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又过

不知不觉,不期然的雨静悄地湿润了外面的黑夜
凌晨三点,起身刷了把脸,门外的冷清争先恐后地拂来
分不清是水的自在还是风的逍遥~

HitzRadio 又是传来 Hoobastank 的 The Reason,今天起码都听有十次八次了
如果这正就是流行的话,最近就挺流行夜雨的~
节奏肆意,独白忘情
这雨让思维的跳跃有些冷静,冷静地沉醉于夜的深邃里
内向往往让人心事重重、若有所思,黑夜却常常让这种人诗意泛滥、思绪联翩

也许在最近睡眠异常且不足的情况下,我更应该感谢今晚的这杯给了我这种契机的咖啡
说不上是好喝,却无疑好过甜的腻,感觉有点焦了,我喜欢它够真实
虚荣的甜腻流过,残留在喉咙的往往是那股咽不掉的寒酸,也许,你可以用薄荷的清凉将它覆盖;然后,再重复……
谈不上好喝的,除了黄振龙那些凉药苦口的典型——当然,其实啤酒一点也不好喝的~
这个一点也没有关系,今晚要说的好像不是酒~

眼镜有点累了~摘掉它,出去远跳了一周,那边厢的C栋射来点点星光,那是可数男女(此处偏义)竞通宵~
向往一种平实,在描述这种向往时,却又是殚精竭虑地找寻那些并不平实的字眼,是否又是一个辩证所在
是时,五时十五分,这几百字无疑是难产定的了 呼~
黎明前的静肃正被 Fuel 的 Falls On Me 所打破着,嗯,还包括我的思绪
我关掉Winamp,外面的鸟叫声渐渐响亮起来
(铁定未完……)