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n Social

Category Archives: IDEAS

I’ll GO ON

这是一本主题蛮沉重的书,讲述医生在人生巅峰的时候确诊了肺癌,最终英年早逝的故事。其间,他用文字记录下了自己对生命意义的探索。

在前半部分中,作者回顾了自己的初衷和对职业的思考…………

我以为,在生与死的空间中,我一定能找到一个舞台,不仅能凭怜悯和同情来采取行动,自身还能得到升华,尽可能地远离所谓的物质追求,远离自我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直达生命的核心,直面生死的抉择与挣扎……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某种超然卓越的存在吧?

人人终有一死,作为一名住院医生,我的最高理想不是挽救生命,而是引导病人或家属去理解死亡或疾病。

医生们的职责,包括去了解病人的生命因为生命而宝贵,而值得一活,并好好计划,可能的话,要尽可能保留这些东西———如果不行的话,就让病人去得安详体面。掌握这样的权力,就需要有很深的责任感,有时也掺杂着愧疚和自我责备。

我意识到,在给病人的脑部做手术之前,我必须首先了解他的思想:他的个性,他的价值观,他为了什么活着,要遭遇什么样的灾难,才能合理地终止这条生命。

很偶尔地,我们可能会反思,大家都在默默地向尸体道歉,并非出于罪恶感,而是出于我们没有罪恶感。

大家都意见一致地低语:脑部受这么重的伤,死了其实更好。

人类是生命体,遵循自然法则,很遗憾的是,这些法则就包括一条:熵总是在增大的,生命是无常的。

我们无从得知降生世上将遭遇怎样的冲突与痛苦,但通常来说我们很难脱身其外。

她和她的丈夫看上去都没有做好迎接脑瘤的准备。到底又有谁准备好过呢?

如果是一大碗悲剧,最好一勺一勺慢慢地喂。很少有病人要求一口气吃完,大多数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在我看来,这种坚强往往不堪一击,不切实际的乐观往往下一秒就是排山倒海的绝望。

Continue reading

《权力的游戏》感

最终季只有六集,今天已经是第五集《The Bells》,主要讲述女王屠城。这集我是提速看的,实在太拖,突然有点明白这季为什么只有六集,可能已经是多的了(实际有看生肉的朋友会发现其实每集末尾都会有十分钟的集中集,解释主创的一些创作意图和理念,这段内容在熟肉被切掉了)。

在之前的刻画中,剧集的节奏紧凑,主线纷杂,主角众多,基本上每个人也就露脸几分钟,够时间说上几句话。但就算如此,台词依然非常精美,人设依然非常到位。很多场景我都是看多次才能明白其中的精妙。但这些都是很久以前。

几乎所有人,都有理由无理由的启用了前仆后继的临剧终求安排模式。早前在抓异鬼样本的任务中,囧雪莫名留恋打怪,就拖死了一头龙和他班叔。这次在夜王之战中,囧雪跑来跑去也完全不知道他想干嘛。还有这集中,无面史塔克,信誓旦旦要去杀BOSS,到了最后光卡,被同伴一句话就劝退了。然后,就开始了莫名其妙的受虐模式,硬是没看懂她想干嘛。

这部戏神剧之名来自于它对人物命运无常的掌控和因果必然的颠覆,但现在完全没有这种的体验,有的只是傻逼的推进和奔溃的人设。为推进而推进,无人设的人设。我能想到的一个理由就是,既然剧集版的谜底已经早早揭晓,那起码让原著党对还未完结的小说保留一点点念想。或者,仅仅是因为剧集的剧情原创,早已信马脱缰! Continue reading

The Zima Blue

爱死机器人》是网飞爸爸近期出品的一部惊鸿一瞥的科幻动画剧集,讲述了人类自身之外的一些琐碎脑洞和一些不成熟思考。每集大概十五分钟,基本等同于一集提速后的火影。除开主创本身气质所带的不羁和怪诞,整体的制作更精良画风也更新奇,还不带重复!

这种不设限对题材的发挥无疑有好处,想怎么创作就怎么创作。但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集与集之间没有任何必然联系,它们之前的差异性导致了大部分的作品会自动沦为陪衬,而优秀的少部分会自动成为剧集的代言。其中就有两部实在太过脱颖而出引人入胜了。

第七集《天鹰座裂缝外》,讲述了星际间的一个小事故,导致了男猪的表世界和里世界出现了裂缝。重点是女蛛无上的怜悯和极度的狰狞,所形成的那种冲击和挣扎,会让你觉得再残酷的真相都是如此的无关紧要。这是我不多圈的一个圈,当时实在实在是太震撼了!最好的一集!

后来看到了十四集《齐马蓝》,毫无疑问的成了本系列最佳。讲述了一个泳池清洁机器人在进化的过程中不断追求真理追求存在的意义,最终在世界的尽头找到答案,返璞归真重新做回自己:一个简简单单而诚诚恳恳的泳池清洁机器人。

Continue reading

优雅女性一定要……

咪蒙(图片来自网络)

转!是一篇转载的妙文,据称作者为大名鼎鼎的咪蒙。是的。早期做号的标杆大拿,随随便便一个文章就可以亮瞎各类写手们的狗眼,堪称教科书级的存在。我也有跟其他人探讨其中值得学习的地方,就是要不落俗套滴哗众取宠。我的观点是,不高歌也不打击。毒鸡汤可以喝,但一定要三观为引!

一度红到发紫的咪蒙,在奔溃的边缘疯狂的试探。这次的寒门状元我怀疑是确有其事,然后被夸大其辞了。不管真相如何,这都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对文章的各种手法我们都可以理解为文字工作者对文字能脱颖而出的一种使命和执拗,没毛病。而正是因为这样,作为文字工作者,更需要底线;作为傲娇的公众人物,更需要自重!

机缘巧合之下,偶得这篇应该是咪蒙三年前的旧作品,原来其时其人早已如此的天赋异禀,啧啧。大家可以学学人家的这种视觉和态度,可以的!然后我专程把文章推荐的这些作品都收集打包了以示敬意。来来,以文会友,点评即可下载!

Continue reading

厚黑学

厚黑学

一直觉得读书是很酷很帅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当然还有很多,例如各类体育项目,各类户外活动,各种琴棋书画。但其中我觉得最没门槛最低成本的还是读书,而且收益方面最差应该也仅仅排在天生高颜值和天生富二代之后。然而真正能读有所得得有所用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但人生在世,又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简简单单不劳而获的呢。

年初给自己定了不少目标,其中一个就是读书,前期有些偷懒,但能开始就是好的。两个晚上看了两本,说不定,说不定我可能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哦。窃喜之余又有所惶恐,这样会不会太囫囵吞枣得不偿失。

不像其他任何运动活动,困了累了喝红牛,然后冲凉睡觉。我发现读书到最后读完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很复杂而微妙的心理过程。先是如释重负,然后怀揣着某个概念或场景,不断掂量,不断演算,可能两三天都无法释怀。继而可能还会产生有新的疑问,甚至误解。

这跟解数学题不太一样,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估计最接近的答案就是直接问作者了。挂了的那当然没办法,就算还健在的你也不一定问的到。就算你还问到了,人家也不好说。他说,呵呵,说似一物即不中。那你还不是得自己从头再来。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