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椰的十年

雪椰

不知道有多少人还能象我一样
在十年之后还能想的起雪椰这个名字
但是那对于象我一样的许多人而言
这两个字就代表了大陆刚开始漫画人起点的梦想
……

1994年雪椰开始在《画书大王》上连载,当时作者颜开受到的评价,那一时期的大陆本土漫画的繁荣,相信每个经历过关注过的人至今仍记忆犹新。陈翔、郑旭升、钟伟恒、颜开。这四个人便是当时号称大陆首批漫画人的代表。而《画王》当时也繁盛一时,多少人曾经以为,那就是中国漫画开始腾飞的日子。

然而我看到了什么?

我看到了画书大王因版权而倒下。我看到一批又一批诸如三优新漫画、卡通王、科幻世界画刊等漫画杂志的诞生、衰退与消亡。我看到我们的作者们为了自己的理想而放弃掉更加丰厚的前途而前仆后继地投身于这个似乎是朝阳的行业,又一批一批地离开而另谋生路……

——这就是大陆漫画的十年
——也是雪椰的十年

我的美术基础本来不弱,接触漫画也比较早,学着画也就成了顺理成章的事情,在94年的那场现在看起来是表面化的漫画振兴大潮中,很自然地,也就把职业漫画家当成了自己最大的梦想。那是我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真正能被称之为的梦想。

随后便是自行的研究技法,自行地探求工具。在那些先见者们开始在种种杂志上连载漫画技法的时候,我已经自行掌握了大多数了。现在回想起来,人有一生在那么一段时间里,对某件事物能够达到那样的执着与狂热,真的是不枉此生呢。

雪椰

95年末开始与颜开通信。提一些意见,说一些看法,聊一点别的。这个与城市猎人同一天生日的家伙,没有我当年想像中的“忙”。很亲切的兄长,每信必复。我的画技也就在他的声声勉励之下,一点一点地进步。虽然这个行业需要肉食者们的进一步认知,但是那时候的我相信,这个土地上还有与我一样的很多的热血的同好者们,他们也都在为了自己国家的某个方兴的行业而努力而打拼,为了让漫画人的地位让看漫画者不再被说成是幼稚而努力,我相信,我们并不孤独。

雪椰出单行本的时候我上初三。

你能知道当颜开写信来说,雪椰要出单行本了的时候我的感觉吗?我感觉似乎就是我们梦想的先驱与承载者终于成功了,那种特别激动的感觉,这种感觉在我之后的这么多年中真的很少再有过。同时间出版单行本的还有象小山日记等一大批(对于我们而言)本土漫画。出版后,我们这里居然没有卖的,我跟一个哥们是骑着自行车来回跑了30公里路买回来这些承载多少人希望的、大陆首批COMIC!!对于一个16岁的少年来讲,30公里路是个什么概念?近50多元钱又是什么概念?然而这一切都值得,至少是当时看来是值得。我至今仍记得回到家的时候,一头扎到床上一点劲都没有了,可还是抱着那几本书在看的心情——我们的前辈们在打拼,曙光出现了,希望就在眼前!!我们这些后辈也可得一定要赶上啊!

高中时代,就是漫画时代。
雪椰出最后一本单行本的时候我是高三。
我已经不是优秀学生了。至少也不是能拍着胸脯说我肯定能考上大学的学生。我知道为了这个梦想,我失去的太多太多。
后来我经常就想起来当年《电子游戏软件》的创刊词:

——玩物不丧志。

父亲说,那你还是考美术吧。也许你只能干这个了。
我看着他的眼神,突然地就有一种愤怒。
我不喜欢被人用这样悲伤而怜悯的目光看着,我就要考文化课!
其实,到了那个时候,我才突然间发觉,我爱的原来只是漫画,并不是“美术”……

我放掉了一切与画画有关的东西,但是还是没有来得及补习。我切断所有可以切断的漫画通道,为了父母那时看我的眼神。

雪椰的盗版书,就是我在“高四”看见的。
我还以为拿小日本的还能说得过去,不盗买不来啊。我实在是没有想到连本土的漫画都居然会出现盗版的,价格居然会比正版便宜这么多……

我去信跟颜开说,你的书似乎有盗版了啊,你得管管吧。同时间出的雪椰7,印装质量劣的可以,你得说说吧。这薄薄128页的书的出版相隔日,也太长了吧。我们看完得等到什么时候啊,GUYVER完了估计你们都还没出。你也跟老编反映一下读者心啊。

颜开回信说,这些我哪里管得了啊。 ……
只不过是个作者 ……
只不过是个漫画作者啊 ……

雪椰

雪椰8。出过之后就再也消失了下文。
虽然在之后的大学生活里曾经见过一本旧书连载有雪椰8之后的内容,但是,雪椰的单行本,似乎就永远在8那里划上了句号。
为什么呢?
那就是没有通过市场的考验吧?
给颜开去的信,从此开始石沉大海。

人不能只靠梦想活着,再高的艺术家都要吃饭。
我不想做先驱。
世人皆浊你独清的话,汨罗江你不跳谁跳?
我对自己说了这句话之后的半年后,我接到了大学录取通知。
我写了最后一封信给颜开,我上大学了。你现在在干什么呢?
……

后来……
科幻世界画刊……
卡通王改版……
金虹漫画原子弹接受了与本土漫画杂志同样的命运
……

再然后就是大学生活,电子游戏,喝酒,四处乱窜,恋爱,分手,毕业,就业。在做着跟当初的梦想丝毫不沾边的工作的时候,偶然也会想起当年的执着岁月。
重庆的陈凯,天津的杜宏斌,你们现在在干什么呢……
还记得我们因雪椰的相识么……
青春,是什么最让你留恋呢?

前一段时间,有一个曾经在一起画画的哥们找我
他说,你还记得当初的梦想么?你还记得你曾说过要为大陆的漫画做点什么么?……
我想应该是我们行动的时候了吧,我有一些有这方面能力的朋友,我们一起再努力看看好吗…… 幼稚。

在把他送走之后,我拿出了一支蘸水笔
看着完成的东西,想起UCG当初的编辑紫枫曾在杂志上说过的一句话:
大陆不是没有专业的作者,缺少的是一个适合的环境。
拿着自己久违的画稿,想着放在故乡N年没动过的当年辛苦买回来的曲尺,网纸,拷贝台,……

我不由得趴在桌上,哭了……

————谨以此文纪念《雪椰》诞生十周年 nilren / 2004.11.4 / 6:27

注:意外看到了这篇文章,已经是当时的差不多一年后。但文中所说的,几乎还是历历在目。雪椰是当时国内我看到的最喜欢的漫画,加上作者与我同姓,更是宠爱有加。《漫画原子弹》——现在老家的柜子里还躺有几本呢,还一大跌其他的香港漫画。其实在那之前的一直,最对漫画开始有印象是看日本北条司的《城市猎人》,那时是海南摄影出版社翻译的《侠探寒羽量》符合国情过滤版。那时由于自己没有一个画画的背景,投身漫画事业,那只是偶尔的憧憬而已。那时只是因为有一帮同龄的人而欣喜着。对于一个“真”漫画迷这样的文章,着实让我鼻酸了好一阵。

反观自己,纵使也是真的喜欢,但从来没奢望投身过,对于与当初的梦想背道而驰的如今的所做所为,我没感到难过过。多年以来,直到现在,我没改变过我对香港漫画的喜爱。国内不行,但香港可以。

——将本页面分享到——

31 thoughts on “雪椰的十年

  1. tonychen481

    雪椰的单行本还一一的在我的书柜里面沉睡着!已经这么久了,有时在想着,我是不是错过了买下一集。。。好可惜,等待颜开水能出的快一点,可是等待就是这么漫长。以至于长到,人已经开始变老。。。

  2. tachi

    就好象再怎么坏的天气,太阳总是存在的:)

  3. 笑脸男

    雪椰
    又见这个熟悉的名字
    画王
    办了一年就消失的漫画杂志
    那时候我才读初中,每个月少的可怜的零用钱都用来买画王了
    认识了 颜开,郑恒升,陈翔等等一大批国产的优秀漫画家.
    然后第24期画王收入我的书橱,再也等不到那第25本
    知道雪椰出了单行本,直到大学才买来看,一共8本,却怎么也找不到当年的感觉了

  4. 动漫花痴

    永远支持中国动漫,我希望雪椰能尽早出山,这是每一个支持中国动漫人的共同心声

  5. bug

    关键是没有途径追求梦想吧, 雪椰画的很好,可是内容与创造力真的与日本的无法相比。我并不是说作者没有潜力,而是我们这一代可以接触到的文化上的东西太局限了,即使你主观上有对知识探求的愿望~~记得一年级的时候超喜欢圣斗士,也超想了解那背的希腊神话,不知道和我妈跑了多少个书店可是相关的书实在太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