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黑学

厚黑学

一直觉得读书是很酷很帅的事情。这样的事情当然还有很多,例如各类体育项目,各类户外活动,各种琴棋书画。但其中我觉得最没门槛最低成本的还是读书,而且收益方面最差应该也仅仅排在天生高颜值和天生富二代之后。然而真正能读有所得得有所用也不是简单的事情,但人生在世,又有什么东西是可以简简单单不劳而获的呢。

年初给自己定了不少目标,其中一个就是读书,前期有些偷懒,但能开始就是好的。两个晚上看了两本,说不定,说不定我可能真有这方面的天赋哦。窃喜之余又有所惶恐,这样会不会太囫囵吞枣得不偿失。

不像其他任何运动活动,困了累了喝红牛,然后冲凉睡觉。我发现读书到最后读完的时候,会出现一个很复杂而微妙的心理过程。先是如释重负,然后怀揣着某个概念或场景,不断掂量,不断演算,可能两三天都无法释怀。继而可能还会产生有新的疑问,甚至误解。

这跟解数学题不太一样,是没有标准答案的,估计最接近的答案就是直接问作者了。挂了的那当然没办法,就算还健在的你也不一定问的到。就算你还问到了,人家也不好说。他说,呵呵,说似一物即不中。那你还不是得自己从头再来。

思想本身是这么蛊惑的家伙,文字也并非安分守己的东西。同样的内容,不同的人往往会对自己感兴趣和较擅长的领域有更多的共鸣和互动。说不定作者很多铺垫的神来之笔,刚好被你通通忽略掉,而你还愤愤不平骂作者乱七八糟不知所云。

所以读书的一个理想的后继步骤,应该是重在最后跟其他童鞋的交流和自己的不断印证的。别人可能刚好有你缺少的一个佐证;而你的想法也可能是别人需要的一个反例。

总的来说,就是不断归纳演绎然后再归纳再演绎。所以比较偏爱各种比较深沉的伦理类剧情类的大片,而各种猎奇类和工具类的书则负责形成无穷的素材样本。这样,形成了一个永动的闭环,只要你想的话。

最近看完厚黑学,深深惊叹于这样一本世上少有的奇书。惊叹于教主的独立精神,惊叹于教主的博览视界,惊叹于教主的贯通逻辑,惊叹于教主的救世心肠。遂想,啧啧,李宗吾李宗吾,如果李宗伟能有这样黑的胆识和这样厚的胸襟,又何至于千年老二呢。

我读的书少,你不要骗我。但假如我读的书多,我也不会骗你。我承认我的浅薄,这没关系的。我就是个突然喜欢读书的浅薄的人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