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子

叶德娴 – 赤子
– 罗大佑/林夕

远远近近里 城市高高低低间 沿路断断折折那有终站
跌跌碰碰里 投进声声色色间 谁伴你看长夜变蓝

笑笑喊喊里 情绪仿仿佛佛间 谁愿永永远远变得短暂
冷冷暖暖里 情意亲亲疏疏间 人大了要长聚更难

一生人只一个 血脉跳得那样近 而相处如同陌生阔别却又觉得亲
一生能有几个 爱护你的也是人 正是为了深爱变遗憾

你我似醉了 无法清清楚楚讲 同属你你我我爱的感受
世界太冷了 谁会伸出一双手 围住你再营造暖流

说说笑笑里 曾觉得欢欢喜喜 谁料老了变了另有天地
世界太阔了 由你出生当天起 童稚已每年渐远离

娃娃 – 赤子
– 罗大佑/林夕

万紫千红地 走在大街小巷上 前尘黑白分明沿途飞扬
恍恍惚惚里 转换街边的灯光 岁月被冲洗的现场

欢笑泪影里 如今一样不一样 演奏是是非非交错的声响
日日夜夜缩 影了时光的肖像 找不到儿时的天堂

或许每颗心都有个难落土的根 埋藏着那不见影的原始的童贞
或许每个梦都深似血脉的泪痕 牵动每个赤子的灵魂

朦朦胧胧中 人潮稀稀疏疏间 防佛像我但比我无忧的脸
清清楚楚的 难忘从前的从前 曾经是生命的焦点

明白虽明白 不论存在不存在 谁也离啊离不开的人海
相亲难相爱 仍然一代接一代 拥抱着陌生的未来

同样是罗大佑,同样是林夕,有叶德娴苍然若失的赤子,有娃娃怅然流离的赤子。我是先听了叶德娴的粤语版,再搜索罗大佑的“赤子”,发现在《原乡》还有一首同名的国语版赤子。相对起来,国语版的也很不错,而且编曲也有所异,但觉得味道还是不及粤语版的赤子……

林夕的赤子三叠(节选)

“远远近近里/城市高高低低间/沿路断断折折那有终站”。初次听<赤子>,有如惊闻杜鹃啼血,苍冷之风穿心而过,半晌不能言。此词作于罗大佑的音乐工厂时期,收录在<皇后大道中>合辑中。九十年代初,香港处于回归前的混沌时期,家国梦,末日情,纠缠难了,<赤子>有着别样的情意结。

词里叠字的运用相当醒目,“笑笑喊喊里/情绪仿仿佛佛间/谁愿永永远远变得短暂”。不仅挈合曲中延绵的韵调,更丝缠柳绕,抑郁难舒,写尽疏离之愁,恍惚之境,有易安之风。林夕以母亲立言,为稚子远离而歌,其怜也哀,其情也深,听得人抠心得紧。“世界太冷了/谁会伸出一双手/围住你再营造暖流”,与其说是母亲的表白,不如说是儿子的自问。相离渐多,童稚渐少,也许彼此无力相通,也许彼此渐行渐远,但永远割不断如丝痴情。

林夕词风向来细腻感性,字句华美,常常雕琢地玲珑通透,时而有过于乖巧之嫌。而在与罗大佑合作时期,却彰显大气,词作每每荡气回肠。更为难得的是,此歌唱作皆为绝品。叶德娴沙哑沉实的嗓音和色士风的蓝调相辉映,沧桑中若有所失。有听闻此歌的一野古,话说叶德娴当年封咪不唱,罗大佑只得以交流的名义骗她试音,而且把试音板就这么弄出街了,此经典作才得以见天日。

——将本页面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