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尸走肉

我不喜欢恐怖片,要么吓人要么恶心。如果单纯为了寻求刺激,何必故意承受这种苦虐,有很多种其他的方式,如各种极限运动。

一定是得益于这部美剧的经典和高分,我尝试看第一集并失败了一次。后来有一次在公司饭堂吃饭,隔壁有几个女孩子在讨论剧情。她们都敢看,难道我就怕了吗,我问自己。然后带着满腔的惭愧和满脑的好奇,我看了第二次,终于正式入戏。

我很喜欢,这样一部重在刻画人性的丧尸片。人性跟生死一样,在各类表象异常丰富和各种秩序基本成熟的现实社会,是一个非常空泛的伪命题。但在片中那样一个特殊的末世设定下,题意不再模棱两可,可选项变得穷途末路,一切的答案也显得无路可退。

每一个可亲或可恨的存在都是如此历历在目栩栩如生,善未必笑容可掬,恶也未必面目可憎。一笑一颦变得如此宝贵而奢侈,以致容不下任何多余的伪装和委蛇。一言一语也可能成为下一个有案可稽的符号或线索。当每个人都面临绝境,不会有人有空说废话,人们甚至没有额外的念头去探索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末世。

也可能有过。但当务之急,无疑还是要先活着。那些无私的,那些乐观的,无需高歌,自心存感念;那些卑劣的,那些残忍的,不必苛责,然心存敬畏。每个平凡而特别的人,不管是敌是友,都显得有迹可循而感同身受。人人是我,我是人人。

堪称人类生存奥义:保持警觉,坚持信念;有担当,不搞砸;为该为之人,做该做之事!——我曾在朋友圈这样推荐这部片。而我也没想到如今还会专门为祂写下这些文字,我想这确实是因为祂很难得。特别当你无限循环着一首特别有里程碑意义的片尾曲时,一切就变得如此自然而然。

如今回想,前面有很多很多的精彩瞬间值得回味和思考——都忘了,说说几个典型的戏柱。

一出场就出言不逊惹人厌的达里尔,因为哥哥莫尔差点与众人翻脸,后来变成瑞克团队中不可或缺极有担当的二把手。他以前有多桀骜不驯,现在就有多值得信赖。一开始被丈夫虐待逆来顺受的卡罗尔,在后来的终点站,只身拯救了整个团队于生死存亡之际。她以前有多软弱无能,现在就有多坚强冷静。

作为开篇出场就救了男主角的摩根,眼睁睁看着老婆尸变不忍下手,从而失去唯一的儿子而变得疯疯癫癫,后在一位大师的指点下用合气道洗涤自己,变成一个宁死不杀生的一个异数。当然,他这种心灵的交战一直在继续,有来自队友的猜疑也有来自敌人的挑衅,从没答案,从没终点。

肖恩很喜欢的小卡尔,当母亲难产窒息而死时,他亲手制止了她的尸变。后来独身潜入尼根大本营被抓,独眼的伤疤被尼根取笑至抽泣。男孩别难过,当生活只给了你一个选项的时候,再难的选择题又能难到那里去。

男主角瑞克,全片最灵魂的人物,有勇有谋。与莫尔冲突时毫不手软,与肖恩翻脸时也并不硬来。肩负重大的责任,不仅要带领团队活着,而且是要有尊严的活着。就算无法面面俱到,也尽力做到最好。

大反派尼根,除了有点坏,人还是很好的。他的所言所行除了有些恶趣味和太直白外,还是很言之有理行之有效的。必须承认的是,如果人活着不需要尊严,也许他就是这个末世之下的标准答案了。

如今,第七季完结真空期,第八季将在今秋回归。让人念念不忘细细回味的自然是第七季最后一集的这首片尾曲,未发行的原声:As Family》by Bear McCreary,还有一个钢琴版

不可否认,这片由于是漫画先行,本人是比较偏爱的,通常漫画刻画主题更为深刻。例如海贼王中山治与哲普海上被困差点饿死时,哲普贡献了自己半条腿,动画版考虑太血腥改了;行尸走肉漫画中,瑞克被总督砍掉了一只手,电视成本考虑取消了这个情节。主角光环明显并非万能,毕竟肩负的责任是何等的艰巨和危难。

我看《海贼王》时,会很希望祂永远继续,不要完结,如希望般,如信仰般。我看《行尸走肉》时,会很希望祂不愠不火不偏不倚的进行,如实验般,如祈祷般。不刻意,不造作。如果不行,就就地休息;如果可以,那就继续前行。

行尸走肉,行之有道,且行且珍惜!

——将本页面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