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tegory Archives: IDEAS

我眼里的好声音

V

本来想上个爱德华的剪刀手,毕竟好声音的吉祥物就是一个剪刀手。找不到爱德华的,找来船长的,顺便路飞和加菲猫拼萌成功也一并上了个镜。什么,还有个话筒?!WHO CARES?

作为驾轻就熟制作精良的第三季,本来是乏善可陈的了。可能也正是因为缺少新的爆点,最新一集居然出现复活三次的命大君,和来头也破纪录的大牌君。感觉就像,正在吃一碟可口的沙拉,突然发现菜叶里居然有一条青菜虫。虽说绿色低碳无公害是好的,但我想应该无人拍案叫好的。

还记得第一季中,导师们口口声声,中国乐坛怎么样怎么样,乐坛新人怎么样怎么样。大家都知道那是一条美其名曰的歌星明星生产线。事实上,两年过去了,关中国乐坛屁事。或者真有什么屁事,我等路人屌丝也不得而知就是。反正该包装的包装,该圈钱的圈钱,该没落的没落,大家的戏份都是有条不絮前仆后继的。

关于摇滚

一边吐槽,一边会问自己。为什么我还会看。我想主要还是期待自己喜欢的所谓歌者会出现,像梁博。虽然最后并没有商业意义那般大红大紫起来,但那种表达上的低调内敛,表演上的得心应手。他可能不是心存什么莫大理想而来,但他是此种盛会的一种必要组成部分,也是我真正关心并关注唯一一个原因。

我本身喜欢听歌,特别喜欢摇滚好多年,所以每次看到有真正用心声嘶力竭或娓娓动听的演唱,总会动容;每次听到有以前不曾发现或知道的经典曲目或改编演绎,总会惊喜继而恶补一番,然后几天里会不断单曲循环。倒跟具体人没什么关系了,毕竟我根本不追星。也有喜欢的歌手一二如许巍,也有喜欢的曲目一二,如私奔。

可能也正是好声音制作组的一个失策,吧,首届冠军的包装并没有起到应有的商业效应。后面虽然看到有类似的声音出现,但比较难看到类似的身影出现。第二届的冠军走的通俗路线,也不是说不好,大众口味的选择本身能有什么不好。同样的道理,作为一个普通的听众,个人槽点绝不适合所有人的。 Continue reading

平安夜一屋不扫

本来想名“无题”的,感觉未免也太不应景了。其实咱也不过这个节,也俗套一点吧。

说说我的旧站,playes.net,2004 建站。

一开始,非为功,也无利。只是想在芸芸众网有个角落记录一些想法,表达一些声音,分享一些精品,连博客的程序都要自己折腾。折腾就折腾,无知,自我嘛。

一度,也算辛勤耕耘。除开一些无病呻吟,一些干巴转载,也是有用心的精品、给力的网友的。精彩程度及与否,虽说是见仁见智的事,但起码,某些字里行间还是把多年后的自己给感动了。一者,有些犀利的瞬间再次有如当初见的惊喜;再者,有些蛋痛的瞬间是痛定思痛还是那么隐隐作痛。

后来,多年之后,逐渐的,你不想折腾了,开始反省自己。然后,慢慢地,空间呀,域名呀,也三天两头出问题,收录量和访问量都一落千丈,偶尔几个忠实网友出现就从此消失不见了。自己偶尔上去看,哇靠,杂草丛生,蜘蛛网满布!

后来,基本成了一个被人遗忘的角落,就连爬虫都很少问津。偶尔心血来潮想说两句都意兴阑珊的。遗忘就遗忘,不怕。你不再是当年那个无知的自己,你也不再是当年那个自我的自己。你更加无知,更加自我了。

不过,也是有好的一面的。其实,也是有疯狂的忠实粉丝每天上去发表评论的,而且内容相当充实多变。就是跟主题相关性差点,被迫每天删到手软。遗忘就遗忘,自留地无事打扫打扫还是要的。 Continue reading

WCG2013之致老男孩

今年的 WCG 中国区总决赛魔兽项目中只有一个熟悉的老男孩突围,三蛋。在 TED 负于周星星无缘今年中国区三甲时,解说惋惜之余感叹一代新人换旧人是不变的历史规律;更别说 SKY 连小组赛都无法出线。

据报道明年甚至都不会有魔兽争霸项目了,明年这个时候这帮老男孩又会何去何从~

很多直播报道文章的评论中,总会充斥各种黑各种骂。且不说新游戏是不是好游戏,但历久弥新的老游戏一定是好游戏,而再好的游戏终将有逝去的一天。一想到明年以及以后每一年的那种面目全非,总会有一股蛋蛋的人艰不拆。。。

TH000

Continue reading

惹我

Long Time No Song ~,这次推荐一只比较动感小小的,Soler,惹我。一看原来还是 2007 的歌曲,出自专辑《X2》。其实还算挺应节的一首歌,咋听旋律很动听哦。点图片可以看视频,来自土豆粤语版;国语版滴叫“坚持”。视频中两位帅哥一起开声一直觉得奇怪,原来是双胞胎。。。

昨晚博客更新了个编辑器,才正式支持 Chrome+IE9。然后不知怎么回事突然想到百度指数脑中突然灯泡一闪,一不小心通宵了,不过最后终于搞定了百度指数批量查询。哈哈~~~~

百度指数批量查询

有点棘手,不过幸好柳暗花明又一村。暮然回首,才再次体会什么叫难者不会会者不难。。。 Continue reading

摄氏五度

Not Afraid 

2010,基本上一如既往——很少更新。数了下,是19个更新。19,是一个屈指可数的数字。如果说我每篇更新非常乐观的假设能拿一百稿费的话,那这笔钱还不够我的网费。

不管如何,我们都又迈进了一年。值得欣慰的是有一样东西我们一直没变,那就是去年这个时候也是这么冷。其他总的来说,2010还是很给力的一年,给是给力的给,力是压力的力。根据牛顿第三定理:你给力,所以我给力。

所以作为2011的开篇语,这是一篇凌晨一点摄氏五度AT被窝里的更新,SORRY,是IN。之所以这么迫不及待,主要是因为今天心境发生了较大波动。一度失落的钱包在两度找寻后神奇地在公司座位上被找到,还以为前一天刚买的新东东与我无缘呢。是的,失而复得比没有失去过更令人心存感激,想说点什么,halleluyah之类的哈哈。

最近在同事推荐下追两部美剧《The Mentalist超感神探,非常不错的第六感破案剧集,出到第三季,男主角是个魅力非凡口无遮挡但咬字清晰对白优雅的人。至少,作为一个有秘密有故事的男人,你感觉到扑面而来的仅仅是智慧和力量,而彷徨和悲痛仅仅如一页羞耻的日记,让你谨记令你清醒,但已完全无法构成任何伤害。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