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5

熟悉歌曲的外语原唱(下)

我生于71年,可以划到“生于七十年代”这群人的范畴里,在六十年代的前辈面前还算新一辈,但在八十年代的新新人类面前早就成老人家啦。虽然我很缅怀我的那个年代,但社会和环境早已把我改变的面目全非,我很留恋失去的岁月,但我无法再回到过去,我能做到的只是用文字将模模忽忽.支离破碎的记忆记录下来,否则,很多记忆会随着时间的推迟而渐渐被冲淡的。(序)

如果没有音乐,很难想象我的世界会变成什么样子,它几乎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慢慢的也就变成了一种习惯,总是有音乐萦绕在耳边的感觉好极了。

我曾经是个疯狂的追星族,从小就喜欢在自己的房间里随意的贴着各式各样的明星海报,直到今天我的电脑左上方的墙壁上依然张贴着我近6.7年最崇拜的偶像有着冷冷一张面孔的王菲的海报。

虽然我已经三十岁了,不知为什么对音乐的迷恋和依赖依然不减,这么多年北京和天津两地的演唱会几乎从来没有落下过。我怀念小虎队,但不排斥HOT,我属于家驹和百强的年代,但一样可以接受周杰伦和孙燕姿。有时坐在演唱会现场看着满眼疯狂的少男少女,眼里总时时闪现十年前自己的影子,心里总是有种莫明的伤感,追逐流行永远是属于年轻人的,相信我也会一点一点收敛自己的,我好怕失去这种多年来已经习惯了的生活方式,但留给我的时间确实不是很多了。

如果真的有月光宝盒,可以任意在时光隧道中穿梭,我希望时光倒退十五年。

那时的天空真的很蓝,总有着大朵大朵的奇形怪状的白云静静的衬托着,风甜甜的,那时我的眼睛是纯真的,一切事物都是那么的美好。

当时正是内地歌坛复苏后的第一个高峰期,在那个拿来主义盛行的年代里,一批靠翻唱起家的歌手迅速走红,他们现在被定位是中国流行音乐的第一代人。 Continue reading

熟悉歌曲的外语原唱(中)

除了用现成的当红歌曲凑成一张专辑,翻唱还有致敬和过瘾的性质。致敬是向别人致敬,过瘾则是要过自己的瘾。

今年,中文歌坛掀起了翻唱风。内地有刘欢的《六十年代生人》,台湾有江美琪的《美乐地(Melody的音译)》、许茹云《云且留住》,还有即将跟进的韩红。翻唱,成了一大主题。刚刚上市的《云且留住》在本周销量榜上排到第4,算是不错的成绩。

在古典音乐界,一首作品被不同的音乐家们反复地录音是再普通不过的事了。“贪心”的乐迷们往往拥有同一作品的多个录音,各种版本比照起来欣赏,是件很惬意的事情。而在流行歌坛,几乎大多数歌手都有过翻唱之举。

80年代的香港,梅、谭、张几乎都是翻唱着别人的歌红起来的。百变梅曾以沙哑的嗓音演绎山口百惠;谭校长最红的《爱在深秋》出自韩国人赵容弼的手笔。哥哥张涉猎的范围更广,他成名的《风继续吹》是山口百惠的作品,《片段》原曲为《Casablanca》,《全赖有你》和《情难自控》是摇滚公鸡RodStewart1975年的名曲《Sailing》和《IDon'tWannaTalkAboutIt》的翻版,《爱慕》原曲是西城秀树的《罗拉》,《共同度过》由谷村新司作曲。四大天王之首的张学友,《月半弯》、《李香兰》、《太阳星辰》、《每天爱你多一些》、《蓝雨》原都是日本歌。天王巨星尚且如此,小明星可想而知。那是个口水歌泛滥的年代。 Continue reading

熟悉歌曲的外语原唱(上)

我不知道,原来在中国,确切地说应该是港台地区吧,真正的音乐人士是那么的少,当然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最近听到的歌都是这么烂,大不如前。 所以对一个原创的歌手,真的不能不肃然起敬,香港的许冠杰,蔡国权,台湾的罗大佑,童安格,以及后来香港的beyond,台湾的齐秦等人,不但能唱,还能自己写曲,而且写得又是那么好。即使现在,不知有多少人要用《天才白痴往日情》的曲来填上各式各样的词,《不装饰你的梦》依然在各个超市播放,陈慧娴虽然是乐坛的大姐大,却依然要唱《人生何处不相逢》,张学友身为歌神,也在唱《夕阳醉了》,而《海阔天空》《大约在冬季》,也不知打动了多少有情人。

你以为一首歌唱了两年,自己再炒作一下,就能成为经典么? 可惜这些都是老一辈的人物了,当然,再早的,许冠杰的前辈,当数黄霑,当年邓丽君的《忘记他》便是他的杰作。许冠杰那首脍炙人口的《沧海一声笑》,也是出自他的手下。我不是说这样就表明许冠杰不如黄霑,他们各有千秋吧。可许冠杰也是解放前出生的人了,总觉得生活在那个时候的人,如果真的成了名,那一定得有真才实学的,而且必须经过长时间的挣扎磨练,一夜成名的神话,只有在现在才会有的了。可是,神话背后,却又是什么?

当然一个歌手,也不是说非要所有歌都是自己原创,非要自己作曲作词的才能唱得好,毕竟歌手也是个演员,作为演员,应该懂得深入角色,把角色表现出来,演员不一定非要经历过和角色类似的事情的。翻唱别人的歌,也未必不好,外国就有《轻歌销魂》的例子了,在香港,徐小凤唱的《顺流逆流》就是蔡国权的歌,许冠杰的《青春梦里人》的曲也是来自《stay awhile》,但这丝毫没有掩盖他们的光芒。即使看《stay awhile》的词,也发觉其实许冠杰把它译成“青春梦里人”是非常好的,那就是中文毕业的学生的才华吧。 一个歌手的确不必同时是个作曲人士,只要有足够的表现力,唱适合自己的歌,照样是个好歌手,这是真的。比如邓丽君,我没有听说过邓丽君写过什么曲子,可她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唱得是多好,可又有谁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汤尼呢?

李克勤的《红日》红遍了大江南北,又有谁知道立川俊之的《それが大事》是一首怎样的歌呢?我们可以从来不知道有《それが大事》,可我们照样可以被《红日》的激情感动,甚至可以认为,李克勤就是《红日》原曲的作者,或者,至少可以以为,《红日》是一首中国的歌。 当然可以,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以为很多事情。我们可以以为《每天爱你多一些》是中国的歌,也可以以为《飘雪》是中国音乐人的杰作,也可以为《我只在乎你》的美妙旋律而感叹中国音乐人士的天才。于是我们就会以为,中国乐坛真的可以和日本韩国,甚至欧美平起平坐了。 Continue reading

Javascript’s Event 的一点总结

我在自己的这个 Blog 上用 Javascript 实现了一个自定义的右键弹出菜单。个人认为鼠标点击事件的获取和计算是比较难点的事情。一般以为考虑兼容性(如 IE 5/6FF),实际上还要考虑 HTML 文件在文件头的定义。而且,Event 事件和 Document 对象在 IE 和 NS 下又有各自不同的定义和用法。呼~经过对这个菜单的不断修改和上网搜索资料,在这里总结一下,希望对其他朋友有个帮助。

下面是“无定义 HTML 的 Event 事件”的测试代码,存为 Event1.html,分别用 IE 和 Firefox 打开,点击页面就可看到结果。

<html>
<head>
<meta http-equiv=”Content-Type” content=”text/html; charset=gb2312″>
<title>无定义 HTML 的 Event 事件</title>
<script language=”javascript”>
function getvalue(e){
if (!document.all){
winW = window.innerWidth;
winH = window.innerHeight;
curX = e.pageX – window.pageXOffset;
curY = e.pageY – window.pageYOffset;
mouX = e.pageX;
mouY = e.pageY;
broX = window.pageXOffset;
broY = window.pageYOffset;
}else{
winW = document.body.clientWidth;
winH = document.body.clientHeight;
curX = event.clientX;
curY = event.clientY;
mouX = event.clientX + document.body.scrollLeft;
mouY = event.clientY + document.body.scrollTop;
broX = document.body.scrollLeft;
broY = document.body.scrollTop;
}
alert(” 窗口可见宽度(winW): “+winW+”\n\n 窗口可见高度(winH): “+winH+”\n\n 距窗口左边距离(curX): “+curX+”\n\n 距窗口顶部距离(curY): “+curY+”\n\n 距页面左边距离(mouX): “+mouX+”\n\n 距页面顶部距离(mouY): “+mouY+”\n\n 页面滚动的宽度(broX): “+broX+”\n\n 页面滚动的高度(broY): “+broY);
return true;
}
document.onclick=getvalue;
</script>
</head>

<body>
<img src=”” width=”400″ height=”500″>
</body>
</html>

Continue reading

卡农《Canon》

Pachelbel - Canon

在电影《我的野蛮女友》中,当全智贤的钢琴声在大学阶梯课室里响起的时候,满脸尴尬的车太贤情不自禁穿过人群,将准备以久的玫瑰送给全智贤。这时满场一片喝彩鼓掌之声。全智贤弹奏的这首曲子,也是贯穿整部电影的优雅流畅的钢琴独奏,就是改编自 George Winston(乔治·温斯顿)的专辑《December》中的“Variations on the Kanon by Pachelbel”。

乔治温斯顿,1949 年生于美国密西根州的作曲家兼钢琴家,自 1972 年录制个人首张专辑演奏专辑《BALLADS & BULES》至今,其柔美优雅极富文人气息的清新曲风,使乔治温斯顿成为先时代音乐界中极具代表性的卓越人物。他的《森林》专辑荣获1995年格莱美音乐大奖。《December》是他四季四张专辑里的最后一张,也是最闻名的一张。但是故事没有完,既然音乐名“Variations on the Kanon by Pachelbel”,也就是说,这是乔治温斯顿改编 Pachelbel帕卡贝尔)的 Canon卡农)。

帕赫尔贝尔巴赫之前伟大的管风琴家之一,也是中德学派的代表人物。他的众赞歌前奏曲把北德宗教性较强的旋律移植到南德较为抒情的音乐气氛中去,自成一体。帕赫尔贝尔最有名的作品是约作于1680-1690年的《D大调卡农》,最初完成时是一首《D大调卡农和吉格舞曲》(Canon and Gigue in D),以三部提琴配通奏低音乐器写成,但只有《卡农》广为流传,此曲注重对位、编排,如同自然、数学公式般以演绎的方式,纺织永无止境的理性之路,给人以宁静、平和和鼓舞,被称为“人类理性在音乐上的代表作”。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