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歌曲的外语原唱(上)

我不知道,原来在中国,确切地说应该是港台地区吧,真正的音乐人士是那么的少,当然我现在也明白了,为什么最近听到的歌都是这么烂,大不如前。 所以对一个原创的歌手,真的不能不肃然起敬,香港的许冠杰,蔡国权,台湾的罗大佑,童安格,以及后来香港的beyond,台湾的齐秦等人,不但能唱,还能自己写曲,而且写得又是那么好。即使现在,不知有多少人要用《天才白痴往日情》的曲来填上各式各样的词,《不装饰你的梦》依然在各个超市播放,陈慧娴虽然是乐坛的大姐大,却依然要唱《人生何处不相逢》,张学友身为歌神,也在唱《夕阳醉了》,而《海阔天空》《大约在冬季》,也不知打动了多少有情人。

你以为一首歌唱了两年,自己再炒作一下,就能成为经典么? 可惜这些都是老一辈的人物了,当然,再早的,许冠杰的前辈,当数黄霑,当年邓丽君的《忘记他》便是他的杰作。许冠杰那首脍炙人口的《沧海一声笑》,也是出自他的手下。我不是说这样就表明许冠杰不如黄霑,他们各有千秋吧。可许冠杰也是解放前出生的人了,总觉得生活在那个时候的人,如果真的成了名,那一定得有真才实学的,而且必须经过长时间的挣扎磨练,一夜成名的神话,只有在现在才会有的了。可是,神话背后,却又是什么?

当然一个歌手,也不是说非要所有歌都是自己原创,非要自己作曲作词的才能唱得好,毕竟歌手也是个演员,作为演员,应该懂得深入角色,把角色表现出来,演员不一定非要经历过和角色类似的事情的。翻唱别人的歌,也未必不好,外国就有《轻歌销魂》的例子了,在香港,徐小凤唱的《顺流逆流》就是蔡国权的歌,许冠杰的《青春梦里人》的曲也是来自《stay awhile》,但这丝毫没有掩盖他们的光芒。即使看《stay awhile》的词,也发觉其实许冠杰把它译成“青春梦里人”是非常好的,那就是中文毕业的学生的才华吧。 一个歌手的确不必同时是个作曲人士,只要有足够的表现力,唱适合自己的歌,照样是个好歌手,这是真的。比如邓丽君,我没有听说过邓丽君写过什么曲子,可她的《月亮代表我的心》唱得是多好,可又有谁知道这首歌的作者汤尼呢?

李克勤的《红日》红遍了大江南北,又有谁知道立川俊之的《それが大事》是一首怎样的歌呢?我们可以从来不知道有《それが大事》,可我们照样可以被《红日》的激情感动,甚至可以认为,李克勤就是《红日》原曲的作者,或者,至少可以以为,《红日》是一首中国的歌。 当然可以,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以为很多事情。我们可以以为《每天爱你多一些》是中国的歌,也可以以为《飘雪》是中国音乐人的杰作,也可以为《我只在乎你》的美妙旋律而感叹中国音乐人士的天才。于是我们就会以为,中国乐坛真的可以和日本韩国,甚至欧美平起平坐了。

可不,你看,90年代初80年代末,随着四大天王的出现,好的歌真是一天一首,叫人真不能感叹那是一个奇迹,中国人的奇迹,可不?今天刚听到一首《分手总要在雨天》,明天又来一首《我的亲爱》。这周刚刚上榜一首《千千阙歌》叫人听得直掉眼泪,下周居然又有一首《还是觉得你最好》打败了它,真是好一个繁荣盛世。台湾那边也不甘寂寞,周华健号称天王杀手,也带着他的《让我欢喜让我忧》来了。过了一阵,又来了个任贤齐,一曲《伤心太平洋》打动了无数少男少女。那个大言不惭的小虫居然说,《伤心太平洋》是他的杰作呢?不知中岛美雪听到后会有什么感想了。 当然,你可以随便说某某歌就是你的原创,中岛美雪那样的巨星,又远在日本,自然不来和你计较,或者,她也会为中国人写点歌,比如《漫步人生路》就是她的《ひとり上手》,邓丽君还有日本名字,估计中岛写来还是专门给她唱的,然而人家邓丽君却很是谦虚,依然写作曲是中岛美雪,却没有写是自己,不像小虫,拿了中岛的《幸せ.》来变成了《伤心太平洋》却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玉置浩二自然也不会因为自己的《难以前行》被张学友唱成《李香兰》而跑来中国跟你作对。于是,看来我们真的可以放心地拿来了,放心地繁荣乐坛了。

欺上瞒下是可以保住一时的繁荣,可是这里总是存在一个问题,就是那些歌事实上毕竟不是我们的音乐人写的,自然,90年代初我们还有很多老前辈在那里撑着,黄霑有时还会出来说说“我都不知你华仔在唱什么鬼”,可他们毕竟会退役,94年许冠杰退役,大家便都来翻唱他的歌以示纪念。可是他一退役,那些鬼马歌却也从此失传,以至现在只要一听到那些鬼马歌,还是只能想起许冠杰,这就是后继无人了。这样,今天退役一个,明天退役一个,不用多久,能写曲的人也就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一些会唱不会写的,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谁叫你是明星,谁叫你要歌迷的钱,没人写曲自己写吧,要不继续抄去吧。想写首歌一唱就红,那是要一定功力的,现在还有多少个许冠杰罗大佑?谁又肯下他们的死工夫在那方面研究下去,谁都想一夜成名,反正大家也知道,成名不在功力深厚,而在包装,唱歌也是一种包装。

于是刘若英来了,一首《后来》,一首《很爱很爱你》果然就成名了,可惜的是除了这两首歌,几乎就没有什么歌是好听的了,一个人的水平怎么会差异那么大呢?仔细一看,原来这两首都是kiroro的歌,分别是《向着未来》和《长久》,可刘若英不管,一举就变成乐坛的才女了,我看还是把“才”字改成“抄”字比较合适。记得有篇报道说记者采访刘若英,这个乐坛才女,问她平时有什么爱好,她说,最喜欢开快车,一边开车一边说脏话。她还挺老实,也许是觉得这样给人有个性的感觉吧。可当我知道她的成名作都是抄来的后,我就知道她如果不是喜欢开快车说粗话,才真的叫我惊讶呢。

当然,老是抄也不行,总得有人来写点歌唱唱,不然人家日本人也有意见。于是一帮什么林夕什么陈小奇就开始批量生产他们的歌了,生产了出来,管你谁唱,管你是陈奕讯还是郑秀文,反正谁逮着什么就唱什么,反正唱歌嘛,很容易,叫得够大声就行了,不是吗?郑秀文小姐的《煞科》,哎呀,不好意思,《煞科》也不是郑小姐的原曲呢,那是一首韩国歌来的,真是对不起了,不过我不记得它的原名是什么了。 现在出名是更容易了,随便演个什么《流星花园》,于是就创造了四个神仙,他们还要唱歌呢,《流星雨》是他们最好的歌了,其他的歌听了都叫我直想吐,惟独这首歌还能忍受,谁知又发现原来这是平井坚的《Gaining through losing》,真是好笑。然而这四个神仙还不安宁呢,今天又和经纪人闹矛盾,明天又要和女孩闹绯闻,后天又传出解散的新闻,真是热门人物啊。

娱乐娱乐,当今乐坛就是娱乐二字了,怎么娱乐呢,自然就是他们不断弄些无厘头的周星驰电影式的新闻来了。于是今天这个服摇头丸进去戒毒,明天那个顶包案被捉入狱,后天那个又被偷拍,真是娱乐个不亦乐乎,自己出名,又满足了观众需要,真是所谓“双赢”了。可人家还不放过你,你以为进了监狱就没事了,那真傻,可不,警察对谢某人通肛,居然都上得报;苏某人在戒毒所唱首《男人不该让女人流泪》,居然也叫人十分感动起来了,似乎这样一来就表示他真的要痛改前非。可是,这两位男士毕竟比不上璩小姐,人家被人偷拍完,都不用等你记者来挖料,就急急忙忙开起个唱了,至于唱什么,你怕没人给她写替她抄吗?只可惜南亚诸国不解风情,硬是不让人家开个唱,真是一大损失。

娱乐大众,大众娱乐,乐坛就变成了娱乐的地方,再也不用音乐了,所听到的新闻,不是某某歌上榜十一周依然高居不下,也不是某某音乐人一曲打动了千万人,却是赵同志今天穿日本军旗服明天入党,伏姑娘今天穿条写满脏话的裤子明天嫁了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公,真是老公公了。要唱歌怎么办,王菲都说了,她最满意的歌已经是N年前的那首《容易受伤的女人》,就是以后的歌也不如这首好了,不知中岛美雪听了后会不会很高兴,她随随便便一首《ル一ツ工》给人改编成中文又变成了最好。

现在的巨星,到底怎样是巨星呢?我发现了一个秘密,就是只要你唱歌不走音,就是天王级人马了,如果人家叫你小天王,那就表示你唱歌还有点走音,如果你唱歌很走音,唱什么走什么,那你就是偶像派,代表人物言承旭。所以张学友就是天王,王菲就是天后。当然,作为创作歌手,是有办法即使自己唱歌走音而且咬字不清,都可以成为名人的,那就是说唱,其实就是说话,只不过说得有点压韵再加上吐字不清,在加上有时呻吟一下就行了。当然了,据说这还是来自外国的呢,外国的月亮比中国圆,这个道理我当然懂,所以外国不管新出现了一种什么音乐文化,照搬过来中国是绝对不错的,你觉得不好吗?那就表明你out,表明你没有品味,表明你不够小资。可惜那个说自己不穿内裤上街的人不把西方的工业噪音(一个流行音乐的流派),重金属之类也搬过来,不然他就真的成为一代传教士了,至于教父,那还差得远,你听说过什么教父会到处跑来传教的?我又想,这个不穿内裤的人为什么又不把有点难度的新古典,迷幻派之类的搬过来呢?那也是兴起了不是很长时间的啊,按道理说也不是很out吧?后来我明白了,因为这些派别都至少有一个前提,那就是唱歌不走音,其次,还要求很高的唱功,他虽然不穿内裤,但还是唱歌走音,所以没办法。看来还是先生说得对,拿来主义也要有所选择的。你不穿内裤,就得学人家说唱。物质决定意识,就是这么一回事,唯物主义也容易得很。 那么大家都来说唱吧,大家都来娱乐吧,唱歌就对对口形好了,甚至连口形都不对,就站在台上发呆就可以了。反正都是娱乐,还下什么工夫,玩嘛,正如粤语歌之王许冠杰的一首歌所谓“最紧要好玩”。 (红卫兵转贴)

偶然的一个机会在网上搜索一某老歌,就看到了这个贴子。我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要把它转过来。尽管原作原贴已经声明了不许转载,但我就是要转。只不过,原贴里面某些歌曲的试听和下载和图片将不再保留。Ready, GO!!! >>>>>

  1. Jean Jacques Goldman – Comme Toi

    Comme Toi林志炫散了吧》的法语原版。Jean Jacques Goldman 是法国家喻户晓的著名音乐人,为Celion Dion 等大牌歌手作曲。他经历了从偶像歌手到著名音乐制作人的历程。从 80 年代初的乐队成员到三人组合再到 80 年代后期的成功单飞,伴随他的是 45 场巡回演出,经典的专辑和狂热的歌迷。法语流行乐的常青树树立了一个标志,被后来的歌手们不断地重复和效仿。他的那首 comme toi,也被台湾的林志炫在 97 年翻唱成“散了吧”。Luc 在 2000 年偶然间从 nostalgie 电台里听到这首歌,竟成了我和 j-j Goldman 的首次接触。

  2. Oh Tae Ho – 歌名不详

    一首真正的原唱,姜育恒翻唱叫《最爱的人》,谭咏麟翻唱的粤语版叫《情凭谁来定错对》,国语版叫《情深无怨》,但这才是原唱。在谭咏麟94年的专辑《梦幻的笑容》中的优秀作品仍然是他的慢歌,这在他后来的专辑中成了一个很大的缺憾。专辑的第二首歌曲是谭咏麟个人非常喜欢的作品,在那之后每次演唱会上,他都会单独演唱这首歌。这首歌翻唱自韩国已故著名歌星 Oh Tae Ho 创作并演唱的遗作,这首作品的曲谱是在整理Oh Tae Ho的遗物时发现的,后来经由谭咏麟本人填词翻唱,不想竟成了这位歌手的代表作,这段经历更给这首歌以传奇色彩。

    这个歌手可以说是个浪荡子吧,烟酒无度不说,个人生活上也及其颓废。不幸罹换艾滋病。这首歌就是在他即将去世前录制的。此人在韩国歌界十分了得。可惜了。你听出他的声嘶力竭了吗?你听出他对生命的留恋和对生活的渴求了吗?这是个真性情的男人。

    听到这首歌是好多好多年前了,那时候还没有韩流。大陆流行歌坛也不过刚刚有点红火。这是我接触到的第一首韩国歌曲。听后除了喜欢外,也感慨良多。想想我们这个泱泱大国,到处是小情小调和意识形态的应景之作。哪里找得出这样真性情的,用生命去歌唱的歌者。即使发展到现在,又有几人。

  3. Modern-Talking – Brother Louie

    林珊珊翻唱的粤语版叫《连锁反应》,邓洁仪翻唱的国语版叫《路灯下的小姑娘》,歌比较老了,相信大家都很熟悉。这首歌实在是太有名了,以至于被50多种语言翻唱,都还记得“在一盏路灯的下面,有一个小姑娘在哭泣….亲爱的,小妹妹,不要不要哭泣…”吧。这个是原唱版本,Modern Talking 是两人的德国 Pop 组合,在80 年代中后期红遍世界,留下了 Brother Louie,Atlantis is Calling,Cheri Cheri Lady,You’re My Heart,You’re My Soul 这些经典,Atlantis is Calling 和 You’re My Heart,You’re My Soul 都收录在了当年的《猛士》和《荷东》里。后来乐队解散,90 年代后期重新组合,出了新的专辑,可惜已经远没有当年的悦耳了。

  4. Boney M – Rasputin

    记得歌词怎么唱的吗?“我的心上人,请你不要走,音乐正悠扬,鼓声伴着好节奏……”记不得是何时听高凌风的《心上人》了。前西德的波尼 M(Boney M) 演唱组是七八十年代十分受人瞩目的一个演唱组,乐队成员来自四面八方,有的来自西印度群岛,有的来自牙买加。制作人是弗朗可.菲林(Frank Fariam)。

    1977 年他们以一曲“Daddy Cool”红极一时,从欧洲演出到美国。由于他们身上特有的迪斯科韵味,又正好赶上当时美国风行迪斯科热潮,因而大受欢迎。他们擅长将一些老歌改编成迪斯科节奏的舞曲,而给他们改编的老歌总是别具一格,重放异彩,一下成为热门歌曲,令歌迷拍案叫绝。《巴比伦河》、《梦中的妈妈》……如今是不是已经被认为是“老年迪斯科”用曲了呢?但一定会有人怀念它们的,我想。

  5. いかないで

    粤语版即张学友的《李香兰》。国语版却有两个,分别是张学友的《秋意浓》和张立基的《一生梦已远》。

    自从“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占领东三省后,中国电影也因此产生了一个怪胎———日本占领当局直接操纵与控制下的沦陷区电影。

    历史常常使人变得尴尬,也会给处于历史漩涡中的个人带来撕心裂肺的痛苦。李香兰的经历是独特的,原名山口淑子的她生于中国,并认了两个上层人物作义父,因此具有两个随义父的中国名字:李香兰和潘淑华,后来她成了日本人一手制造的伪中国演员,成为日本方面所需要的伪满、中国的对日亲善使者,她拍摄了“满映”时期的许多电影,她演唱的《夜来香》也曾红遍大江南北,是当时电影界和音乐界都分外耀眼的明星。然而她仿佛一个被摆布的骗局,日本当局需要李香兰,并且制造和利用了她。

    作为歌影双栖艺人,李香兰在《万世流芳》中因扮演林则徐女儿名噪一时。但真正的“红火”,却是在日本东京日剧场演出之后。以至于此后还参演了好莱坞的众多电影,以及百老汇歌剧,很快,香港电影公司也发出邀请。在合作期间,李香兰拍了好几部电影,如《金瓶梅》、《一夜风流》和《神秘美人》等,这些影片的插曲全由她亲自演唱并灌录成唱片。

    李香兰歌声婉转动人,歌唱造诣高深,从早期在上海至后期于香港灌录过的歌曲,均让歌迷眷恋不已。比如《夜来香》、《卖糖歌》、《戒烟歌》、《何日君再来》和《海燕》等,均被华语流行歌曲史奉为经典名作。也许正是这种根深蒂固的缘由,使得相关的文化一直在香港、上海等“特区”流传。

    这首玉置浩二谱曲、周礼茂作词的《李香兰》,单从字面上看,自然看不出什么名堂。表达了歌者对她的思念、爱慕与神往。但与历史联系在一起,其中的腐蚀性就不言而喻了。

    作为歌曲灵魂的诠释者,玉置浩二自然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而玉置浩二的身份,却是日本最杰出的乐队──安全地带的灵魂人物。据悉,张学友的《月半弯》、《李香兰》、《沉默的眼睛》,陈百强的《细想》、《冷风中》等歌曲均出自玉置浩二的笔下。这似乎是目前香港歌坛还流行的一种做法,即借用日本的歌谱,自己人填词。只要旋律好,全然不顾其真实内涵

    无独有偶,周华健演唱的《花心》有着同样的历史背景。据“九一八战争研究会”提供的资料显示,日本的电影《山丹之塔》记载并美化了日本法西斯分子在1945年反抗美军的历史。日本作曲家喜纳昌吉根据冲绳民谣为该电影谱写主题曲。而我国台湾的词人厉曼婷为其填词,即《花心》。歌曲表达了对“花”的留恋、珍惜与爱慕,希望能与“花”牵手、同行。周华健将此唱得大红大紫,并成为其歌唱生涯的始终保持曲目。

  6. Joan Jett – 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

    大家可能都听过刘德华的《我恨我痴心》,但很少有人知道这首歌是刘翻唱的 Joan Jett 的《I Hate Myself for Loving You》。两者比起来还是原版的更中意也建议大家多听听原创音乐 感受一下摇滚的魅力.

    她玩的是简单而纯粹的摇滚乐,她从不把自己的性别当一回事,她是几代摇滚女性的偶像。Jett 的音乐最明显的标志就是雪崩一样的音量和音乐中无法抵抗的引人入胜的细节,the Rolling Stones 一样精力充沛的形象和节奏,AC/DC 一样强大的和弦演奏。她坚持摇滚乐的传统,但也不断有所突破──她玩的是经典的三和弦 rock & roll,然而她也喜欢某些被认为是垃圾的东西(比如 Gary Glitter)。从他的第一支乐队 the Runaways 到他在八十年代的金曲机器合作者 the Blackhearts 直至她在九十年代出人意料的成功复出,她的音乐从未改变过,她用这种方式保证音乐的品质,并用这种方式创造了经典“I Love Rock-n-Roll”。

  7. Fool’s Garden – Lemon Tree

    不知大家是否还记得几年前台湾女歌手苏慧伦唱红过一首名为“Lemon Tree”(柠檬树)的翻唱歌曲,此曲原唱者便是一支名不见经传的德国乐队 Fool’s Garden 。在苏慧伦的大力宣传下,该乐队在东南亚的知名度迅速提高,并那以后不久在东南亚举办了演唱会。

  8. Whigfield – Close To You

    只知道这首曲子的名字应该叫做“Close To You”,前两年田震曾经唱过一个口水的“顺其自然”,就是这首歌改的,但感觉是两码事,节奏差不多,但是原版的鼓点节奏非常强。原版也是女声的,高潮部分有句歌词是“I Just Wanna Be Close To You”,对应田震那首歌里的“就让一切顺其自然”。

  9. Mary Macgregor – Torn Between Two Lovers

    七七年美国榜冠军情歌,民谣女歌手一鸣惊人贴切诠释三角难题。Mary Mcgregor 是70 年代较有名的民谣女歌手,此曲乃当年冠军歌曲是电影《两人之间》的主题,非常的有味道,绝对必下! 王非翻唱为《中间人》,个人感觉还是原唱功力更高一等。

  10. 立川俊之 – それが大事

    李克勤的《红日》红遍了大江南北,又有谁知道立川俊之的《それが大事》是一首怎样的歌呢?我们可以从来不知道有《それが大事》,可我们照样可以被《红日》的激情感动,甚至可以认为,李克勤就是《红日》原曲的作者,或者,至少可以以为,《红日》是一首中国的歌。 当然可以,这并没有什么问题,我们可以以为很多事情。我们可以以为《每天爱你多一些》是中国的歌,也可以以为《飘雪》是中国音乐人的杰作,也可以为《我只在乎你》的美妙旋律而感叹中国音乐人士的天才。于是我们就会以为,中国乐坛真的可以和日本韩国,甚至欧美平起平坐了。

    立川俊之是“大事 MAN”组合中的灵魂人物。1991 年,凭借这首“それが大事” 风头一时无俩。拿奖拿到手软。不过,5年之后,由于“成员之间的音乐理念不同”,乐队进入了“休眠期”。现在很难看到他们的消息了。

  11. Laura Branigan – Self Control

    这一首恐怕知道的人很少了,记得大约是85年左右吧,某个上海或者广东的歌手曾经比较多产,几乎所有的歌都是外国歌曲重新填词,然后奶声奶气的唱出来,因为都是外国名作,旋律都还可以,可惜被他的唱腔给糟蹋了,说远了,有一首叫做《季候风》的,有人有印象吗?周峰演唱的“季候风,季候风,吹到西,吹到东,越过山,越过大海…”,还有个版本是女声的“一个你,多么美丽,就让我,难忘记,不知道你在哪里?…”

    Self Control 源自意大利民歌,很多歌手唱过。Laura Branigan 演唱的非常出色。非常的遗憾,Laura Branigan 于上月 26 日因脑瘤在睡梦中去世…

  12. Dschinghis Khan — Dschinghis Khan

    82,3 年左右,家喻户晓的一首歌,张蔷演唱,“成、成、成吉思汗,有魅力,有魄力,有智慧,异常英勇 成、成….”。最近忽然找到了原唱,曲名居然就是成吉思汗,乐队也叫成吉思汗,不过没来得及仔细去了解这个乐队(似乎在日本比较有人气),看歌词不是英文,希望你们能够看懂。

  13. 少年队 – What s your name

    1988 年一向标榜原创音乐的飛碟公司在忍受不了生意冷清市场下终于开戒并翻唱成风,最成功的便是在年底推出了全盘模仿自日本少男偶像团体少年队的小虎队,以「青苹果乐园」一曲掠夺了一大片尚未被开发的真空地带,小虎队这一成功引一阵跟风龙龙三人組、滾石小子、少女队纷纷出笼只是这些缺乏先机的团体大都出过一张专集后就不见踪影了!

  14. チアゲ&飞鸟 – この恋おいらのからまわり

    在1978年,日本福冈县的两个20岁的小伙子拆田秀之和宫崎重明组成了一队名叫『チアゲ&飞鸟』的组合,后来为了书写方便,便改为『Chage & Aska』。「Chage」是柴田的日语罗马拼音读法,在台湾、香港、以及大陆几年前出的杂志均译成「恰克」;「Aska」的意思是飞鸟,宫崎很喜欢日本古代「飞鸟时期」的文化,因而选取了这样的名字。因为他们实在是太出名了,我再说就显得多余了。这个就是他们的《この恋おいらのからまわり》,齐秦翻唱为《原来的我》。

  15. 原由子 – 花咲く旅路(花开的旅途)

    由于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以及它长期以来严重的军国主义思想,使我对这个民族一直没有好感,但是文化是属于世界的,我正试着去接受它的文化,其实日本音乐近五十年来在整个东亚地区的流行音乐发展过程中占着非常重要的地位。撇开不计其数的作品翻唱不说,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台湾、香港甚至连韩国的流行趋势都是紧密跟随着日本的潮流指向。从七十年代台湾的新民歌运动到香港整个八十年代的流行音乐黄金期,这十几二十年中这个现象也没有间断过。我觉得这些歌还是不错的。当年我第一次听到这歌就感觉它的风格和《北国之春》太相似。

  16. 幸せ·小林 – 幸子

    90年代初80年代末,随着四大天王的出现,好的歌真是一天一首,叫人真不能感叹那是一个奇迹,中国人的奇迹,可不?今天刚听到一首《分手总要在雨天》,明天又来一首《我的亲爱》。这周刚刚上榜一首《千千阙歌》叫人听得直掉眼泪,下周居然又有一首《还是觉得你最好》打败了它,真是好一个繁荣盛世。台湾那边也不甘寂寞,周华健号称天王杀手,也带着他的《让我欢喜让我忧》来了。过了一阵,又来了个任贤齐,一曲《伤心太平洋》打动了无数少男少女。那个大言不惭的小虫居然说,《伤心太平洋》是他的杰作呢?不知中岛美雪听到后会有什么感想了。 当然,你可以随便说某某歌就是你的原创,中岛美雪那样的巨星,又远在日本,自然不来和你计较,或者,她也会为中国人写点歌,比如《漫步人生路》就是她的《ひとり上手》,邓丽君还有日本名字,估计中岛写来还是专门给她唱的,然而人家邓丽君却很是谦虚,依然写作曲是中岛美雪,却没有写是自己,不像小虫,拿了中岛的《幸せ.》来变成了《伤心太平洋》却依然脸不红心不跳。玉置浩二自然也不会因为自己的《难以前行》被张学友唱成《李香兰》而跑来中国跟你作对。于是,看来我们真的可以放心地拿来了,放心地繁荣乐坛了。

    中岛美雪日本著名才女,不仅受到一般人喜爱,在演艺界也不乏拥护之士:如研み尚子、樱田淳子、柏原芳惠、工藤静香、药师丸博子等歌手也很喜欢采用中岛美雪所做的词曲。而在港台两地,也有不少的歌手演唱中岛美雪的歌,例如邝美云、王菲的《容易受伤的女人》、万芳的《恋你》、林佳仪的《一个人的我依然会微笑》、郑秀文的《脆弱》、吴宗宪的《等候》、叶倩文的《时代》以及王菲98年专辑里面的《人间》、任贤齐的《伤心太平洋》、十几年前几乎无人不晓的《北国之春》等等都是中岛美雪所创作的歌曲。

  17. 喜纳昌吉 – 花

    我不听这歌很多年,并不是我多么地爱国多么地大义凛然,我只是对这种犹如赵同志今天穿日本军旗服明天入党拿别人的内裤做帽子的行为感到不屑。

    无独有偶,和张学友的李香兰一样,周华健演唱的《花心》有着同样的历史背景。据“九一八战争研究会”提供的资料显示,日本的电影《山丹之塔》记载并美化了日本法西斯分子在1945年反抗美军的历史。日本作曲家喜纳昌吉根据冲绳民谣为该电影谱写主题曲。而我国台湾的词人厉曼婷为其填词,即《花心》。歌曲表达了对“花”的留恋、珍惜与爱慕,希望能与“花”牵手、同行。周华健将此唱得大红大紫,并成为其歌唱生涯的始终保持曲目。

  18. Joan Baez – The House Carpenter

    无论歌曲表现的主题是什么,Joan Baez 的歌声总是那么清澈、嘹亮;无论她是以轻快的女高音演唱民歌或现代流行歌曲,还是在发表她的维护和平、建立兄弟姐妹般友情的政治观点,她的声音都是那么清晰可辨,富有说服力和感召力。她竭力把音乐和社会道德融会贯通,继承了民歌运动中旧左派的传统风格,并把这种风格传给了60年代的新左派。

    1959 年,纽波特城举办了第1届民歌音乐节,她首次登台,一举成功。此后她便成为一名明星,可她对娱乐界所推崇的歌星形象及风格十分淡漠,不屑一顾.因为大家对她都比较熟悉了,恕不赘诉!

    这个就是她唱的 The House Carpenter,中文叫《往事》我记得最早是刘文正翻唱过,后来孟庭苇也翻唱过,还有其他很多人翻唱过,“如梦如烟的往事,洋溢着欢笑,那门前可爱的小河流,依然轻唱老歌···相信大家还记得吧!~

  19. THE ALFEE – メリーアン

    很久了,没有听过谭咏麟的歌,专辑也只是收藏而已。其实他很多翻唱的歌在演唱方面也就是拿过来直接翻了中文词,也不管合不合适。但“捕风汉子”是个例外。开始一阵冷洌的风吹过,鼓点和 BASS 急速跟上,真假音乐的交替出现,使歌曲显得相当饱满。编曲方面是向日本的直接拿来主义,有时不得不佩服小日本在音乐方面的功底,细品这首歌,ALAN 的演唱并未见多大的快节奏,而是编曲造成了感觉上强劲的气势。

    “捕风汉子”原唱是日文 70 年代的摇滚乐队 THE ALFEE,故节奏和歌词都显得非常 Man,ALAN 故意在咬字方面处理得比较硬,以一种历经苍桑的成熟男子形象出现,但在音节回旋处却总能听到听见柔软的心跳。

  20. ABBA – Gimme Gimme Gimme

    来自瑞典的 disco-pop 四重唱组合 abba 一直到目前为止都是整个世界最受欢迎的流行音乐组合之一–从澳大利亚到俄国,ABBA 音乐广泛流行.他们的歌长期被欧洲各国夜总会和迪斯科舞厅播放。今天这首便是他们的Gimme Gimme Gimme ,费翔翻唱为《恼人的秋风》。

    “ABBA”代表了4个人的姓名的第一个字母。一曲”Waterloo”(滑铁卢)一曲赢得欧洲电视台大赛的奖励。之后,他们演唱了”S.O.S”, 这支歌不仅在美国和英国等说英语的国家一炮打响,而且也在西班牙、德国等国赢得巨大成功,这是他们始料不及的。此外,他们还有 “Lay All Your Love On Me”(把你的爱都放在我身上)、”The Winner Takes It All”(赢者称帝),等等。这些歌有很多在80年代被引入我国,并被广为传唱。 《五色谱》就是当时非常走红的磁带,而里面的歌曲大部分都是ABBA乐队的歌曲,重新填上词,唱遍大江南北。然后又有”Mamma Mia”(我的妈妈),”Fernando”(费尔南多)和”Dancing Queen”(舞皇后)。到了1976年,他们已经准备出”精选集”了。

  21. Leo Sayer – Love You More Than I Can Say

    听《爱你在心口难开》一定要是英国男歌手 Leo Sayer 的原唱。唯原唱气息和演唱风格绝妙。70 年代超级偶像《李奥塞勒》 80 年为恋爱中男女吐露心声的抒情经典,美国榜5周亚军、成人抒情榜3周冠军;英国榜亚军单曲….《爱你在心口难开》中文翻唱的太多了,港台最早好象是凤飞飞,国内好象是张蔷,其它N个版本恕不赘述!

  22. Chris de Burgh – A Spaceman Came Travelling

    克里斯·蒂伯 1948 年 10 月 15 日出生于阿根廷。De Burgh 是一位英国外交官的儿子,然而他却走上了歌唱道路。De Burgh 的歌曲具有一种超人的洞察力,流畅、迷人的旋律而深受到乐众的喜爱。DeBurgh 不仅在英美乐坛,在加拿大,南非,欧洲和南美洲,也拥有大量乐迷。Chris De Burgh 凭着优秀的音乐才能在乐坛中继续追求着商业性和艺术性的双重目标。他演唱的《Lady In Red》是电影《红衣女郎》主题曲,这首歌快乐流畅浪漫温情,在 1986 年为他取得了英国排行榜的榜首位置。这首就是1975年他自己作曲作词的《A Spaceman Came Travelling》齐秦翻唱为《直到世界末日》。

  23. 五轮真弓 – 恋人よ

    今天我给大家带来了五轮真弓自己作曲演唱的《恋人よ》,谭校长翻唱的粤语叫《忘不了你》国语叫《爱的根源》。一首值得收藏的歌。1972 年,五轮真弓带着全日本首张于海外录制完成的专辑在乐坛如彗星般出道。西方音乐的单纯线条里,五轮真弓以她压倒性的歌唱实力让全日本乐迷发出由衷的赞叹声。30 多年以来,可以说她在整个东南亚歌坛都是一个里程碑式的人物。她的许多歌曲都被港台大陆歌手翻唱过。

    我离不开音乐,就象狗改不了吃屎,就像没有及时换药的伤口纱布和血痂粘在一起一样,任何分开它的小心翼翼的行为都将引起撕皮裂肉的痛楚。一个网名叫xaoxong朋友也是这样的人,因为我以前上传的网上空间有限,速度也不怎么理想,他为了支持我,于公元2004年9月20日自己掏了200RMB通过关系在他们电信给我弄了一个300M的网上空间,我相信宗教圣拜徒对神的狂热也不过如此,无论穆斯林还是佛教徒,他们追求的不过是他们幻想的东西,而这种幻想,大概只能够用世俗的“艺术”来相提并论,艺术都是非教徒对“美”的精神膜拜,可以说,我们活着,有一半是依靠吃饭来维持,而另一半是依靠灵魂。记住他的网名—-来自山东聊城的xaoxong。

  24. Sophie Zelmani – Going Home

    王菲乘客》的英文版。从1995年开始,来自瑞典这个北方国度的甜美清新邻家女孩 Sophie Zelmani 苏菲珊曼妮,便以生活化、发自内心真诚的诗意词句,简单乾净透澈却能直接触摸隐藏在心灵深处纤纤情感的音乐,而征服了瑞典、欧陆甚至亚洲的广大歌迷。Sophie 的音乐之所以能像她的人一样,情感纤细、纯净亲切而动人,那是因为她的歌直接纪录了她的成长心路历程。彷佛用音乐来回忆着过去那些在情感正要愈合,然而一旦触碰到还是会带来疼痛的伤口,那沁凉萧瑟绝美的意境,就是这麽让人愈听愈沉醉其中而难以自拔。

  25. Kiroro – 長い間/未来へ

    应革命群众的要求,今天推出刘若英很爱很爱你》《后来》两首歌的原唱!日本的著名女子二人演唱组 Kiroro的《長い間》《 未来へ 》。

    日本的著名女子二人演唱组 Kiroro 的主唱玉城千春是一个创作型才女,专辑中所有的歌词创作都由她一人包揽,原创的歌词,清新的民谣曲风,这都使她们的音乐有着迷人的魅力,聆听她们的歌声让人颇有一种重回校园的感觉。Kiroro 组合名称的来历:主音歌手千春小学时,参加地域交流去北海道池田町参观,偶然学了两个爱努语单词 (Kiroru=众人走多了踩出来的大路、Kiroro-an=强大,稳健,昌盛,大,坚硬的意思),Kiroro这个组合的名字也就是参考了这两个单词的拼法而来。

  26. 吉川晃司 – モニカ

    使吉川晃司一跃登上歌星宝座的是84年发表的第一首单曲。当时流行的 8 节奏的强烈音响与入耳难忘的重唱部分,毫无间断的歌词,这种崭新的歌唱形式改变了已往的歌谣,加上只有弱冠 18 岁,给大家留下了鲜明的印象。高校时代是非常出色水球选手,曾经是奥林匹克的侯补,运动神经出众拔群。体裁合身的西装,唱歌时的高抬腿动作等引人注目的表演更使人难以忘怀。

    以后他成功的脱离了偶像歌星轨道,转为自编乐曲的摇滚歌手。89 年与著名的 BOOWY 的吉他手-布袋寅泰联手,组成了 COMPLEX 乐队,单曲「Be My Baby」大获成功,解散后作为歌手继续活动。作为歌手拥有大量同性的歌迷也是不多见的。这首「莫妮卡」就是他的出发点,这首歌是他第一次主演的电影「Sukanpin Walk」的主题歌。张国荣翻唱后红极一时,后来大陆的周峰又翻唱张国荣“MONICA”,红遍了整个大陆。

  27. 平浩二 – BUS STOP

    平 浩二 本名-平赖敏 1949年1月23日出生于长崎县。高校毕业后曾就职过,为了成为歌手辞职到东京。70年以「博多布鲁斯」出世,第2首歌「女人的心事」(女の意地)是与西田佐知子合作,获得巨大成功。趣味是打高尔夫球,看电影。去年为了纪念艺能生活30周年初次登上演剧舞台。这首「汽车站」是1972年发表的,卖出了60万张的名曲,成为了他的确立自己名声的代表作。他透露说「实际这只歌是按照The Platters的名曲Only You的印象制作的。」同曲的制作人考虑到为了使合唱部分达到Only You那样的优美,歌手必须声音柔美,并且可以唱出高音。而刚刚出道的平浩二正好具备这个条件。他回想道「总提醒自己这只歌最重要的是歌曲的开头,这个部分一定要认真的来唱。」确实这首歌的开头与Only You十分相似。他回忆说「这首歌实在比较难,需要技术,我练习了好长时间。」

    这首 BUS STOP 就是陈惠娴的「红茶馆」的原唱。(再次感谢逐鹿论坛的版主 kyoro 翻译整理资料,并对他为日语歌词注音这种严谨的行为表示崇高的革命敬礼!)

  28. Gerard Joling – Ticket to the tropics

    这是蔡立儿的《怎么》的原唱,“第一滴血2”的片尾曲 Ticket To The Tropics(到热带的机票),演唱: Gerard Joling(杰洛裘林),荷兰歌手,推出四周登上排行榜No.1,家喻户晓抒情佳作情歌王子(Gerald Joling)于85年发表之单曲,当时于全亚洲造成莫大轰动。个人非常喜欢的一首歌!!

  29. Patricia Kaas – Venus Des Abribus

    草猛的《半点心》大家一定都听过。可是你知不知道它是由一首法语歌曲改编的呢?就象非常漂亮的女人不喜欢我一样,我喜欢非常漂亮的女人,这是不需要理由的,尤其是有着动人歌喉的漂亮女人。

    女歌手 Patricia Kaas 是当代法国香颂的代表人物。Piano Bar 的曲子大多也收录在由 Patricia Kaas 今年主演的电影“And Now..Ladies and Gentlemen”中,一场传统的情歌与爵士恋曲的完美邂逅,在慵懒的沉溺中,摆脱浮躁的烦心的尘世。Patricia Kaas 出道十多年,全球创下1千2百万张销售成绩,她性感沙哑的稳健嗓音,纤细又婀娜多姿的身材及火热的肢体语言,确实已征服了无数乐迷的心。

  30. 五木弘 – 乾杯

    「乾杯」是日本结婚式的必唱名曲,是一首演歌,姜育恒翻唱为《跟往事干杯》。

    作词作曲:長渕剛(ながぶち つよし Nagabuti Tsuyoshi),1956出生于鹿儿岛县。他走入乐坛的契机是在高中生的时候参加的一次吉田拓郎的演唱会,喜欢上了吉田拓郎、加川良及友部正人等当时著名的民谣歌手。进入九州产业大学后,又接触了摇滚乐,受到Neil Young等的影响。在78年的第15回雅马哈流行歌曲大奖赛中以一曲「巡恋歌」获奖。80年,在歌迷们的热烈要求下,将以前发表的唱片「逆流」中的一首单曲「顺子」以单曲唱片的形式重新发表,结果大受欢迎,排行榜得魁,一跃成名。81年举行了跨越年度的演唱会涉及全国140个地方,最后一场是在著名的武道馆中举行的,从开始演唱到进入武道馆花费了7年时间。另外从83年第一次参加电视连续剧「家族游戏」,作为演员他也大展身手,主演了电视连续剧「保镖」电影「英二」等等。87年唱片「LICENSE」获得日本唱片奖中的优秀唱片奖,其后势如辟竹,单曲「干杯」(即「跟往事干杯」),「蜻蜓」(即「红蜻蜓」),唱片「昭和」等都相续销售过百万。

  31. The Moody Blues – Nights in White Satin

    我经常想起这首歌,毫无思索的余地。这是一首老歌,一首经典的老歌,和XO一样陈了!张学友昨夜梦魂中》原唱!The Moody Blues 的 Days Of Future Passed 被誉为是第一张艺术搖滾专辑。內容大量使用古典乐,将搖滾与古典融合得非常完美,使搖滚乐开拓了一番新天地,令人大开眼界。

    The Moody Blues,1964 年成军於英国伯明罕。一开始他们也只是当时众多对音乐有热情的年轻乐团中的一个,玩著传统的 R&B 元素,在音乐中摸索。很快的,只花了三年,他们就成熟到可以缴出在搖滾乐史上佔有经典地位的专辑了。Days Of Future Passed,充滿野心的作品。专辑以一天的时序,从清晨到晚上为主干,依序來发展乐曲,內容涉及心灵学、玄学、宇宙学 (他们这么说,其实我根本没管他们歌詞在唱什么)。

    音乐上則是大量使用古典乐。在搖滾和古典的融合上,The Moody Blues 费尽巧思,作曲上以略帶苍凉的抒情旋律为主,有时則辅以一些如节庆般的欢乐气氛,这两者都是古典乐中常用的元素,而 The Moody Blues 本身音乐风格也不是什么铿锵有力的重节奏,所以当他们以如此原則用心在作曲上后,无论是他们搖滾乐团或是古典乐团來演奏这些曲子 (甚至合奏),感觉总是和谐无比。

    Nights in White Satin ,旷世巨作。听这首歌,除了想赞美,更多的是感叹。60及70年代,就在大不列顛這块土地上,为何能有那么多20來岁的年轻人,頂著放浪不羈的外型,缴出一件又一件荡气回肠的作品?是什么魔力,让这么多令人永难忘怀的作品,全集中在这年代,这个小岛上?快要四十年了,Days Of Future Passed 像一杯越陳越香的老酒,愈发美丽动人。

  32. Boyz II Men – It’s So Hard To Say Goodbye To Yesterday

    张学友<偷闲加油站>原曲。Boyz II Men成立于1988年,其四个成员Shawn Stockman(1972.9.26–)、Wanya Morris(1973.7.29–)、Nathan Morris(1971.6.18–)以及Micheal McMary(1972.12.16–)都是费城音乐学校(the Creative & Performing Arts High School)的学生。当他们发现四个人的声音混和在一起要比一个人独唱悦耳得多的时候,他们走到了一起。随着时间的迁移,这四位大男孩渐渐地变成了大男人,他们的音乐在全球广泛的流传着,那种黑人歌手独有的音韵深受大家喜爱。熟练而和谐的技巧,不依靠乐器的衬托,是Boyz II Men最具魅力的演唱风格。

  33. Glen Frey – The One You Love

    这首歌的 Sax 奏的过门部分非常好听很有穿透力。确实是一首经久不衰的名曲。张国荣梦里蓝天》原曲。演唱:Glenn Frey,前 eagles 低音結他手,这首是 1982 年告示牌成人抒情榜亚军曲。我非常喜欢这首歌曲,悠扬的 saxophone 乐非常好听,再加上低低的吟唱,深情无比,百听不厌。the one you love 以一个男人对女人读白的形式诉说了爱上一个不爱自己的人的孤单,以及面对在爱自己的人和自己爱的人之间的选择,空虚、迷惘、忧伤的复杂心情,一首传神之作。极力推荐。

  34. Tish Hinojosa – Donde Voy (Where I Go)

    齐豫Donde Voy》原曲(西班牙语)。Tish Hinojosa 是美籍墨西哥裔女歌手,多次榮獲美國年度女歌手大獎,是擅長填詞譜曲、演奏吉他鋼琴的全能創作藝人。這張專輯收錄最新英文作品,在她清澈嗓音詮釋下,以人文關懷的詞曲感動人心!蒂雪一直期盼將流行與民謠音樂做完美平衡的融合,她成功將墨西哥遺產與現代流行用精妙音符橫越心靈界限。

    1955年蒂雪出生於德州聖安東尼奧,是家中13個小孩中最年幼的,這墨西哥移民家庭中瀰漫著阿茲特克(墨西哥古文明)的浪漫,”房子中總是有音樂”,蒂雪小時候母親愛聽墨西哥無線電台,她愛上古老墨西哥民謠及聖安東尼奧拉丁風樂曲及動聽西班牙流行樂!多元文化環境造就她多樣化創作才華,並啟發對音樂的熱忱。14歲時接觸了披頭四、賽門與葛芬科作品,她開始體認音樂還有更重要的訊息要傳達,也立志從事演唱工作,她開始學吉他,15歲開始為墨西哥地方電台演唱。

    她第一張專輯是西班牙流行歌曲,已成為「拉丁美洲開發組織」註冊商標!她作品常出現15世紀阿茲特克詩歌、17世紀修道院聖歌及Juana Inz de la Cruz(墨西哥最偉大作者之一,北美第一位提倡男女平等主義者)的理念,她跨越時空、文化、種族的藩籬,是難能可貴的藝術成就。95年春季她參加德州西南音樂文化慶典,一個橫跨國家文化的農村慶典,在回家公車上文思泉湧,回家拿出吉他、按下錄音機,旋律頓時源源不絕,她回憶:「這是罕見經驗,詞曲自動從腦海浮現,有英文的、有西班牙文的,我什麼都沒作,只是讓它自動顯現,這是神奇的心靈之旅!」她開始關注社會底層脈動,也被視為熱心社會或政治活動的音樂家,熱情的她確實參與許多社會組織工作,為工農民爭取權益、致力推動女性參政權、兒童雙語教育,並為相關活動錄製歌曲,像92年的「Something In the Rain」、95年的「Frontejas」及96年「Cada Nino/Every Child」等。

    有幾年她甚至停止錄製專輯,參與演說與演出,1996年還曾經到白宮為柯林頓夫婦表演。 蒂雪的音樂內涵具反省色彩,記錄人生的憂喜參半,也記錄她的迷惘,「我們總是舒適生活,卻忘了世界上還有許多苦痛,很多事在墨西哥文化中是該做的,但在現今社會卻被掩蓋,我總是知道有某事應該以我的文化做。」這張專輯每一首歌都是蒂雪的智慧思考,呈現墨西哥、西班牙及拉丁風、60年代R&B唱腔及70年代Horn Rock風格,她飽滿溫潤的女高音以質樸單純方式詮釋,這樣真心之作聽來舒服又自然,太多華麗矯飾聽了會膩,這張橫越文化、語言和音樂的佳作為妳誠意推薦。

    蔡琴的声音,仿佛天生就是怀旧的,一首别人唱起来淡淡的歌,她也淡淡唱来,却已经使人深深地感受到时光流逝后的伤感、从容和沉静。而齐豫,我想我是说不清楚的,因为太爱了。如果说罗大佑的声音我还能听出那份深邃和惆怅,齐豫的声音,却是天籁,让我不知道从何处来,而又已经融入了其中。这里不得不提一下齐豫的《Donde Voy》。我很喜欢这首歌,深入骨髓地喜欢!每次听这首歌,总是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总有一个声音在蒙昧中呼唤我,它那么安静地携我的手游荡在它华丽而虚空的殿堂。

  35. Dire Straits – Why Worry

    英国老牌乐队 Dire Straits 在1977年组建于英国伦敦西南部的戴特福特,乐队成立伊始共有四位成员。其中包括吉他手兼主唱 Mark Knopfler,《Why Worry》就是他创作的,吉他手David Knopfler(也是Mark Knopfler的弟弟)、贝司手 John Illsley 和鼓手 Pick Withers。乐队成立的背景时期正值 Post-Punk(后朋克)如日中天的阶段,而号称欧洲音乐革命的New Wave 电子运动此时也已有隐隐显身的趋势。但 Dire Straits 的音乐似乎跟这一切都沾不了边,音乐风格是较单纯的摇摆、乡谣类型。

    1978年 Mark Knopfler 写了一首清新甜美的歌曲“Sultans of Swing”(摇摆的苏丹),并把它做成小样投递给各唱片公司,结果英国Phonogram 公司独具慧眼地与他们签下了合同,并随之发行了 Dire Straits 的第一张唱片《Sultans of Swing》。有趣的是英国本地歌迷对这张后来广为流传的专辑开始并不太买账,倒是美国的歌迷听了以后大为赞赏。因此《Sultans of Swing》便高高地挂在了美国“公告牌”的流行榜上,Dire Straits 一下在美国变得声名鹊起。而英国歌迷还是随着他们下面发行的几张专辑才慢慢发现 Dire Straits 的过人之处,真可谓是“墙内开花墙外香”吧。这首《Why Worry》就是姜育恒有空来坐坐》的原曲。

  36. 甲斐乐队 – 安奈

    1986年的秋天,我14岁正读初二!那年秋天我孜孜不倦锲而不舍地爱上了一个她和一首歌,每天我上学和放学我总是默默地跟在她身后,那首歌就是费翔的《安娜》,那个她就是我同班的同桌。现在我还经常想起那段阳光灿烂的日子里的那个她和那首歌。

    还有一个人翻唱过这首歌,林淑容,她当年以模仿凤飞飞走紅歌坛,但后來也开创自己的歌路,她演唱的「安娜」、「昨夜星辰」等歌曲均紅极一时。十六年前,罗时丰与林淑容合唱的情歌「無言的結局」更是脍炙人口林淑容这几年长住在北京,未婚,一个人过着自由自在的日子。今天这首就是费翔安娜的原唱。

  37. 中島みゆき – ルージュ

    1992年王菲的《Coming Home》专辑中,翻唱了中岛美雪的《口红》。正是这首翻唱的《容易受伤的女人》,让王菲势如破竹地红遍了整个香港乃至华语地区。一夜之间,王菲红了!之后,这首“当红炸子鸡”又被多人再次翻唱,出现了数个版本。

    娱乐大众,大众娱乐,乐坛就变成了娱乐的地方,再也不用音乐了,所听到的新闻,不是某某歌上榜十一周依然高居不下,也不是某某音乐人一曲打动了千万人,却是赵同志今天穿日本军旗服明天入党,伏姑娘今天穿条写满脏话的裤子明天嫁了个比自己父亲还大的老公,真是老公公了。要唱歌怎么办,王菲都说了,她最满意的歌已经是N年前的那首《容易受伤的女人》,就是以后的歌也不如这首好了,不知中岛美雪听了后会不会很高兴,她随随便便一首《ル一ツ工》给人改编成中文又变成了最好。

  38. Dan Hartman – I Can Dream About You

    这首由已故歌手 Dan Hartman 演唱的《I Can Dream About You》是电影《Street Of Fire(狠将奇兵)》的主题曲,歌声舞影及迷倒众人的英雄,都在这首歌中。这首歌在十多年前被大陆歌手周峰翻唱为《游子心》,估计我的同龄人听到有印象!

  39. Elvis Presley – Summer Kisses Winter Tears

    今天这歌是一首家喻户晓曾经被N个国家N个歌手N次翻唱过的歌!我不说这歌的中文名字,但相信大家不会不知道。

  40. 安全地带 – ワインレッドの心

    其实我的很多歌得到纯属偶然,例如《季候风》《成吉思汗》等等,都是我在逛一些老歌论坛中无意之间得到的或和一些发烧网友交流得到的,太多机会使我和这些经典之作擦肩而过了,也许就是撒泡尿和这些经典之作失之交臂。感谢那些共享的朋友,网络的精神就是共享,如果没有共享,我想网络就会变得毫无意义!这首歌是谭咏麟酒红色的心》原曲。

    以玉置浩二为首的五人乐队“安全地带”在八十及九十年代的日本流行乐坛中不断写下辉煌的情歌战绩!写下200多首创作歌曲、900场的演唱会(包括香港及大陆),共动员230万人次….这样庞大的记录,蔚为日本歌坛之创举! 而单飞之后的玉置浩二积极将演艺事业的触角延伸至戏剧,与女优浅也温子主演日剧《教练》并主唱该主题曲《田园》,轰动一时并创下演艺事业新颠峰!98年结束与药师丸博子的一段婚姻后,玉置浩二以全新的心情转战新东家并推出首张重回“安全地带”时期的招牌情歌专辑。歌神张学友的“月半弯”、“沈默的眼睛”,黎明的“一页倾情”、郭富城的“一颗心碎了”…,还有张国荣、叶倩文、陈慧娴、赵咏华、孟庭苇以及新人何润东等,所有港台大牌艺人都翻唱过安全地带的歌!

  41. 山口百惠 – 曼珠莎华

    梅艳芳曼珠莎华》原曲。山口百恵 (Momoe Yamaguchi),现名三浦百恵,1959年1月17日生于东京,在神奈川县横须贺长大。1972年12月在日本电视台举办的歌曲试唱节目“明星诞生”中以一曲《回転木馬》获得准优胜。1973年5月被Holy Production公司的星探发现,唱出《としごろ》(中文直译:婚嫁年龄)向着明星的目标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并且与森昌子和桜田淳子一道被称为“鲜花三少女”,电视剧,电影的片约纷至沓来。1974年与英俊小生三浦友和第一次共演电影《伊豆の踊り子》(中文直译:伊豆的舞女),擦出爱的火花。以后二人又共演了多部电影。1979年10月20日在大阪厚生年金剧场公布“恋人宣言”与三浦友和堕入爱河。1980年3月7日婚约发表。同年10月5日在日本武道館举行告别演出中唱的最后一首歌为《さよならの向こう側》(中文直译:再见的对方)。歌毕,将那个白色的麦克风放在舞台上,泪水夺眶而出。1980年秋二十一岁时从舞台退下,与三浦友和结婚。从此停止一起演艺活动。新的生活的目标是成为标准的贤妻良母。

    所谓“百惠风格”形成的标志是1973年9月发表的《青い果実》(中文直译:蓝色的果实)以及1974年6月发表的《ひと夏の経験》(一个夏天的经历)。这两首歌的歌词把一个怀春少女的情感宣泄的淋漓尽致,让那些半大小子和王老五们心旌飘摇,想入非非,为1975年兴起的“百惠热”作了热身。1978,79年山口推出的歌曲趋于成熟,山口本人也受到了“国民歌手”的赞誉。1974年到1979年连续五年红白歌会出场。

  42. 桑田佳祐 – 真夏の果実

    一般来说,日本的流行歌坛3个月一个周期,好多曲还没听明白怎么回事就被扔进了垃圾箱。因为众的口味变得太快,日本的音乐制作人大有暴发的心理,趁现在红就接二连三地出专辑,结果是多质低,反而加快了歌星的衰落。山口百惠很聪明,在事业的顶峰时期离开了歌坛,时至今日还令人们怀念不已。如果这20年她还留在艺能界。未必有现在这么高的威望。“打江山难,坐江山更难”,这是日本歌坛的现状。

    桑田佳佑,Southern All Stars 的主唱,词作家和曲作家,44岁。出道22年,至今年年都有风靡一时的新歌出世。他的不少歌曲被港台歌手翻唱,张学友的‘每天爱你多一些’就是来自他的名曲“真夏的果实”。出道20年以上至今还很受注目的歌手虽然很多,比如井上阳水,松山千春, 但是,几乎年年都有榜首歌曲的,唯有Southern All Stars。

    “脱亚入欧”虽然是日本人的一个方面,但是日本人更喜欢说——“日本人的心”,也就是说,能够抓住日本人心理的歌手,作家,演员,画家才能被世人接受,典型的象夏目簌石,平山郁夫(画家),黑泽明,高仓健,美空云雀(演歌歌手),三船敏郎(演员),吉永小百合,无论表面还是内心,以上都是120%的日本人,外国人学不来的。

    与这些温文尔雅的先辈相比,桑田佳佑无疑是个异数(也许是我这个FAN偏心过重,非要把桑田和以上几位相提并论)。出道不久,他的歌词被专家们批得体无完肤,被称为是对日语的亵渎;他唱起歌来口吃不清语焉不祥,被耻笑说最好回家练练日语。他的台风更是猥琐低级,象是一群猴子在台上乱打乱闹。确实,如果不唱歌,他和每天晚上东京街头横倒的醉鬼们没什么两样。刚来日本的时候,看到他在演唱会上脱裤子,呵呵,真是目瞪口呆!那以后很长时间,我一直在“真夏的果实”的旋律中和他脱裤子的场面里徘徊不定,在花3000—4000块钱买他的CD的时候,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想,自己是不是在纵容他的行为。

    如果说桑田佳佑是代表日本乐坛的音乐家,这无可非议。但是如果说他代表了“日本人的心”,我是一知半解不得要领。以前还想从理论角度分析分析心中的偶像,可是,这个异色歌手桑田佳佑让我放弃上纲上线的念头。

    这就是桑田佳佑,FANS无法凭自己的想象来编排他的形象,他大概也不在乎外人怎么想他,他只要唱所欲唱,为所欲为。但是,无论对他的外表举止如何有看法,只要一听到他的歌声,我就会被他牵着鼻子转。久而久之,对桑田佳佑的种种要求逐渐消失,只要每年他都出来唱,就是一名FAN最大的满足。这首歌被张学友翻唱为《每天爱你多一些》。

  43. Karyn White – Superwoman

    又是美女唱的歌,心情总是很愉快!王菲翻唱为《多得他》。在1989年,王菲在香港推出的第一张专辑《王靖雯》当中也有一首翻唱歌曲,翻唱自Karyn White(凯伦·怀特)的“Super Woman”。而这首歌就叫做“多得他”。王菲自始至终就没有停止过翻唱,只不过是当她翻唱的时候,很多人还不知道原唱者的名字。虽然我至今为止还没听过王菲版的。

    SUPERWOMAN是凯伦怀特一首经典的蓝调歌曲,音乐不分国界,但是音乐也和缘分一样,她会在某个特定的时空里触动你心底最脆弱的某根弦,于是,感动由此而生,瞬间固定成永恒……我穷于对“SUPERWOMAN”的正确释意,因为她的歌词里表达的更多的是一个曾经千依百顺的完美女人而不是常人眼里的“女强人”;她倾诉了一个女人对家庭,对男人,对爱情执着坚韧的态度,还有一种难以细诉的无奈和包容……

  44. 赵容弼 – 朋友

    谨以此歌送给–满族人mohicaniano版主。韩国20年前的当红歌星,一个传奇式的人物!谭咏麟翻唱为《爱在深秋》。

  45. The Cranberries – Dreams

    我只是看见很多列表上列出了王菲翻唱的歌名才找到的这些歌,其实王菲的很多歌我都没有听过,也不是她唱得不好,也不是我讨厌她这个人,我只是觉得与其听她的歌我总是还可以找到更有意义的事来做:比如把仙人球上的刺一根一根地拔掉,或者把漏勺上的眼儿一个一个地全部补好当瓢用。

    王菲的《梦中人》这首歌翻唱自爱尔兰乐队“Cranberries”(小红莓乐队)的歌曲“Dream”,据说这首歌不仅开创了王菲的全新唱法,而且也让小红莓乐队被更多的中国听众认识,在中国,不知道是小红莓影响了王菲,还是王菲影响了小红莓。

    The Cranberries(小红莓,我国官方翻译为“卡百利”)是一个来自爱尔兰的摇滚乐队,自从1992年发行第一张专辑《Everybody Elesis Doing it,so Why Can’t We?》(官方发行为《Dream》)以来,凭借其头三张专辑全球数千万张的销售量,挤身世界著名乐队行列中。无论是低沉凝重的战争控诉,还是温情洋溢,歌颂家庭生活的,都深深打动着众多歌迷。这支爱尔兰乐队硬朗单薄的清新和别出心裁的旋律,从精美的幻想世界里找到了现实中罕见的灵感。于是他们很快成名,在第二年参加了伍德斯托克音乐节25周年庆典,并以第二张专辑《no need to argue》跃入世界级乐队行列。

    乐队于1990年成立于爱尔兰西部城市Limerick。当时, Neol、Mike、Fergal三人准备组建一支乐队,但三人都不会唱歌,于是他们公开挑选主唱。当Dolores出现在他们面前时,三人觉着这个文静、瘦弱又略带腼腆的女孩子实在不适合他们的音乐,但当Dolores开始演唱时,他们立刻就确定了,这就是他们需要的主唱,Dolores 立刻被选中。当晚,Dolores在回家的路上就写下了乐队的第一首歌。

  46. Tori Amos – Silent All These Years

    tori amos(原名 myra ellen amos)是运用 70 年代的音乐手法于富有文学性的另类摇滚之中的为数不多的几个女性歌手兼作曲家之一。她的音乐具有 kate bush 的编曲风格和 joni mitchell 的诗意,她在摇滚音乐中采用钢琴作为主要乐器的做法恢复了 70 年代的音乐传统。音乐启蒙甚早的多莉艾莫丝(tori amos),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从音乐怪胎到重金属摇滚狂妄青春再到一头红发的音乐精灵,艾莫丝在琴艺、词汇与歌声之间的真实 情感,如鬼灵精一般的洞察力与创意,摆在90年代的女性创作风潮,确实有其独立神采。

    喜欢amos是因为她独特嗓音与钢琴的完美结合在一起,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感受。此外,她能够以歌曲勇敢面对自己的强暴伤痕,更 进而筹设“强暴、虐待、乱伦的国际机构”(rape abuse and incest national network,简称rainn)与地方上的强暴危机中心联机为遭受性虐待者提供救助。amos也因此成为乐坛代表女权主义者之一。她琴键敲击出的生命力,不偏不倚的镶在每一首歌最灵魂的位置。对tori amos而言,每首歌就像是一次次的角色扮演,每一张专辑就像是一部表达女性感情的音乐电影。这首歌是王菲冷战》的原曲。

  47. 谷村新司 – 星

    这是首老歌,日本谷村新司的<星>,很多人翻唱过,有邓丽君、程琳的<星>、凤飞飞的<另一种乡愁>、罗文的<号角>以及姜育恒的<我的心没有回程>。今年56岁的他以一首《星》让中国人民认识了这位在日本家喻户晓的著名音乐人-谷村新司。同样谷村新司也把这首歌带向了世界。1971年,由谷村新司参加的乐队“Alice”正式结成。1972年他们发行了首张单曲唱片,2年后他们又推出了乐队的第一张专辑唱片。与此同时,谷村新司还为不少同行提供歌曲,如中国观众非常喜爱的山口百惠,都曾经演唱过他的作品。

  48. 岡本真夜 – Tomorrow

    这首歌曲大家应该比较陌生,但是一说起吴佩慈的《闪着泪光的决定》就耳熟能详了吧。吴佩慈的《闪着泪光的决定》是翻唱岡本真夜的《TOMORROW》。一首充满了日本动漫风格的音乐。1995年创作女歌手冈本真夜在这一年凭借一首《tomorrow》登场,在这一年颇为走红,其后成为了日本乐坛的中坚力量,虽然不能大卖,但是总有一定的地位。

  49. ふきのとづ – 思ぃ出通り雨

    十多年前的老歌了,朱晓琳翻唱为《只有爱是不会忘记的》,这个版本我有!不过我还记得很多人翻唱过,好象杨林也翻唱过!“这瓶香槟酒我藏了三年多,你要多喝一口,数着那香沫好象对我说,我等了你好久….”歌词极其口水。

  50. Chage&Aska – GIRL

    在华语歌坛,C&A 的翻唱者层出不穷,其中包括周华健、齐秦、黎明等非常著名的歌手。台湾飞碟唱片曾经出版过一张名为《钟爱-那英_相见不如怀念&Chage&Aska_GIRL.》的专辑,其中收录了周华健、吕方、费玉清、王杰、叶倩文、李国祥六位歌手所翻唱的 CHAGE&ASKA 的歌。这首那英翻唱为《相见不如怀念》。以下是一个可能不十分完整的翻唱作品列表。

    许治安 – 一个答案 – 君が愛を語れ
    刘德华 – 笑着哭 – 終章~追想の主題
    刘德华 – 无法一天不想 – 熱い想い
    费玉清 – 冬之夜 – 冬の夜
    费玉清 – 你是我永远的乡愁 – 伝わりますか
    费玉清 – 终章 – 終章~追想の主題
    费玉清 – 直到永远 – 风舞
    陈迪康 – 情海旋涡 – 終章~追想の主題
    叶倩文 – 女人的弱点 – YOU ARE FREE
    叶倩文 – 情人知己 – 男と女
    叶倩文 – 离开情人的日子 – YOU ARE FREE
    吕方 – 午夜恋曲 – MOON LIGHT BLUES
    吕方 – 有一天你总会明白 – MIDNIGHT 2 CALL
    金城武 – 没有爱情的晚上 – MOON LIGHT BLUES
    黎明 – 俩心知 – はじまりはいつも雨
    黎明 – 天使的诱惑 – レノンのミスキャスト
    黎明 – 送你一瓣的雪花 – 夢を見ましょうか
    曾航生 – 情未许一生 – 伝わりますか
    马浚伟 – 梦里的最爱 – 伝わりますか
    李家明 – 夜迷藏 – Cat Walk
    文章 – Say Yes – SAY YES
    文章 – 风舞 – 风舞
    张卫健 – 哎呀哎呀亲亲你 – 二人の愛ランド
    林汉扬 – 爱的告白 – 二人の愛ランド
    齐秦 – 原来的我 – この恋おいらのからまわり
    蔡国权 – 夏日终结的恋人 – 指环が泣いた
    于冠华 – 留着一扇窗 – 天気予報の恋人
    李国祥 – 从前 – PRIDE
    李国祥 – 余情未了 – 夢から夢へ
    李国祥 – 杜鹃花般的日子 – 夢から夢へ
    李国祥 – 最美世界=你+我 – 今夜ちょっとさ
    周华健 – 爱把你给我 – TOMORROW
    周华健 – 让我欢喜让我忧 – 男と女
    刘令儿 – 情困我一生 – 夢から夢へ
    王杰 – 有得有失 – NO PAIN NO GAIN
    杜德伟 – 情难定 – ひとり咲き
    吴倩莲 – 等到心关了门 – 紫陽花と向日葵
    区瑞伟 – 爱是难言 – TOMORROW
    曾庆瑜 – 恋相恋 – 恋
    蔡济文 – Say Yes – SAY YES
    黄仲景 – 黄河的水 – 万里の河
    那英 – 相见不如怀念 – GIRL
    陈震东 – 你是我的 – NO DOUBT

五十个了!——本转贴先告一段落,谨代表党和人民对原作“红卫兵同志表示崇高的敬意和衷心的感谢。在编辑过程中,很遗憾我只保留了三首还未失效的歌曲的连接,还有原贴的图片和歌词也被我省略掉了。如有朋友需要的可参看原贴或联系我或红卫兵本人。

53 thoughts on “熟悉歌曲的外语原唱(上)

  1. dihepg

    翻唱没有什么不好的,把好的歌曲传进每个人的耳朵里.

    只是不应该把作曲家的名字也改了

  2. 空间烙印

    有人推荐下国内比较好的原创歌曲吗
    被人这么一说都不知道哪些好歌是原创了

  3. xiaxia

    我这两天刚写好了一首非常好的歌词,我本人很想拿到唱片公司寻找合作,这首歌如果能够唱出来发行,将有很大的销量,我相信我写的歌词一定非常好一定会很流行,只可惜我本人不懂怎么才能找到一家好的唱片公司,不知道怎么给他们联系.是否一定要把歌词内容写出来用E-MAIL发送到唱片公司先过目呢?但是我的歌词还没有注册,担心会被抄袭,所以现在不知怎么办,我现在构思好了很多好的歌词,可是我想寻找一家比较好的唱片公司合作,我只会作词,不会作曲,请帮助!谢谢!联系地址 E-MAIL: zheng.wuang.xia@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