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 GO ON

这是一本主题蛮沉重的书,讲述医生在人生巅峰的时候确诊了肺癌,最终英年早逝的故事。其间,他用文字记录下了自己对生命意义的探索。

在前半部分中,作者回顾了自己的初衷和对职业的思考…………

我以为,在生与死的空间中,我一定能找到一个舞台,不仅能凭怜悯和同情来采取行动,自身还能得到升华,尽可能地远离所谓的物质追求,远离自我那些微不足道的小事,直达生命的核心,直面生死的抉择与挣扎……在那里,一定能找到某种超然卓越的存在吧?

人人终有一死,作为一名住院医生,我的最高理想不是挽救生命,而是引导病人或家属去理解死亡或疾病。

医生们的职责,包括去了解病人的生命因为生命而宝贵,而值得一活,并好好计划,可能的话,要尽可能保留这些东西———如果不行的话,就让病人去得安详体面。掌握这样的权力,就需要有很深的责任感,有时也掺杂着愧疚和自我责备。

我意识到,在给病人的脑部做手术之前,我必须首先了解他的思想:他的个性,他的价值观,他为了什么活着,要遭遇什么样的灾难,才能合理地终止这条生命。

很偶尔地,我们可能会反思,大家都在默默地向尸体道歉,并非出于罪恶感,而是出于我们没有罪恶感。

大家都意见一致地低语:脑部受这么重的伤,死了其实更好。

人类是生命体,遵循自然法则,很遗憾的是,这些法则就包括一条:熵总是在增大的,生命是无常的。

我们无从得知降生世上将遭遇怎样的冲突与痛苦,但通常来说我们很难脱身其外。

她和她的丈夫看上去都没有做好迎接脑瘤的准备。到底又有谁准备好过呢?

如果是一大碗悲剧,最好一勺一勺慢慢地喂。很少有病人要求一口气吃完,大多数都需要时间去消化。

在我看来,这种坚强往往不堪一击,不切实际的乐观往往下一秒就是排山倒海的绝望。

在后半部分中,作者讲述了自己对疾病和死亡的理解……

我逐渐了解到,科学是在是最充满政治性、竞争最激烈、最你死我活的行业,处处布满了走捷径的诱惑。

海德格尔曾说过:无聊,就是感受到时间的流逝。

英语里的希望一词出现在大概一千年前,融合了信心和渴望的含义。但我现在渴望的是活下去,有信心的却是死亡,这两者可是截然相反的啊。

查出癌症之前,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死,但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天。查出癌症之后,同样地,我知道总有一天我会死,但不知道到底是哪一天。

如果人与人之间的关联性是人生意义的基石,那么生儿育女就为这个意义增添了新的维度。

自己的死亡,是一片毫无特点可言的荒原,我迷失其中。科学研究、细胞分子与无穷无尽的生存数据曲线,都无法指引前进的方向。

人一旦遭遇顽疾,最需要小心的,是价值观的不断变化。你努力思考自己到底看重些什么,答案也会接踵而至。

我们都是讲求理性的人,天启论不足以解释所有疑惑。就算上帝真的与我们对话,我们也会认为那是幻觉。

格雷厄姆格林曾经说过,人真正的生命是在头二十年,剩下的不过是对过去日子的反射。

——这是一个平凡而动人的故事。尤其让人动容的并非医生自己的文字,反而是后记中妻子描述的医生生命最后的点滴。所以你更能想象医生自己的那种平静和淡定,没有怨天尤人,没有自怜自艾。努力地生存,也友好地道别。

诚然,试想一下当你才刚刚奋斗到了人生颠覆,正准备大展拳脚,生命却被告知就要戛然而止,这是任何人都无法心安理得地接受的命运,特别其中还有医者不自医的深深无奈。医生本身已经是该行业最顶尖的人才了,最终都是束手无策的结局,何况任何一个普通人。

这还是病患自己需要接受并消化的部分,与其同等重要的其实还有病患家属方面的接受和消化。这可能也是很多传统文化中始终无法逾越的一个命题,但它一直就是生命无常的一个残酷真相。同时也是作者自始至终在思考的这份职业的天职所在。

我不知该不该庆幸,我不是医生,或者亲身经过生离死别重大病患,所以暂时很难对作者的思考或体验有大的共鸣。但同样作为一个平凡的生命体,我们都是平起平坐。从这个角度看,这是一个宝贵的审视自己人生的好机会。

——打个小赏 感谢支持——

1 自动识别支付宝/微信/QQ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