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ocial

Category Archives: IDEAS

以父之名

叶惠美

Nel padre dello spazio, stiamo volendo l’essere umano tutto a revere il vostro san chiamato. Sta volendo il vostro paese per arrivare, spera la vostra linea del decreto sul posto, come il collega nello spazio. La nostra dieta quotidiana di spesa, oggi conced per noi. Esenta il nostro debito, era simile a noi esentare il debito dell’essere umano. Ci non è denominato per venire a contatto della sonda, non li salva da separare da rogue dichiarano, (o è separato da wickedness) a causa del dichiarare, la destra legale, il glory, tutto è voi, fino a per sempre.aman.

Our Father which art in heaven, Hallowed be thy name.Thy kingdom come. Thy will be done i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nd forgive us our debts, as we forgive our debtor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and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 ever. Amen.

我们在天上的父,愿人都尊你的名为圣。愿你的国降临,愿你的旨意行在地上,如同行在天上。我们日用的饮食,今日赐给我们。免我们的债,如同我们免了人的债。不叫我们遇见试探,救我们脱离凶恶,(或作脱离恶者)因为国度,权柄,荣耀,全是你的,直到永远,阿门。

——这是周杰伦在《叶惠美》中收录的《以父之名》,开头长达1分多钟的前奏中的白。分别是意大利文(原文)、英文、中文的版本。语出《圣经新约·马太福音(Matthew)章 9--13。这首歌只有三个字:很迷人!

风起,冬来。头顶还是那个太阳,只是已经察觉不到原本的那份热情。路口的地铁工程进行得轰轰烈烈如火如荼,每次轻轻地走过,总会拂起一阵浪漫的风与尘。这阵子眼睛很不好,经常感到酸痛,不会是习惯了不用肉眼去看待事物以致闲置过久而要退化了吧!?呼~

上个周末跟公寓的几个朋友去唱K,喜欢上了这首歌——仁慈的父我已坠入,看不见罪的国度,请原谅我的自负…… Continue reading

夕阳无限好之爱与诚

渴望一场暴雨,可洗刷这些尘与哀;期待一场狂欢,能忘却那些爱和恨。

——这是最近QQ个人资料里的个性签名。有几个朋友劈头问我是不是失恋了,我哑然好笑:从有到无才谓失。从无到无充其量只是一个小小的轮回,都怪我理智如斯实在是一个错。错过了头才明白:放过她人也是成全自己!

平时我话不多,到真正有话要说的时候,却总是觉得欲说还休;困顿了自己也误会了别人,实在是大不该。最近在跟一个朋友的聊天中发现:闲聊通常可以令自己茅塞顿开。我忏悔!我总自认爱憎分明,不被自己欣赏的人,说上一句半的话都会嫌多;经常是不拘言笑兼且黑口黑面,狭隘了自己又忽视了人人皆有可爱的一面,为二不该——我忏悔!

中午牛二在老家的镇上上网,向我问好,新买的 3000RMB 的摩托车让他看起来另些意气风发,我断定那是买彩票中的,结果果然被叼:有钱都有错啊!?呵祝他继续好运。

晚上当医生的好友发了张蔡志忠的临摹画给我,令人惊艳。“前一阵在学.NET突然发现,好像对我没有什么大用处,所以想改学其他…”——我为他的顿悟感到欣喜。蔡老师知道也会高兴的,我想。

有空来喝茶

Continue reading

这些年来

昨天上午过去开发区,坐在公车上,近个钟的路程变得好像旅途,诗人般的,又胡乱想了一些东西。至于想到了些什么,现在居然都忘了,不过幸好记住了一点应该记住的,就是突然想起的这首歌:张国荣 – 这些年来。

我还记得这首歌是来自谁的介绍:“没圈圈的逍遥”的梁泳诗;广东音乐电台,周日晚八点,那时接过剑桥的“世界排行榜”就是这个节目,风格很感性,当然声线也很性感,还有就是喜欢张国荣;是个很情绪化的主持人,有好几期的节目是几乎不出声,一直放歌,要不是那么偶然会有几个字句,还会怀疑是不是她旷工了……

张国荣,很出名以至我不追星也知道一些。人称哥哥,性感忧郁,声线充满磁性,略显沙哑,充满成熟男人的沧桑与优雅,也难怪梁主持人会喜欢他了。特别是这首“这些年来”……又是来自林夕的手笔。“投入过 怀念过 忘掉过 这角色 要几多 有几多 任何样子都可 似雪片掠过星河”——非常喜欢这句。 Continue reading

明了

张敬轩 – 明了
Hins My Way

我渴望拥有你 和你有最近的距离
黑暗的夜里 我看见你只是想你
我怎么爱过你 直到一切无能为力
你觉察不到 对你的爱已很少

我不曾知道 爱情那么重要
我永远得不到 夜里怎么熬
你不会知道 为了你我付出多少
我已经要让你看到 我有多好

爱要怎么才明了 我怎么难过你才会知道
想你的夜里 整一颗心不停燃烧
爱要怎么才明了 难道爱你都不需要
爱已不重要 我会放掉

心已经慢慢清醒 我闭上了眼睛
我已经看到黎明 从此我谁都不相信
爱要怎么才明了 我怎么难过你才会知道
想你的夜里 整一颗心不停燃烧
爱要怎么才明了 难道爱你都不需要
爱已不重要 我会放掉

呵~ 张敬轩(Hins)大概是两三年前红的吧,Pop/R&B 风格,作品多精致细腻。他的“断点”、“明了”和“My Way”等歌旋律清新舒服,显得真挚抒情,听着就正如沐春风,使人明了。

天气好像突然就凉了。突然又比较早睡了,鬼使神差地早上开工迟到了两次。那个早晨突然是六点自然醒来后,第二天的早上竟然也就不会例外了。早醒本来也没不好,只是重新睡过居然又过头。

想想,该走的还是会走,该醒的还是要醒。寻寻觅觅,辗辗转转~人来又人往;冬去春又来。我一如既往地祝福那些熙熙攘攘来往着的人们好运。只是听说这世界从来不会为谁停止转动;我,也一样。

不可收拾的凌乱

昨晚刚刮的胡子,现在下巴摸着都感觉有点戳了。才一天光景而已,却好像已经逝去了许多,或者说进行了许多。是一种什么样的契机让我有这样的感叹,也许可以追朔到国庆前。

那个冲动的假期没有什么惊险,只是去那里逛了一下,看看一下音乐节,去瞄瞄长城,或者再现实主义点的说法是我只是出去逗了一圈,沿途留下我的足迹,然后,又回到我的原地。

现在有个习惯,就是当心里很有某种感触的时候,总喜欢借助某首歌来抒发。之后,那里只遗留下首首的歌,让后来的我无法更深切地忆起那个当时。失去了承上启下,思绪的连贯性被打断,只剩下凌乱的片段,那么不可收拾。

北京一游,我只是引用了两首歌“Somewhere I Belong”和“美丽的南方”,一追求一向往,开宗明义,一去一来呼个应。旅途不算不愉快,所幸秋前雨后,且所往者基本都已达成;美中不足的是回程定票仓促,加上惯晚睡又懒早起,一连错过了那些天的任何一个升旗,堪称此行的缺陷美。有时人生真像一场辗辗转转的出走。

我始终崇尚一种简单而自由、客观又自我的态度,之外我还是很乐观的。但那些花俏与虚伪、狭隘和肤浅遍布在周围,趋之若鹜者何其众。作为一种群居动物的人,要想不被另外所左右那会是多么的难啊。我还是做着我自己,但已经开始渐渐地感觉到那种挥之不去的力不从心。米有不同,人有不同,价值取向本有不同亦无可褒贬。我只是无法赞同。我在怀疑上帝创造人类的初衷是一个大同还是两个对立。或许我跟他站立的位置根本不同,所以导致了我的误解。有时真希望只有我误解了而已,如果可以让全世界都对,那让我一个错了也无所谓。 Continue reading

有个人

今晚,有个人,即将离去。一个一次又一次用欺骗来隐瞒自己的人,我可不想冠以朋友两字。这个人也不是一无是处。我想,可以这么说:这个人给了我不少概念。记得第一次出去吃饭,这个人教了我两个道理:一是及靓女要肆无忌惮地及、理直气壮地及;二是多于一人去餐馆吃饭,不要叫一样的菜。

不算很投机,但还算有缘。并可以说我因此而在石牌找到房子并住了一阵子。我不设心计,但不代表我没有心思。相反,这个人没有心思,却颇有心计。这感觉就象站在木偶剧场的后台看戏一样糟糕透顶,直至万念俱灰。我不敢说自己待人仁至义尽,但自问推心置腹热诚以待。

我想,一个小丑如果能勤勤恳恳、专业敬业,那起码是可以赢得尊重的。但是如果这个小丑不务正业,却又要把别人当小丑般耍,那就实在无法恭维了。呵,没有人喜欢总被耍,老被骗!

我觉得这个人美言之的话算得上是名思想家。例如今晚,去吃M记,这个人说“女人的衣服很难碰得上两件相同的”,我觉得是挺有道理,试想两个穿着相同服装的女人在大街上相遇,那将会多有意思啊!?没错,无论这是这个人在书上看来的,还是自己细心归纳出来的,我都欣赏这样的观点。

其实,当这个人身上能被人欣赏的东西已经抖搂得让人见怪不怪时,对这个人的难以忍受将会占据你对这个人的所有观感。例如,这个人自诩是个文人,那我会越发验证“文字是把戏”这个理论。哪怕就算是现在,我也是还是这么认为。这也是我无故很少玩弄文字的原因了。反之,如果可以,我更愿意以一些诸如音符之类的东西去传达一些意思或想法,我觉得这是对对方的信任和尊重。 Continue reading

祝福天下无情人

“今天见了一个人,一个这一辈子只能做好朋友的人,同她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开心,现在独自一个人在家,有点失落”——这个短信是过年时一个非常好的朋友发过来的,这不着色彩的语句让我有点感动,我保存了下来。当时就回了“那就尽管上啊,不要弱了兄弟威风”之类的话以示支持,他回“后悔告诉你了”,后来我打电话时就跟我打哈哈了。。。

这次,他在佛山过来广州,晚上我决定带他去酒吧。

10点进入,还能做到中间的好位置,可见酒吧生意一般,无所谓,我也是第一次光顾。半打银弹上来,服务MM见我们两个寡老,于是自荐陪酒。。。“如果你忙的话,可以不用招待”,朋友拒绝了。那MM其实挺漂亮的,可怜她刚倒完三杯酒,就尴尬地走开了。

玩了一下色子,,,,他就提议两个就玩猜拳,我于是就顺路学了,,,又喝多了一点。

他提议输了要回答问题,真心那种。。。正好,我正好有几个疑问。

又是半打酒下去,中间又拖我上去狂跳了几条曲,,,我唱了几首张学友的歌,和他合了首“左右为难”和“笨小孩”,他偏爱娱乐流行一点的,我喜欢实力摇滚一点的,好不容易才找到两首合适的。其实他酒量跟我很相似,没什么要醉的意思,就是头有点重而已。 Continue reading

天凉好个冬

一朵金花

莫文蔚 – 冬至

指尖以东 在你夹克深处游动 能抱拥便抱拥 下次用好友身份过冬
街灯以东 白雪吻湿双眼瞳孔 能放松便放松 泪比飞霜沉重

空港以西 习惯生关死劫流逝 能放低便放低 沉重感可叫机身跌毁
机舱以西 直觉以光速去传递 坐快车乘早机 自此疏於连繫
我每次快分手总见雪花涌涌 预感的悲哀 随雪花迎送

情人为什么给我吉卜赛的心 逛尽天地 失去安稳 认错了方向 颠倒快感
情人像游客给我吉卜赛的心 畅游之后 总要伤感 陪水晶球热吻

北京以北热吻比风沙更绵密 能啜泣便啜泣下次怕他说今生永不
东京以东白雪比香薰甜蜜 愚蠢得愉快得 迟早得到惩罚
我每次快分手总见雪花涌涌 预感的悲哀 随雪花迎送

中午,外面就不知不觉开始冷了起来。后知后觉的我也是在冲凉时才发觉。
就在中午,有人就对我大肆赞颂北方和北方的雪:她们堆雪人,她们打火锅,她们觉得没雪的冬天根本不算冬天。
只是,她们的敷衍、她们的情调、她们的把戏、我想应该比那传说中的雪还动人……
这真是令人欲说还休的冬至!吼~见鬼去吧~

听听莫姐这只我最喜爱的冬至,词曲有林夕伍佰强强携手打造,加上莫姐耐人寻味的演绎。
啧啧,真可谓听一歌而知冬至啊~祝四海之内的兄弟姐妹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