say Goodbye

一九九七年全球流行乐坛最热门的话题之一,莫过于由英国音乐剧第一女伶莎拉·布莱曼与意大利盲歌手波伽利所合唱的“Time To Say Goodbye”一曲以雷霆万钧之势,横扫古典流行跨界音乐领域。单单在德国,这首单曲便销售了三百万张,成为德国有史以来最畅销的单曲唱片;除此之外,更高居英国流行榜亚军,以及法、瑞、奥、意等国的极度高名次。

莎拉布莱曼是当代最有传奇色彩的舞台剧名伶,由她所诠释的韦伯的代表作《歌剧魅影》、《安魂曲》等早已成为音乐剧史上的里程碑,创造了一个又一个神话,她与卡雷拉斯合唱的巴塞罗纳奥运会的主题歌《FRIEND FOR LIFE》,与 ANDREA BOCELLI 合唱的《TIME TO SAY GOODBYE》,都已成为音乐史上的经典,在她的演唱中,完美的融合了古典与流行的元素,使 SARAH BRIGHTMAN 的音乐具有无穷的魅力。

这首曲子是德国拳王亨利·马斯克为他传奇生涯的告别赛、而特别邀请他最钟爱的女歌手莎拉·布莱曼所作的演唱;莎拉接受这个光荣的委托之后,再由她挑选了这首意大利歌曲、并指定与原唱者波伽利合唱。然而,在这场一九九六年十一月举行的拳赛中,亨利竟意外地落败,当他登台谢幕,“告别的时刻”动人的旋律同时响起,闻者莫不动容;于是,一个传奇告别的同时、另一个音乐的传奇却正式登场…… Continue reading

Dance With My Father

Luther Vandross - Dance With My Father

在 2004 年的格莱美奖上,一曲《Dance With My Father》感动无数乐迷,令他一举拿下年度最佳单曲、最佳蓝调歌手和最佳蓝调专辑三项大奖。可惜他因健康情况未能出席,以录影带的方式带去了他的祝福和感言:“记住,我一定会再回来的,因为,我相信爱的力量!”这份意志曾打动过不少人的心。歌后 Celine Dion 还 cover 了一首 Live 版,可以找不到连接,只有 MV

范德鲁斯的嗓音别具风格,很少有人能够模仿,这也正是他最为得意的地方。他的音乐几乎具备了我们认知领域中蓝调灵魂乐所有必备的优秀特质,黑人特有的华丽厚实的嗓音,来自下层民间的平和简朴,一曳三摇的柔缓,流畅舒展的抒情格调从未改变,他唱的也从来就是我们最普通不过、最世俗不过的生活,惟其真切所以感人,惟其诚实所以动听

同名主题曲来自于 Luther Vandross 自己真实的故事,一个7岁孩子的记忆,一点点忧伤更多地却是那些遥远而温暖的细节和情绪,在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到来之时,为全天下的父亲唱了一曲由衷的赞歌。

随着前奏缓缓响起,一些很原始的情感也会开始慢慢地涌动。返璞归真的歌词极尽平凡,轻盈弥漫的节奏带走所有沉重。一时之间,脑海只剩下那把完美的男声在轻声吟唱。感动,好感动,真的好感动!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