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thly Archives: July 2004

魔兽III语音中英文完全版

?-=亡灵=-

Undead
Undead - Hero

侍从
acolyte
=建造音效=
– The damned stand ready! 诅咒者就绪!
=选定音效=
– My life for Nazul! Ner ‘zhul万岁!(Nazul应为Ner ‘zhul,UD的老大,下同)
– I wish only to serve! 服从是我的天命!
– Thy bidding, Master? 您的命令,主人?
– Where shall my blood be spilled? 我的热血应撒向何处?
– I bow to your will. 服从您的意愿。
=行动/执行动作音效=
– Yes, Master! 是,主人!
– I gladly obey. 我乐意服从。
– My fate is sealed. 我的前途是未知的。
– Thy will be done! 您的意愿已完成!
=骂游戏者音效(就如星际里连续点多次一样)=
– This is the hour of the scourge! 天罚的时代降临了!
– Death shall cleanse the world! 死亡将清洗大地!
– All I see is blackness… Oh, my hood’s down. 我见到无尽的黑暗…噢,我的头巾掉下来了。
– Let blood drown the weak! 让血海淹没弱者吧!
– My life for Aiur! Uh, I mean Nazul! Aiur万岁!啊,我指的是Ner ‘zhul!
– The living be cursed! 诅咒生者!
– Would you like to know the secret to eternal happiness? Page 246. 想知道永恒的幸福的秘密吗?翻到246页。
– Once you head down the Dark Path, forever will it dominate your destiny! And you get dental. 一旦你步入黑暗,它会永恒支配你的命运!
=攻击音效=
– [.vs 英雄] I am sanctified! 我被净化了!
– Death shall reign! 亡灵支配一切!
– Fear the Reaper! 在死神面前颤抖吧!
– Let life cease! 生命,终结吧! Continue reading

十五首硬摇滚的柔情之作

当然,我喜欢摇滚。我不敢肯定的是我会最终接受那些发焦的死亡和黑暗。也许正是基于我的肤浅;我想我是另有所钟吧~~~硬摇滚乐队的柔情之作绝对是音乐中的极品,因为由这些摇滚老将演绎出的柔情作品蕴含着令人动容的沧桑感,这是那些流行歌者们望尘莫及的。当重金属老将把狂躁、愤怒的激情沉淀下来,用最朴素最真实的声音唱出的柔情歌曲,那绝对是摇滚乐中的传世经典。

1.GUNS N’ ROSES /《Don’t cry》枪炮玫瑰乐队

枪炮玫瑰诞生于1985年的好莱坞,是美国摇滚乐史上继性手枪以来最受争议的乐队,乐队是由两支乐队L.A.GUNS和AXL.ROSE合并而成的,因此双主唱“枪”和“玫瑰”的完美和音一直是枪炮玫瑰的招牌特色。出道之初就被全美传媒冠上“新世代的齐柏林”的封号,他们的快歌令人血脉贲张,他们的芭乐歌照样令人感动万千,举凡所有关于摇滚乐的火力、热力、爆炸力、原创性、致命性、边缘性、争议性,Guns N’ Roses样样具备,所发表的五张专辑、一张EP跟一张现场演唱专辑,张张都是“滚石杂志”4星级或5星级的满分评鉴,更是名列Q、Spin等各大杂志80/90年代重量级作品名单。

枪炮玫瑰最具影响力的曲目是“DON’T CRY”和“NOVEMBER RAIN”(后面一首歌因出色的歌词获得了美国最佳社会先驱奖),“DON’T CRY”在billboard排行榜上停留将近3年(147)周,创下了摇滚乐的神话.DON’T CRY这首歌中枪花乐队一改从前的愤怒激烈,两名主唱一沧桑一哀婉低吟出一段令荡气回肠的柔情曲,而歌曲表达出的无奈和失意正是愤怒的极至阿。

下载曲目:DON’T CRY

2.DEF LEPPARD/《Long long way to go》戴夫.莱帕德乐队

DEF LEPPARD成立于1977年的冬天,是一支典型的流行重金属乐队,流畅的旋律和优美的和声是乐队的特征之一。1978年DEF LEPPARD在自己创建的公司推出首张同名专辑《DEF LEPPARD》,由于资金原因,这张EP唱片只制作了1000份拷贝,时至今日,这张唱片已成为摇滚迷们渴望已久的藏品。随后DEF LEPPARD开始走向成功,并成功杀入美国,成为当时唯一能与迈克尔.杰克逊争雄的乐队。

然而一系列的灾难降临到乐队身上,吉他手酒精中毒病故,鼓手酗酒被开除,鼓手里克.艾伦发生交通事故,左臂被齐肩切断,但艾伦以惊人的毅力和顽强的意志重返乐队,利用脚和手的合拍性苦练特地为他定做的电子鼓,并成了乐队的灵魂人物,艾伦用这种超强毅力和音乐执著大手笔的书写了真正的摇滚精神。 Continue reading

一夜又过

不知不觉,不期然的雨静悄地湿润了外面的黑夜
凌晨三点,起身刷了把脸,门外的冷清争先恐后地拂来
分不清是水的自在还是风的逍遥~

HitzRadio 又是传来 Hoobastank 的 The Reason,今天起码都听有十次八次了
如果这正就是流行的话,最近就挺流行夜雨的~
节奏肆意,独白忘情
这雨让思维的跳跃有些冷静,冷静地沉醉于夜的深邃里
内向往往让人心事重重、若有所思,黑夜却常常让这种人诗意泛滥、思绪联翩

也许在最近睡眠异常且不足的情况下,我更应该感谢今晚的这杯给了我这种契机的咖啡
说不上是好喝,却无疑好过甜的腻,感觉有点焦了,我喜欢它够真实
虚荣的甜腻流过,残留在喉咙的往往是那股咽不掉的寒酸,也许,你可以用薄荷的清凉将它覆盖;然后,再重复……
谈不上好喝的,除了黄振龙那些凉药苦口的典型——当然,其实啤酒一点也不好喝的~
这个一点也没有关系,今晚要说的好像不是酒~ Continue reading

Avril Lavigne – Complicated

Let Go

Complicated 让我开始留意到这把“绝不平凡”的声线~绝不平凡!?这对 Avril Lavigne 而言已经算是温和的形容词了。她是一个庞克女子、一个爆发力十足的灵魂,一个狂野不羁的女孩。她是那种大约两岁左右,就能够以声音引起人们激赏的怪胎。她是那种没办法乖乖坐在课堂上,但是却充满了自信和决心,并且一个人跑到纽约和洛杉矶去磨练创作技巧的小镇女孩。她是那种完全靠着自己的力量,为了成功不计代价,思想前卫的十七岁叛逆青年。

“我才刚出道,我要清楚地做自己,我写出自己的感受,从不在乎其他人怎么想,”Avril 坦诚。“我要穿出本色,做出本色,唱出本色。”

她的音乐却足以同时感动女孩与男孩,以及一些富于冒险精神的成人,而她也正尽力地朝此方向努力。“我等不及要出场了。我想要摇撼这个世界!我要人们知道我的音乐是真实而且诚恳的,是发自内心的。我只是想忠于自己。”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