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DEAS

平安夜一屋不扫

本来想名“无题”的,感觉未免也太不应景了。其实咱也不过这个节,也俗套一点吧。

说说我的旧站,playes.net,2004 建站。

一开始,非为功,也无利。只是想在芸芸众网有个角落记录一些想法,表达一些声音,分享一些精品,连博客的程序都要自己折腾。折腾就折腾,无知,自我嘛。

一度,也算辛勤耕耘。除开一些无病呻吟,一些干巴转载,也是有用心的精品、给力的网友的。精彩程度及与否,虽说是见仁见智的事,但起码,某些字里行间还是把多年后的自己给感动了。一者,有些犀利的瞬间再次有如当初见的惊喜;再者,有些蛋痛的瞬间是痛定思痛还是那么隐隐作痛。

后来,多年之后,逐渐的,你不想折腾了,开始反省自己。然后,慢慢地,空间呀,域名呀,也三天两头出问题,收录量和访问量都一落千丈,偶尔几个忠实网友出现就从此消失不见了。自己偶尔上去看,哇靠,杂草丛生,蜘蛛网满布!

后来,基本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就连爬虫都很少问津。偶尔心血来潮想说两句都意兴阑珊的。遗忘就遗忘,不怕。你不再是当年那个无知的自己,你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自我的自己。你更加无知,更加自我了。

不过,也是有好的一面的。其实,也是有疯狂的忠实粉丝每天上去发表评论的,而且内容相当充实多变。就是跟主题相关性差点,被迫每天删到手软。遗忘就遗忘,自留地无事打扫打扫还是要的。 Continue reading

WCG2013之致老男孩

今年的 WCG 中国区总决赛魔兽项目中只有一个熟悉的老男孩突围,三蛋。在 TED 负于周星星无缘今年中国区三甲时,解说惋惜之余感叹一代新人换旧人是不变的历史规律;更别说 SKY 连小组赛都无法出线。

据报道明年甚至都不会有魔兽争霸项目了,明年这个时候这帮老男孩又会何去何从~

很多直播报道文章的评论中,总会充斥各种黑各种骂。且不说新游戏是不是好游戏,但历久弥新的老游戏一定是好游戏,而再好的游戏终将有逝去的一天。一想到明年以及以后每一年的那种面目全非,总会有一股蛋蛋的人艰不拆。。。

TH000

Continue reading

惹我

Long Time No Song ~,这次推荐一只比较动感小小的,Soler,惹我。一看原来还是 2007 的歌曲,出自专辑《X2》。其实还算挺应节的一首歌,咋听旋律很动听哦。点图片可以看视频,来自土豆粤语版;国语版滴叫“坚持”。视频中两位帅哥一起开声一直觉得奇怪,原来是双胞胎。。。

昨晚博客更新了个编辑器,才正式支持 Chrome+IE9。然后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到百度指数脑中突然灯泡一闪,一不小心通宵了,不过最后终于搞定了百度指数批量查询。哈哈~~~~

百度指数批量查询

有点棘手,不过幸好柳暗花明又一村。暮然回首,才再次体会什么叫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Continue reading

摄氏五度

Not Afraid 

2010,基本上一如既往——很少更新。数了下,是19个更新。19,是一个屈指可数的数字。如果说我每篇更新非常乐观的假设能拿一百稿费的话,那这笔钱还不够我的网费。

不管如何,我们都又迈进了一年。值得欣慰的是有一样东西我们一直没变,那就是去年这个时候也是这么冷。其他总的来说,2010还是很给力的一年,给是给力的给,力是压力的力。根据牛顿第三定理:你给力,所以我给力。

所以作为2011的开篇语,这是一篇凌晨一点摄氏五度AT被窝里的更新,SORRY,是IN。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主要是因为今天心境发生了较大波动。一度失落的钱包在两度找寻后神奇地在公司座位上被找到,还以为前一天刚买的新东东与我无缘呢。是的,失而复得比没有失去过更令人心存感激,想说点什么,halleluyah之类的哈哈。

最近在同事推荐下追两部美剧《The Mentalist超感神探,非常不错的第六感破案剧集,出到第三季,男主角是个魅力非凡口无遮挡但咬字清晰对白优雅的人。至少,作为一个有秘密有故事的男人,你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仅仅是智慧和力量,而彷徨和悲痛仅仅如一页羞耻的日记,让你谨记令你清醒,但已完全无法构成任何伤害。 Continue reading

亚感冒状态中——笑!

许巍-晴朗

契机啊契机,真的是好久不见!措手不及的就中招了,午餐晚餐其实只吃了一点就已经感觉很撑,就喝了点特浓缩而超难饮的东东希望明天一觉醒来什么事也没有了哈。然后今晚真的很闷,因为不敢开风扇。睡前顺便上来看看,不过既然来了,总要说点什么。

自从四月电信E8包年套餐到期后就折腾着想换个包时的套餐,便宜点。不过,30个小时,如今已经超出良多,超出部分2Y一个钟头计落条数已经不小了。哈不过基本上没事还是不会上网瞎折腾了,总要有个过程。

E 盘 Music 文件夹里其实长期不断积累有很多一直想推荐上来的好歌老歌,不过越来越觉得这么越来越快餐式的自己每每搜肠刮肚引经据典去组织那么一些像模像样的东西,以期路过的人儿会突然觉得,咦这主人除了很懒外,貌似还“有那么点PINWEI”,呼,不觉得好飘渺、好折腾么——惨,典型滴老啦:)。

至于工作上的东西,一直的愿景就是做事能成熟点、做人能年轻点,不过总是觉得一直不够。问过自己,不知道心在那。然后,每次熬夜睡眠不足或胡须没刮,总要被人叫阿叔,自嘲中。状态低落时是难免会觉得若有所悟,各种琐事诸般折腾,如此这般,还不都逼出来的,笑!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